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40位归国美外交官大脑都和常人有差异,古巴“声波攻击”真相仍成谜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40位归国美外交官大脑都和常人有差异,古巴“声波攻击”真相仍成谜

无论是白质容量相对较少,还是视听功能连接活动相对较弱,都无法与特定的病症联系起来,磁共振成像也与创伤性脑损伤或脑震荡的图像不完全相同。

2017年9月,大量外交人员撤离后的美国驻古巴大使馆。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潘金花

两年前,美国以遭到“声波攻击”为由,大幅缩减了驻古巴的外交人员规模,这一说法一直未得到证实,古巴也多次重申美国的指责缺乏证据,但近日一项新研究指出,美驻古巴外交人员的大脑的确与正常人存在差异。

在《美国医学会杂志》7月23日发表的一项研究中,宾夕法尼亚大学研究团队将40名美驻古巴外交人员与48名健康成年人的大脑磁共振成像进行了比对,结果发现,前者在全脑白质容量、局部灰质与白质容量、小脑组织微结构完整性、视听子神经网络功能连接上均与后者存在差异。

“其中,小脑的群体差异尤为明显,”该研究的第一作者、宾夕法尼亚大学佩雷尔曼医学院放射学及神经外科学教授拉吉尼·威尔玛(Ragini Verma)说,“这在绝大多数患者所出现的平衡缺失、眼动异常、头晕等临床症状上也有所体现。”

从2016年底起,美驻古巴使馆外交人员便开始陆续报告头晕、头痛、平衡、听觉及眼动异常等“神秘症状”,部分人还出现了记忆缺失、注意力难以集中等问题。

2017年9月,美国决定撤离驻古使馆内非紧急事务职员和所有家属,并在随后驱逐了在美古巴外交官,撤回六成美驻古巴外交人员。在美国国务院的要求下,44名外交人员和家属在2017年8月至2018年6月被送往宾夕法尼亚大学脑损伤与修复中心接受临床诊断与治疗。

与威尔玛共同完成了新研究的宾夕法尼亚大学附属医院物理医学与康复助理教授兰德尔·斯旺森(Randel Swanson)此前曾在《美国医学会杂志》撰文称,“任何脑损伤治疗团队在未得知患者背景的前提下,都会认为患者经历了车祸或军事及爆炸,因而出现创伤性脑损伤。”

斯旺森在去年3月率先发布的研究中指出,许多患者都说听见了从特定方向传来的“非常响亮”的声音,嗡嗡作响、尖利刺耳、宛如磨削金属,并出现了耳痛、头痛、单耳耳鸣、定向障碍等症状,持续时间长达三个月,超过一半患者需要药物辅助入睡或缓解头痛,还有三人甚至需要使用助听器弥补听力损失。

这些神秘的声音最初让调查人员怀疑是一种声波武器,但可以听见的声音(audible sound)无法对中枢神经系统造成类似脑震荡的持续性损伤,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英国林肯大学的科学家在分析了相关音频文件后也在今年1月指出,所谓的神秘噪音其实是一种蟋蟀的高频叫声。调查人员此后还陆续提出了病毒传染、微波打击等猜测,但至今都未得出确凿的结论。

23日发表的新研究同样无法对所谓的“攻击”下定论。无论是白质容量相对较少,还是视听功能连接活动相对较弱,都无法与特定的病症联系起来,磁共振成像也与创伤性脑损伤或脑震荡的图像不完全相同。此外,外交人员在前往古巴前也未接受过磁共振检查

“这说明有什么发生了,还需要我们进一步研究,”威尔玛说,但她也向法新社表示,“一切与(患者的)既往病史无关,针对这一点我们已经做过了测试”,现在的关键是要继续观察外交人员与家属,以确定这些差异是否将出现更多变化。

美国国务院已在声明中表示,欢迎医学界“就这个极其复杂的问题进行讨论”。古巴方面则重申,目前没有证据证明美外交人员在古巴遭到了任何形式的攻击,古巴外交部美国事务高级官员乔汉娜·塔布拉达(Johana Tablada)呼吁美国别再如此不负责任地使用“攻击”一词,也别再以此事为由向古巴人民实施“越发带有挑衅性质”的制裁。

古巴神经科学中心主任米切尔·瓦尔德-索萨(Mitchell Valdes-Sosa)则指出,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研究“无法得出明确、决定性的科学结论”,无法说明外交人员在古巴逗留期间大脑受损。

但离奇的是,去年4月起,加拿大驻古巴使馆外交人员也出现了恶心、眩晕、头疼、无法保持平衡、精力无法集中的“神秘病症”, 病因至今不明。加拿大外交部已于今年2月将驻古巴大使馆外交人员减少了一半,但加拿大政府也证实,没有证据显示加拿大游客在古巴出现类似症状。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