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中梁杨剑港交所敲锣,首日股价小幅上涨

上市过程并不轻松。

中梁控股董事长杨剑(右)港交所鸣锣

记者 | 马一凡

港交所又重现热闹景象。7月16日,6家公司在港交所同时鸣锣挂牌上市,包括康特隆科技、Platt Nera、中汇集团、恒发光学、中梁控股和金茂源环保。

其中,温州商人杨剑的中梁控股(02772.HK)是唯一的房地产企业。上午9时30分,杨剑在港交所一隅正式鸣锣宣告中梁港股主板上市。

半个月前通过聆讯时,中梁曾公布招股价范围为每股5.2-6.68港元,全球发售530,000,000股,计划募集资金在4亿至5亿美元间。

最终中梁控股每股定价5.55港元,开盘价5.6港元/股,截至午间休市,收报6.04港元/股,涨幅为8.8%。

这样的涨幅并不特别,中梁沿用了众多内地房企首赴香港IPO时的保守策略。首先,已经是千亿房企的中梁,募资金额并不高,与2018年年初上市的正荣募资金额相比还少了一些。

当时正荣发售价最终为3.99港元,募资净额为38.43亿港元。而中梁此次发售合计募集资金约27.73亿港元,差了约10亿港元。

另外,在最终定价上,仅比招股价区间下限高了一点点,这是愿意更多让利给投资者的做法。一年前的7月13日,内地房企弘阳地产(01996.HK)也和众多新经济公司共同在港交所鸣锣上市,创造了港股一天8家敲钟的盛景。当时弘阳采取了类似策略,以较低价格开盘,当日上午上涨9.65%,当天上涨12.28%。

从募集金额和定价策略来看,中梁也很清楚如今的时机比不上去年。中梁并非不想加入早些上市的那一批,但过去几年拿不出手的盈利、负债率数据,以及负责上市事宜的CFO几度离任、调换,都限制了中梁的步伐。甚至在众多赴港上市房企中,千亿中梁还经历了一次招股书的失效,又多等了几个月。

2018年,港交所推出大变革,新股上市数量居全球首位,全年共有207家公司在港交所完成IPO。

但港交所欢迎新公司,却未必欢迎房企。在去年的207家中,只有6家是内地房企。港交所新增的两个规则,一是接受同股不同权企业上市,二是允许尚未盈利或者无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上市,都只是面向新经济公司和生物科技公司敞开大门。

今年经历了一次失效的中梁已经算顺利了,比中梁更早递交招股书、大规模信托融资压顶的海伦堡还躺在等待名单中。今年还有待观察的赴港上市房企名单包括奥山控股、万创国际和新力控股。

不管过程多么坎坷,中梁在一个危险而值得庆幸的时间点,还是成功上市。过去未上市的中梁,高度依赖银行贷款和信托、资管计划等方式融资。截至2018年年底,中梁还有109个信托或资产管理计划未偿还,总额147亿元。其中4笔信托贷款将在2019年到期,大部分利率超过9%,最高的一笔利率达到13.9%。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是中梁在上市前主动大幅降低了信托融资之后的结果。

去年第一次递交招股书时,中梁的负债率从1790%高位降至44.6%,根据招股书内容,过去高度依赖信托融资的中梁在上市前用了几年时间调整信托融资比例。2015年时,中梁借款总额平均实际利率高达13.4%,之后逐年下降至9%。

利用信托资金加杠杆的路正在被堵死。近期银保监会不断进行窗口指导和约谈,大幅压缩新的信托融资规模,严防信托资金违规投向房地产,严格控制房地产前端融资。

这意味着中梁过去利用信托资金和“前融”不断拿地撬动货值,加杠杆高周转的模式,很难再继续下去。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数据是,中梁IPO后30%的募资将用于偿还现有信托贷款。

在这之后,中梁的财务和融资结构有望改善,三四线高周转模式也可逐步过度,重心有望向二线城市转移。

敲钟仪式结束后,中梁控股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黄春雷表示,今年中梁的销售目标约1300亿元。

上市后的中梁,谈起目标来也变得保守了,1300亿对比过去的增长率来说并不高。还记得2016年时,中梁只是年销售300多亿的小房企,因喊出“5年3000亿”而震动了业界,开始了黑马狂奔的历程,直至现在搭上了港股上市这趟车。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