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土耳其买俄军火美国开始报复,北约盟友同床异梦终于撕破脸

下一步,如美国按照其国内法律对土耳其实施严厉制裁,两国本就称不上和谐的关系无疑将继续恶化。

2018年6月21日,美国得州沃斯堡,美将向土耳其交付F-35战机仪式举行。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安晶

自土耳其上周开始接收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系统后,美国对这位北约盟友做出了回应:将其踢出F-35战机项目。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近日宣布土耳其出局同时,也试图缓和此举可能对两国关系造成的影响,选择将矛头对准了前任奥巴马。土耳其外交部则指责美国的决定违法,将给两国关系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自2016年土耳其未遂政变之后,美国拒绝引渡土政府指认的政变主谋、土耳其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担忧,让土耳其与西方各国渐行渐远,转而与北约的对头俄罗斯越走越近。

下一步,如美国按照其国内法律对土耳其实施严厉制裁,两国本就称不上和谐的关系无疑将继续恶化。

7月17日,土耳其安卡拉,土耳其继续从俄罗斯接收S-400防空导弹系统。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都是奥巴马的错”

路透社7月19日报道,美国国防部采购与维护副部长洛德(Ellen Lord)在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美国和“其他F-35项目伙伴”一致同意正式启动将土耳其移出F-35项目的程序。

洛德表示,参与项目的土耳其教官、飞行员、维修人员和工作人员需要在7月31日之前离开美国。美国将对原本由土耳其负责的供应链进行调整,调整将花费5亿到6亿美元。

洛德指出,土耳其公司此前负责生产F-35项目的937个零部件,现在这些零部件将主要交由美国公司制造,“土耳其肯定会因为其决定流失工作岗位和经济发展机会”。

土耳其被排除后,美国考虑将原本要出售给土耳其的F-35卖给罗马尼亚、希腊、波兰等国。

当天早些时候,白宫发表声明宣布,土耳其购买俄罗斯S-400系统让其在F-35项目的参与变为“不可能”。声明指出,F-35不能与“可研究F-35先进技术的俄罗斯情报收集平台共存”。

按照计划,土耳其将购买100架F-35s战机;F-35战机以价格昂贵出名,单价高达约1亿美元。

该系列是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研发的第五代战机,公司有近30%的销售额来自F-35。早在1999年,土耳其就加入了F-35的研发项目,投入了近15亿美元。

根据洛克希德·马丁公布的信息,至少有八家土耳其公司参与了零部件制造和技术培训,F-35的电气布线和互连系统有40%都由土耳其公司生产。

而最先宣布将土耳其移除F-35项目的是特朗普。周二,特朗普宣布土耳其无法再购买任何F-35机型,但他同时对土耳其购买S-400系统表示了理解。

特朗普称,土耳其与美国的关系“非常好”,“被迫”购买俄罗斯防空导弹系统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他指责,正是因为奥巴马当年为土耳其购买“爱国者”导弹防御系统设置了太多条件,导致了今天的局面。

土耳其早在2009年就提出想购买“爱国者”,奥巴马政府一度批准了价值78亿美元的购买合同。但在土耳其提出想参与零部件制造后,美国收回了批准。

S-400防空导弹是俄罗斯防空军第四代地对空导弹系统,其射程是“爱国者”导弹的两倍多。该系统能拦截中短程弹道导弹,还专门针对第五代战机做了特别优化,据称能探测隐形飞机。

美国官员称,F-35不能与S-400共存是因为S-400的雷达系统将收集F-35的数据,从而找出F-35隐形技术中的漏洞。

分析人士指出,以色列派往叙利亚的F-35s战机就在俄罗斯的S-400附近活动,因此是否部署在同一国家并非关键原因。

伦敦大学电子无线电系统的教授斯图普斯(David Stupples)表示,土耳其开始接收S-400之后,俄罗斯将为其提供相应的技术支持。而技术支持也能为俄罗斯派遣情报间谍提供机会,以在土耳其收集关于F-35的所有信息。

S-400系统。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无法弥补的伤害”

2017年,土耳其与俄罗斯达成协议,计划耗资25亿美元从俄罗斯购买四套S-400防空导弹系统;土耳其先行支付45%,剩余55%则通过俄罗斯贷款支付。

为阻止土耳其购买S-400,土耳其官员透露,特朗普于去年底同意向土耳其出售“爱国者”导弹,条件是土耳其放弃与俄罗斯的协议,同时保证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安全。

土耳其一直将库尔德民主联盟党及其附属武装组织“人民保护部队”(YPG)视为库尔德工人党的分支,呼吁美国将其列为恐怖组织。但在叙利亚的打击“伊斯兰国”(ISIS)战中,以人民保护部队为主的叙利亚民主力量(SDF)是美国最重要的同盟。

为限制库尔德武装的发展,土耳其从去年开始就在叙利亚发起了多轮军事行动;美国宣布要从叙利亚撤军后,人民保护部队指责美国抛弃盟友,让其独自面对土耳其将发动的进攻。

由于没能在库尔德武装问题上与美国达成一致,土耳其决定继续按计划购买俄罗斯S-400系统。为表示抗议,美国于今年4月宣布暂停向土耳其交付F-35战机。

面对美国和北约盟友的施压,上周五,土耳其高调宣布开始正式接收S-400,并称购买俄罗斯系统是因为其质量比美国同类产品好。

对于美国宣布将土耳其排除在F-35项目外,土耳其外交部发表声明,指责美国采取单方面决定,与北约精神不符,缺乏法律依据。

声明称,土耳其一直是F-35项目的主要合作伙伴之一,被排除在外“毫无公平可言”。土耳其呼吁美国收回移除决定,警告此举将对两国战略关系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

2017年,美国通过了《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根据法案规定,美国将对与俄罗斯国防部门和情报部门进行大型军火交易的个人或者实体实施制裁。

如果美国按照该法案就土耳其购买S-400一事实施制裁,两国关系势必将骤然恶化。截至目前,特朗普尚未对是否制裁土耳其表态。

早在去年,美国就曾对同为北约盟友的土耳其进行过报复。

2016年的土耳其未遂政变后,土耳其以涉嫌参与恐怖主义和间谍活动为由逮捕了美籍牧师布伦森(Andrew Brunson)。对布伦森的庭审于2018年正式开始,如罪名成立,布伦森或面临35年监禁。

美国当时就此案向土耳其施压,要求土耳其释放布伦森,并于当年8月对土耳其司法部长和内政部长实施制裁。这也是美国首次制裁北约盟友。随后,美国又宣布提高土耳其钢铁和铝产品的进口关税,导致土耳其里拉大幅贬值。

对于此次由S-400引发的风波,美国参议院议员在报告中指出,如果依照《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对土耳其实施制裁,该国经济将“遭受重创,造成国际市场恐慌、吓跑海外直接投资,严重损害土耳其的航空和国防工业”。

2017年5月16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会见了来访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并不和谐的盟友

冷战时期面对苏联的威胁,土耳其于1951年加入北约。1955年,苏联、东德、捷克斯洛伐克等国成立华沙条约组织,与北约对抗。

在冷战中,美国和其他北约盟友将重点放在西欧,土耳其则独自应对苏联在中东的扩张。即便当年位于同一阵线上,美国和土耳其也算不上亲密盟友。

曾由奥斯曼帝国统治、后又成为英国殖民地的塞浦路斯于1960年宣布独立。但独立后,该国的希腊裔和土耳其裔冲突不断。1963年到1964年,由于不满政府修宪对希腊裔的优待,土耳其裔举行抗议,最后演变成武装冲突。

1963年,时任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向土耳其致信,严词警告土耳其不要武装干涉塞浦路斯的争端。这封信引发了土耳其的控诉,指责美国无视土耳其的历史诉求。美国中央情报局官员将该信称为土耳其加入北约之后,对土美关系的最严重破坏。

1974年,土耳其不顾美国反对出兵塞浦路斯,将土耳其裔居民北移。此后,塞浦路斯一直处于南北分裂状态。有历史学家认为,正是塞浦路斯事件以及独自在中东面对苏联,让土耳其意识到,就算面对共同的敌人,美国也不能扮演好盟友的角色。

冷战结束后,1991年的海湾战争让美国和土耳其的矛盾无所遁藏。为削弱萨达姆的控制,海湾战争后,美国在伊拉克北部库尔德人聚居设立了禁飞区。

在逃过屠杀的同时,库尔德人也开始在伊拉克酝酿建立独立国家“库尔德斯坦”。多年来,土耳其一直在打击国内的库尔德分裂武装,而库尔德人在美国的保护下,在土耳其边境上建立一个库尔德国家的计划引发了土耳其强烈抗议。

直到今天,库尔德人依然是美国和土耳其的死结。对于土耳其而言,如果说ISIS只是安全问题,那么美国在叙利亚的盟友“人民保护部队”则关乎国家存亡。

无论美国如何施压、提供了哪些交换条件,土耳其至今依然拒绝在美军撤兵后,保证人民保护部队的安全。

正因如此,特朗普的叙利亚撤军计划距离实现依然遥遥无期,据称最终美军将在叙利亚保留1000名士兵。

在死结未解的基础上,2016年的土耳其未遂政变更是让土耳其和美国本就不和谐的盟友关系遭遇了更大挑战

土耳其政府指责政变的幕后主使为现居美国的土耳其反对派宗教人士居伦,随后向美国提出引渡申请,遭到美国拒绝。

直到去年,由于发生了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案,土耳其才得以向美国施压,以放松对沙特的步步紧逼做交易,换取美国遣返居伦。然而至今,依然没有美国准备遣返居伦的官方消息。

未遂政变后,埃尔多安对土耳其军界、政界、商界和媒体进行了大清洗,截至目前依然有数万人在押

一方面,大清洗让北约盟友指责埃尔多安侵犯人权、搞独裁政治,让土耳其向加入欧盟的梦想变得更为遥不可及;另一方面,由于被捕的军界人士中有很多人与北约盟国关系密切,包括土耳其前空军总司令奥兹土克(Akin Ozturk),也让心生疑虑的埃尔多安将目光投向俄罗斯。

仅去年,埃尔多安就与俄罗斯总统普京有过至少七次会面,进行了18次通话。除了S-400系统,两国与伊朗一直在叙利亚问题上保持合作,目前正在筹备新一轮的叙利亚问题三方峰会。

布鲁金斯学会多哈中心的研究员达勒(Galip Dalay)在最新发表的文章中指出,由于在中东问题上的立场不同,土耳其与俄罗斯的“友谊”依然处于脆弱阶段。

但如果美国因S-400系统一事对土耳其实施严厉制裁,会不可避免地将土耳其推向俄罗斯,严重损害美国和北约的利益。作为北约的第二大军事强国,土耳其横跨欧亚大陆,与叙利亚、伊拉克和伊朗接壤,有重要的战略地位。

而美国智库中东民主项目的土耳其问题研究员艾森斯塔(Howard Eissenstat)则认为,美国和土耳其正在经历一场“离婚”。就算美国愿意短期内协助土耳其重振经济,也无法解决两国在地区政策和意识形态上的矛盾。

艾森斯塔预测,随着“离婚”的进行,美国在中东和欧洲与土耳其合作的能力将持续衰弱,目前依然无法看到两国关系转机的契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