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巴黎圣母院重建方案挑战大,世遗修复该忠实还原还是创新?

业内专家表示,世界文化遗产对真实性有独特的要求,巴黎圣母院最初的建筑形态,曾经见证的历史和每次修缮都在一定程度上承载了其部分遗产价值。

7月17日,法国巴黎,巴黎圣母院大教堂失火后三个月后,修复和重建工作有序进行中。

记者 | 刘芳

当地时间7月16日,法国国民议会(暨议会下院)通过了在五年内完成重建巴黎圣母院的法案。但法国媒体普遍认为,由于实施工期紧迫,各界塔尖方案意见分歧大,以及社会认捐迟迟未到账,重建圣母院的过程将充满挑战。

拥有850年历史的巴黎圣母院在199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今年4月15日突发火灾,其标志性尖塔倒塌,木质屋顶坍陷,令人痛惜。

失火后三个月后,国民议会以91票赞成、8票反对和33票弃权的结果通过了“颇具争议和敏感”的重建法案。法新社认为,在2024年巴黎奥运会开幕前修复完毕的雄心和现代的修复方案势必给这个法案的执行带来一定困难。

首先,由于部分建筑仍有倒塌风险,在短短五年之内将巴黎圣母院修复完毕的计划受到一定质疑。周三,负责法国历史古迹事务的首席建筑师维伦纽夫(Philippe Villeneuve)带领文化部长里斯特(Franck Riester)参观了圣母院。他说:“我们现在最急迫的事是要确保现场安全”。

目前,修复人员在28个扶壁下面放置了木质支撑结构,但木质支撑结构并没有被固定在扶壁上。工作人员使用了机器人帮助清理大教堂下层的碎片。据新华社报道,游客现在仍可前往巴黎圣母院周围拍照留念,但不得进入建筑前广场空地和建筑内部。现场数十名工人的日常工作是加固建筑、清理废墟,重建尚未启动。

里斯特表示,尽管政府的目标是在2024年之前完成修复,但修复的安全和质量“才是最重要的”。

其次,新法案里并没有保留在5月27日参院通过的版本中加入的必须将其恢复原貌的条款。

由于巴黎圣母院在法国文化和历史中的地位,用何种理念对其进行修复已经成为各方争论的焦点。事实上,在火灾中倒塌的塔尖并非圣母院始建时的建筑,而是建筑家杜克在19世纪主持修缮时所加建。

鉴于此,法国总统马克龙明确表态不反对用“当代建筑样式”代替倒塌的塔尖。而由于他所领导的共和前进党占据国民议会多数席位,所以国民议会也不出意外地没有支持参院恢复原貌的条款。

但巴黎市长、社会党人士伊达尔戈等人反对对圣母院进行创意性改造,他们希望能见到塔尖本来的样子。

针对这一争论,一位参与了良渚申遗的行业专家对界面新闻表示,世界文化遗产对真实性有独特的要求。在修复巴黎圣母院的过程中需要考虑建筑本身的外形、材料、用途、传统技术和管理体系,甚至是精神和感觉。巴黎圣母院最初的建筑形态,曾经见证的历史和每次修缮都在一定程度上承载了其部分遗产价值。相信法国的历史学家和建筑学家可以在真实性和创造性中找到完美的平衡。

迄今为止,社会各界给巴黎圣母院的修复大约认捐了8.5亿欧元(约合65.5亿元人民币),法国两大富豪阿尔诺(Bernard Arnault)和皮诺(Francois-Henri Pinault)分别认捐2亿欧元和1亿欧元。文化部长里斯特近日提到目前认捐款整体只有10%到账,他同时敦促各方尽快兑现承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