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2019年,“以剧带人”正在取代“以人带剧”?

在不久前,爆火的朱一龙,“结束”了在骨朵艺人霸屏榜上的蝉联霸屏记录,由“新人”肖战摘得。

《陈情令》剧照

作者│薄荷

今日(7月16日),《九州缥缈录》宣布将在晚十点复播,如同《长安十二时辰》突然降临的那个晚上,期待、兴奋和不安一并涌来。《九州缥缈录》开播,意味着又有一部重制古装大剧加入暑期档阵营,而“娱乐圈四大墙头”里的刘昊然与易烊千玺一并,也将以重要的男主身份,成为这个暑期档的霸屏焦点。

与《长安十二时辰》同日,《陈情令》开播。

这部剧在题材和风格上跟《长安十二时辰》《九州缥缈录》有所不同,但是在播出后,双男主的饰演者肖战、王一博热度上升极快,在骨朵数据体系艺人榜单中,易烊千玺的首位很快被两名上升期演员所替代,而后产生胶着。总的来说,《陈情令》的两位主演占了上风。

此番,《九州缥缈录》播出后,刘昊然的艺人热度表现几何,粉丝和观众无疑都很期待。而这位已经具有强势号召力的演员,加入暑期档后,能否对“旧流量”产生“应援”作用,和“新流量”进行对峙,其实更加令人期待。

在此之前,在演员热度以外的一些市场规律改变,已经悄然发生。

“以剧带人”缘何在今年暑假档频频出现?

今年来,“以剧带人”现象愈发明显,在《陈情令》《追球》《亲爱的,热爱的》等热播剧中都有出现。其中《陈情令》尤甚,在骨朵艺人榜四大榜单中都有不少演员上榜,其演员在参演榜中更是占据了绝大部分席位,“捧新人”的势能明显。

骨朵艺人指数 霸屏榜(领衔主演)
骨朵艺人指数 霸屏榜(参演)

如果说肖战和王一博的热度上升,跟剧集属性有一部分关系,那么他们之外的一众演员的热度上升,则是“以剧带人”的一次极致体现。其中不少角色表现可圈可点,如第一大反派温晁、鬼将军温宁。与此同时,群像格局的《长安十二时辰》,则是在主演榜中有多位演员上榜,并且有一些没有上榜但是依然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出现,如暗桩韩小乙、军队统帅崔器、狼卫曹破延。

《追球》则是经历了“以人带剧”到“以剧带人”的过程,剧中有九大主演,最开始备受关注的是李艺彤、范世錡等人,这些演员在社交网络上也有着较高的话题度,因此最先登上骨朵艺人榜。在播出过程中,带动其他知名度较弱的艺人热度提升,最终九人全部进榜。

《追球》可以被视为一个微缩模型,在前期以“流量型艺人”来引发关注度,再通过剧中的多重组合CP让观众对其他演员产生共情,实现“以剧带人”的最终目的。这种策略的风险在于,考验剧集质量,即能不能留住观众,《追球》的做法也是一种典型的以人设加持赋予演员吸引力的方式。

另一个比较明显的例子是《大宋少年志》中的王宽。虽然是男二号,但是由于人设出彩、表演得当,这个温润如玉的白衣公子角色也带动了其饰演者王佑硕的热度上升,开播几天,演员的微博粉丝就上涨了几十万。

《亲爱的,热爱的》开播前,演员李现已经积累了口碑和国民度。在这部剧开播伊始,韩商言的台词曾暂时了遭遇负面评价,不过舆论很快逆转,李现和杨紫在剧中的CP感和甜度都在不断上升。剧集势头和评价走高,李现一时间成为国民男友,刚开始被吐槽的人设反而成为了加分利器。

因此,剧集的热度攀升会引发观众对一些较为眼生演员的关注,但是比较倚重演技和角色人设;而那些观众已经熟知的演员,是否应该以“偶像型艺人”和“实力派艺人”作区分,依然是模糊不明的,他们更倚靠演员和人设的磨合度,虽然观众都是倾向于对“人设出色”的角色产生兴趣,从而引发对演员本人的关注,但是对于主演的要求其实更低。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人设和剧情的配合程度较好,往往会对演员的热度产生比较强的提拉作用。

虽然“偶像派”的力量不如往常,但是能够在榜单上占据前列、在社交网站上热议度高的演员,“颜值”也是过硬的比拼因素。因此,剧集对演员的实际带动力,一般都会受到多种因素的制约,并不能完全代表一位演员的演艺价值,但是能够见得其未来的发展潜力。

在剧集播到中后期,随着演员的关注度升高,会出现“剧红人也红”的形势,因此在播出后期,一般演员的热度会高于剧集热度,也更考验剧集质量,否则容易造成“虚火”,损耗剧集口碑。

何时开始走向分化?

去年暑期档,《镇魂》成为了“以剧带人”的经典案例,剧集、艺人的影响至今仍在,不仅对此类型剧的后续发展产生了推动,并且影响了娱乐圈艺人的格局,对“流量事业”的格局变迁影响尤甚。

而就在不久前,从这部剧中走出并爆火的朱一龙,“结束”了在骨朵艺人霸屏榜上的蝉联霸屏记录,由“新人”肖战摘得。

如果说《镇魂》捧出了蛰伏数年的朱一龙,那么《延禧攻略》则是带动数名艺人翻红,两者均是在关键时刻捧出了合适的演员,共性是“有演技”、“人设好”,这一点从观众的热议度可以直观体现出来,并非只有主演才能通过剧集,走向一夜翻红之路。

可以说,2018年是一个极其关键的节点。它既产生了网剧的高光时刻,也见证了流量的衰驰,同时是行业变革的时刻。今年,口碑剧数量进一步提升,与此同时,剧集类型更加细分、垂直,小圈层爆款不断涌现。不仅仅是剧集,综艺也是如此。

因此,去年开始的“流量唱衰”,当初流量明星挑大梁、带动一部剧走向爆款的现象已是昨日黄花,到了今年已经蔓延到了演员范围内,一向带流量的电视剧大咖甚至是电影大咖,在今年都难以维系“流量神话”,市场的天平已经不再向“流量型大咖”倾斜。

纵观年榜,除了赵丽颖主演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占据高位外,热度较高的剧集大多不是“流量型演员”出演,尤其是启用了不少新面孔的《怒海潜沙&秦岭神树》,凭借其较为出色的改编成为“盗墓笔记宇宙”中口碑最好的一部网剧,因此也一跃进入前10行列内。不仅不靠演员带剧,反而靠剧提拉了演员热度,其主演侯明昊和成毅在播出期间一直稳居霸屏榜中,即便连续遭遇了《白发》《追球》《长安十二时辰》《陈情令》等高热度主演的“碾压”,是典型的“以剧带人”的案例。如果仅看网络剧年榜,《怒海潜沙&秦岭神树》的热度已经超过有热门小生罗云熙出演的《白发》,位居第四。

《都挺好》是一个更加直观的例子,播出后,倪大红、郭京飞、高露等人的热度都进一步被提拉。

同时,“以人带剧”的现象依然存在,如黄子韬主演并出品的《夜空中最闪亮的星》,从人设到剧情都被称为是“韬式volg”。黄子韬本人的圈粉特质相对来说,脱离了偶像的影响力范畴,是对普通观众产生影响,并且在剧集中不需要人设,本色出演即可。

无论是“以剧带人”还是“以人带剧”,都更考验剧集本身的质量,从制作、故事、人设、演员等四个主要维度来考量,演员显然不再是第一要素。

“以剧带人”现象明显=口碑剧增多?

“以剧带人”的模式由来已久,赵宝刚曾在《青春斗》播出期间接受媒体采访,表示“将继续以剧带人的传统”。在老派影视人的概念里,所谓的“以剧带人”现象,可能不过是一个朴素的道理:戏比人大。1989年的《渴望》2006年的《奋斗》均是一炮而红,在多年后成为经典作品,也使得当时被捧红的新人们拥有了代表作。

人设和演技互相加持,迸发出的势能具有深不可测的潜力,因为一个角色便被记住很多年的演员不在少数,纵观今年较为热门的影视剧角色,很多是特色鲜明、个性出众,都有演员精湛的表演、出彩的人设做打底,从而被观众记住。

2018年之前的爆款剧集,也有不少是“以剧带人”最终实现双赢,最典型的便是群像格局、老戏骨众多《人民的名义》,这些演员的口碑不需要再得到印证,但是他们收获了鲜明的经典角色,提升了国民度,在热度方面备受肯定。今年播出的《破冰行动》就是一个很好的印证。

在当时,这样的剧集被认为是“清流”,而今年的“小爆款剧集”越来越多,分散在不同的圈层里,虽然大爆的不多,但是整体质量被提拉,影视大环境向好。这也是为什么,“以剧带人”在今年的效应相对明显一些,爆款剧集能够产生“造星”效应,但爆款毕竟屈指可数,少之又少。如今,口碑剧是“造星”的新路径,而且更容易达到“剧红、人红、口碑双红”的多赢效果。

目前,“以剧带人”路径的背后有多种模式和力量:

以导演、编剧等核心创作者为主,在剧集质量上下苦工,试图造就出色的人物形象;兼具艺人经纪和影视业务的影视公司,在推出新剧时尽可能采用自家艺人,尽可能找到最合适的艺人,提高艺人和角色的适配程度,在后期宣推阶段,也有较为自由的推广方式;还有IP加持,为演员赋能的案例,越来越多的中小型IP+新人演员的组合拳模式,也能帮助制片方更好地规避风险,从而提升制作质量。

2019年上半年的高分剧集

不能否认,网剧行业在近年来的飞速崛起,纾解了一部分“大流量时代”带来的负面影响,甚至加快了剧集行业走向良性发展的脚步。无论是最开始为国内剧集市场提供“小而美”的制作模板、对类型的探索和拓宽持续影响至今,还是年轻态多样化的创作思维,尽管在崛起的过程中出现了一批良莠不齐的跟风作品,但是不妨碍它成为流量失灵、口碑提升的关键节点。

或者说,正是“大流量时代”给了网剧一个拼命冒头的机会,“以剧带人”模式产出的爆款案例及其持续生长,其实在当时就埋下了种子。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