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高收低租”抢市场,乐伽公寓面临资金危机

长租公寓“风口”已过,盲目扩张的小企业遭遇更多困难。

文 | 实习生 刘航 记者 马一凡 

又有一家长租公寓资金链出了问题,全国多个城市的数万租户或受影响。

“我们确实面临资金上极大的困难,但是不会跑路。”7月23日,面对情绪激动的租客们,乐伽公寓南京总部的相关负责人说。

从7月13日起,乐伽公寓拖欠房东房租的消息不断发酵,很多租客在网上投诉称,自己已面临被房东驱逐,且无法联系到乐伽工作人员。

界面新闻记者发现,乐伽公寓曾以高价收房、低价出租快速赢得市场,利用两方租金的时间差获得资金沉淀,大规模扩张,在3年内拓展了7个城市的租房市场。

与其他分散式长租公寓类似,乐伽实际上是“二房东”。但是它既不对房东的房子进行再装修,也不为租客提供租房后续服务,如“管家”等,而是直接从房东手中租下精装修、家具完备的房子,再转租给租客。

不过,在转租过程中,乐伽的模式却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这也为其后来的资金链问题埋下危机伏笔。

多名租客反映,租客付给乐伽的租金,比乐伽付给房东的租金还要低,房东收到的租金却高于市价。

在杭州租房的方女士说,她每月付给乐伽3400元,而她的房东那边却每月收到3800元。

那乐伽到底如何赚钱?

记者发现,乐伽在租客和房东两方之间,设置了较大的付款时间差。租客在签约时付款,一次性付半年、一年或者更久的房租;而房东收租却是一季度一付或一月一付。支付时间差带给乐伽一笔沉淀资金。

同时,乐伽还在用互联网式的低价扩张方式,试图抢先垄断市场。

房东程先生向记者表示:“从我的角度呢,也不太喜欢租给他们。但是一方面,他们付的租金要比市价贵200到300元,另一方面,我们自己很难租出去,因为很多中介在帮他们,他们把市场给垄断了。”

在这种凶猛的扩张思路下,乐伽的规模发展得很快。

2016年5月30日,乐伽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在南京成立,注册资本100万元,公司只有十几个人;2017年7月、8月分别成立苏州、杭州分公司;2018年3月乐伽又进入重庆、成都、西安、合肥等四城,管理房屋总价值达1000亿。

天眼查显示,乐伽商业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姜千,占有80%股份,周燕涛、夏云祥、施昆分别占10%、5%、5%的股份。

此次危机传闻曾几经乐伽方面辟谣,不过最终还是被坐实。

7月13日,乐伽公寓的欠租、“跑路”消息出现;14日,乐伽公寓官方微博发表了“辟谣说明”,表示公司处于正常运营状态,“乐伽公寓跑路”是公司在解除少数不符合市场需求房屋的合同中时,个别造谣者利用而加以诽谤的消息。

但到了15日,西安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官网挂出《关于南京乐伽商业管理有限公司西安分公司的风险提示》;19日,“疑似爆仓”和“乐伽公寓跑路”的消息传播扩大,乐伽的房东、租户建立维权群,联系各方进行维权。

21日,乐伽发出公告,表示公司正常运营,个别被清退的员工故意发布不实信息引起客户挤兑,公司已对接投资方,并向公安机关提供信息,尽量追回被已经清退的公司业务员侵占的公司款项。

21日,南京建邺区住房保障和房产局发布通告,表示对乐伽租房违约现象正在调查中。

23日,乐伽方面承认在资金链上面临很大困难。

乐伽公寓也曾是长租公寓“风口”中起来的公寓企业之一。

2016年起,在政府鼓励、资本涌入下,长租公寓领域涌现了一批公司,掀起了一场规模赛。不少公司通过高价收房、租金贷、快速装修等方式扩充房源、快速回笼资金、抢占市场份额。然而,这种高周转模式最终出了问题。去年鼎家、寓见等公司资金链断裂,规模最大的自如陷入甲醛风波。

一直以来,长租公寓不是个容易的活儿,利润率较低。克而瑞监测数据显示,目前国内20个重点城市公寓租金回报率仅为1%-3%。如今,长租公寓已进入了新一轮洗牌中,为了市场份额而盲目扩张的企业或难以生存。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