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九州缥缈录》开播口碑两极分化,失去的44天都经历了什么?

“裸播”这一曾经看来草率的形式,如今却成了电视剧播出的一根“救命稻草”。

《九州缥缈录》剧照

作者 | 阿木

几经波折,《九州缥缈录》今天终于开播了!

无声无息地裸播背后,依旧还是那个重振旗鼓归来的少年。

不得不说场面拍得大气恢宏,有了电影级的质感,但是重新动过刀子后,如果你没看过原著,显然非常晦涩难懂。而且逻辑架构比较混乱,不少台词更是令人难以理解。

比起电视剧里的魔幻情节,似乎电视剧外的魔幻播出,更让人有些“迷”。

2019年6月3日,周一,关注《九州缥缈录》的人都不会忘掉的日子。

这天晚上22点前,作为电视播出平台的浙江卫视,首次将其周播剧场扩版,预定四天连播;另一边,作为网络播放平台的腾讯视频和优酷,正在为这部“史诗级”的电视剧播出持续争榜,为了抢夺热搜位分毫不让。

这天晚上22点后,《九州缥缈录》被告知,开播失败,就在距离正式播出只有半个小时的时候。看着浙江卫视措手不及地重播了“跑男”,看着热搜上#九州缥缈录在优酷##九州缥缈录还是去腾讯看#最后都变成了#九州缥缈录撤档#,所有人都不知道还等不等得到归期。

腾讯视频评论说,“因为介质原因,九州缥缈录不能如期播出”。介质问题,成为了一大未解之谜。

也是在那一天,湖南卫视的周播剧场《封神演义》半路被退,更为惊奇的是《大宋少年志》临阵救档,主演张新成、周雨彤等主演和剧方也都是一脸懵,谁也没有想到,这仅仅只是今年夏天“裸播”狂潮中、的第一波。

比起电视剧,电影的审查更是高出了一个维度,电视剧纷纷撤档的暑期档,电影也纷纷“告辞”。

6月14日,天气越来越热,空气中都可以感受到闷。原定为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影片的《八佰》本应首次公开亮相,而这一天却因“技术原因”临时取消,后来的点映环节也随之取消。

6月24日,六月的天说变就变,大片暴风雨席卷我国长江南北黄河上下,电影市场的“风雨”也随之席卷而来。还有三天就要上映的《少年的你》迟迟没有开通预售通道,平静地有些反常,果然那一天傍晚时分,片方官方微博宣布,考虑到影片的制作完成度和市场预判,经各方协商宣布撤档。

6月25日,不少影评人都把今年暑期档的希望寄托在最后一棵“独苗”——《伟大的愿望》。这一天,这部电影宣布更名为《小小的愿望》,所有的人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祝愿暑期档,祝愿这部电影,希望能够顺利度过审查。

当天晚上,《八佰》正式宣布撤档,消息来的一点都不意外,很多人都已经猜到了会是这样的结局,只是为行业而担忧。在《八佰》撤档的那条微博底下,有一条网友留下的热评,“你为什么既恐惧历史又畏惧现实?”

7月2日,尽管已经改名,愿望已经由大变小,但是,《小小的愿望》依然还是没有躲过注定的那一“劫”,正式宣布撤档。如今打开这部电影官微,那一条“如期见笑”的微博依然在置顶,可能大家都还在痴痴地期待着会不会在7月18日也有一部电影顺利裸播。

7月15日,由徐浩峰执导,许晴、张傲月、春夏、黄觉等主演的电影《刀背藏身》也官宣撤档,这已经是2019年暑期档第四部宣布撤档的影片。片方给出的理由是出自于“市场原因”考量,市场已经如此空旷,不知道原因又出在哪里。

有撤,自然也有播。有网友评价说,“电影在一部一部默默地撤,而电视剧在一部一部默默地播。”不少电视剧为了顺利播出,不仅大手笔地删节内容,而且更是不惜把名字都改了。

6月22日,电视剧《悲伤逆流成河》偷偷地改掉了自己的微博名称,一个全新的称呼从这里出去,《流淌的美好时光》。有人说,这是汉语的魔力,虽然都是在说岁月流逝中的那些事,但是很明显从溢出屏幕的负能量转变成慷慨激昂的正能量。

后面的几天,陆陆续续有一些新的影视作品都“改头换面”。

7月9日,由杨紫和李现主演的《蜜汁炖鱿鱼》更名为《亲爱的,热爱的》,在浙江卫视和东方卫视上星播出,并且伴随着二人超强的CP感,数次登上了热搜。

7月15日,由倪妮和张震主演的电视剧《三生三世宸汐缘》更名为《宸汐缘》,也在爱奇艺顺利播出,去掉了在备案中的“三生三世”,也了却了一丝牵挂。

《九州缥缈录》消失的日子里,浙江卫视的周播剧场继续空着,而优酷和腾讯视频各自又开启了一个新的项目。

6月27日,《长安十二时辰》偷偷在优酷开播,平台方在审查一经通过后,立马与剧方协商上线,那一天火急火燎地开播,优酷给出的推荐位是上了又下,下了又上,甚至连开播的图都没有来得及做出。

同样是那一天,《陈情令》也在同一批剧集中过审,为了防止夜长梦多,早点与观众见面,腾讯视频也是使用“火线定档”加“低调裸宣”的方式,默默把电视剧上线,没有更多余的宣传,只是静悄悄,无声无息地上线。

同样是古装剧,他们却是其中的“幸运儿”,你以为这是靠运气,而绝非如此,更多的还是来自片方满满的“求生欲”。

面对越来越严格的电视剧播出环境,《陈情令》和《长安十二时辰》也都是一改再改。《陈情令》降解了原著中的耽美戏份,更是加大了女性角色的戏码;《长安十二时辰》也是大幅度的删节修改,给剧中人更名,李泌成李必、贺知章变何执正,以此规避历史人物,降低风险,崔六郎这个角色更是用AI技术给演员黄海波换脸。

值得一提的是,“裸播”这一曾经看来草率的形式,如今却成了电视剧播出的一根“救命稻草”。两部电视剧都是在开播当天才公布消息,即便不少圈内人士已经提前获得了风声,但是片方还是反复叮咛,低调低调。甚至有粉圈人士传言,各大主演的经纪团队都在粉丝群里告诫粉丝们,不要太声张。

有人说,现在上剧像做贼,偷偷摸摸地撤档,偷偷摸摸地开播。所有人都明白,高调宣传带来的不仅仅是观众的注意力,也是审查部门的注意力,所以行业中最近流传着一个说法,“没到作品播完的那一刻,悬着的心都不能放下。”

《九州缥缈录》消失了四十四天后,也采用了同样的方式静悄悄地回归。此前,有媒体采访过剧方相关工作人员,对方称自从撤档后,天天都是备播状态,精神紧张。

而它消失的这四十四天,是国产影视十分“缥缈”的四十四天,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重装上阵后的《九州缥缈录》,从原本发行许可上68集的内容,这次调整后删除了12集,确定播出的版本只剩下56集。

接下来,《九州缥缈录》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复杂的播出环境,还有这一个多月后完全不同的市场环境,优酷有了《长安十二时辰》,腾讯视频有了《陈情令》,浙江卫视也有了《亲爱的,热爱的》,不再是这原先“一台两网”押宝力争的“独生子”,《九州缥缈录》后面要走的路还很长。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