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粉丝“搬家”:微博数据攻坚战

排除机器刷榜,“流量”真的虚假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李桦茜最近正忙着“搬家”。此“搬家”非彼搬家,但一样的耗费时间和精力。

她是国内某选秀男团的粉丝。整个5月至6月,她在网上疯狂地下单奶制品为喜欢的偶像打投。期间她加入了偶像的粉丝后援会,成为数据组的一员。从此她要与别家联合或者对抗,用远远不够的人数做出让人惊艳的数据。

6月初,李桦茜支持的偶像成功出道,但这场数据的战争还远远没有结束。因为7月,“搬家”的哨声已经吹响。

所谓“搬家”,“家”是指新浪微博的明星势力榜,而“搬”则是把刚出道的明星从新星榜或者练习生榜搬到各地区榜单,如内地榜、港澳台榜、亚太榜、欧美榜等。对于刚刚靠票数出道的新晋明星来说,这是对于他们人气的又一次考验。只有阅读人数、互动数、社会影响力、爱慕值、正能量值五项加成后排在原榜单前三名的明星,才有资格进入地区榜。这个榜单对于明星来说至关重要,因为明星势力榜是新浪监测明星热度和粉丝黏度的重要数据,各项指标也代表着自己的商业价值。

这五项有着不同的考核标准,每项满分为20分。社会影响力和阅读人数相对公开、透明,可操作空间小。前者是指明星微博昵称或真实姓名被提及和被搜索的次数,后者指微博的阅读总次数。在粉丝群中,有专门成立的阅读群、爬楼群、广场群和社会影响力群,相关负责人会在群中发布任务供粉丝完成。

但互动值、爱慕值和正能量值就不一样了,不仅需要粉丝的助力,明星本人也得加入战斗。在搬家期间,李桦茜所在的组织有人和明星的宣传对接,告诉对方搬家时需要配合的部分。至于传达是否有效,李桦茜并不知道。因为大部分时候,对接人只能得到一句“知道了”。

互动值指的是明星微博转发、评论、赞的数量,每一项可得2分,最高可得6分。如果明星在这条微博下评论,粉丝则可以通过回复和点赞再得4分。明星发博越多,粉丝可以互动的机会也就更多。2018年11月,微博在分数构成中又新加入“正能量值”,明星发布、转发、评论、回复带有正能量话题的微博,就能得到相应分数。最近的话题是#元气爱豆的日常#、#你好2019#,此前还有#遇见美好#、#美好生活#等等。

微博搬家的经典语录

爱慕值则与新浪的鲜花挂钩,一花等于两个爱慕值。花的来源多种多样,除品牌鲜花(企业赞助)、兑换鲜花(小程序签到)、任务鲜花(官方活动)外,还可以买花(一朵两元)。粉丝可通过送花给明星贡献爱慕值,付费鲜花上限为500朵,明星单日可收取的付费鲜花上限为5万朵。

了解规则之后,李桦茜和数据组的同事们迅速成立了工作小组,并与饭圈其他两家大型组织达成合作。他们各有分工,如制定策略、监测数据、内部监督、工作协调。打投是一场持久战,因为制定的策略永远不能一劳永逸,他们必须实时监测对家的数据,不断对标调整。

这是一场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交锋,因为一旦“搬家”失败,也意味着这一月花费的努力和金钱将会付诸东流。粉丝群体也会因此遭受重挫,凝聚力大不如前。

打投、插旗与配额

微博小号的来源多种多样,有饭圈常合作的老主顾、也有相互介绍的渠道,在闲鱼上也可以直接买到大量小号。

根据购买渠道和市场热度,小号的价格会出现浮动,有时候买号甚至不异于一次股市投资。在闲鱼上,一个微博小号的价格从0.4元到上百元不等。一次性号最便宜,批发价在0.25元-0.9元。全新注册小号售价2元至3元,但需要用户更换IP,且随时可能会被封禁。稳定老号(09年-16年注册的账号)可卖到15元,8-10级自养的微博账号卖20元。高权重的轮博号(即轮番发微博,多次转发)价值25元。实时号(即内容可以上精选、热门和广场的账号)价值80元。橙V(自媒体认证号)、金V(橙V进阶版,拥有50万粉丝、千万阅读量)账号则更贵,可卖到200元和500元。

咸鱼某家商铺的小号价格,在闲鱼中不可直接搜“微博小号”,通常需要搜索“小h”

价格差距,归根到底是账号存活率的差距。

对于操作微博小号的粉丝,饭圈给他们取名为“打投女工”。根据账号切换熟练度和发帖速度,一个打投女工可以操作几个到三十多个账号不等。这项工作比较枯燥,是个技术和体力兼备的活,需要多个设备同时上阵,且使用者每登陆两个账号需要换一次IP,否则就会面临被新浪封号的风险。

如果打投达到一定成绩,打投女工可以获得后援会提供的福利。这种福利并非“钱”上的奖励,只关乎爱与精神。例如解锁某张前方站姐拍摄的美图,获得明星周边等等,小小福利是女工们枯燥生活的甜蜜慰藉。

打投女工是这场数据战的主力,同时散粉也在后援会的号召中加入进来。在后援会微博里,李桦茜和粉丝们互相打气,并定期分享各项指标的数据和排名,激励更多的粉丝加入这场搬家大战。他们给粉丝定下每日搜索明星关键词、对每一条微博进行15秒浏览、积极蹭热搜、每人每天至少献花两朵等任务,并为新粉丝制作搬家教程。

在粉丝群里,她们还会在公告栏内发布今日可蹭的热点,及一定不可蹭的话题。吃过前辈的苦头,这次搬家对于灾难、主旋律相关的话题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

另外,他们还开通了筹款渠道——Owhat和摩点。

购买鲜花、打投号和互动号需要钱。由于单个微博可贡献的数据有上限,一个粉丝需要同时操作多个微博账号。小号要买、要养,某家粉丝给这次行动取了个好听的名字——“靓号大作战”。

7月某家偶像的“搬家”明细

对于集资的目的,粉丝的回答很干脆:“说白了我们大家都想花钱,但是小的钱花起效率没那么高,那么后援会相当于一个媒介,把大家力量汇聚起来,这会比单个散点发力更好。”

对于曾参与某男团选秀节目的粉丝来说,这两家平台对于他们并不陌生。两者皆为业内领先的粉丝服务平台,提供项目众筹、活动抢票和娱乐新闻等功能。与普通银行转账、支付宝打款相比,在平台里筹得的款项相对透明、安全。以Owhat为代表的平台在提取金额时需要多个管理员同时确认,适合饭圈多组织联合时的账目监督。

不仅出道和搬家可以用到这两家平台,平日里粉圈组织也可以通过平台发布日常生日应援、杂志应援、地铁灯箱应援等项目。粉丝还可以观察到其他人支持的金额,了解项目筹款的实时进度。

同时,以摩点为代表的粉丝服务平台也为粉丝们提供了最实惠的服务。根据摩点团队6月21日发布的公告,在该平台上,游戏、动漫、影视、音乐、爱心通道等类别的产品众筹项目服务费为6%,其中包括1%的支付费率和5%的平台佣金费率。但自7月15日起,对于粉丝应援和大病求助,摩点平台实行0%的费率政策,此前粉丝应援仍需缴纳3%的服务费。

图源:摩点平台6月21日发布的公告

但这些平台有利也有弊。以摩点为例,该平台的提现程序需要三个工作日,到账时间根据银行会有不同,且节假日无法提现。因此所筹集的金额必须提前取出,否则就会面临冲刺阶段无钱可用的困境。某家粉丝就曾在选秀节目打投期间吃了提现的暗亏。6月5日端午期间,某家粉丝因为平台放假无法提现,而决赛恰好是端午假期第二天(6月8日)。

针对粉丝们的需求,摩点等平台设置了专业对接粉丝应援的客服,并在后期修改了提现规则——提现至支付宝可在一个工作日内到账,还可根据具体情况在周六周日中午12点增加一次打款。这部分新增规则并没有在官方公告写明,其余类型的众筹仍需三日才能提现。

记者与摩点客服的聊天记录截图

这次搬家,李桦茜与伙伴在摩点平台设置的总金额为100万。出于资金安全的考虑,数据组分成多个小额链接同时筹款,且对具体金额设置保密,仅有支持超过1000元的粉丝可以进入监督群了解筹款资金的使用明细。监督群的人数不多,规模在50人以下。监督群内会定期公布筹款的使用明细,群内的人可以立即对不清楚的账目提出质疑。

这半月来,摩点和Owhat平台共筹到35万元。其中约四分之三的费用消耗在买号上。由于微博小号不稳定,需要不断更新无法使用的死号,买号一直是打投期间的主要支出。小号的费用也根据市场的供求关系水涨船高,决赛后期,一个普通小号的价格可卖到此前的两倍。

同时,由于用于买花的资金相对短缺,李桦茜所粉的明星在爱慕值方面出现短板。数据组的同事们非常着急,在QQ群、后援会微博上发布了网络数据排名,并出台了插旗、配捐等激励机制。

插旗和配捐和饭圈的常用术语。以鲜花为例,当大粉宣布插旗后,小粉丝可以私信自己的送花数量,要求大粉按照比例追加鲜花数,达到大粉设置的数量上限即可“拔旗”。对于比较富有的粉丝,还可以设置1比1插旗,即无论粉丝送几朵,大粉均送上同等数量的鲜花。而配捐可分为后援会配捐和平台配捐,前者是指后援会承诺在粉丝支持一定金额的基础上,以后援会名义追加金额。后者则是直接在摩点等平台发起筹款时设置配捐目标,按照人头配捐,每增加一个参与者都为项目追加支持一笔资金。

7月14日, 因后援会被怀疑数据灌水,明星势力榜方面取消了何洛洛的上榜资格,7月的搬家战已注定成为一场“三进三”的游戏。大家松了一口气,但8月呢?9月呢?面对未来的数据战,粉丝们摩拳擦掌,蓄势待发。

2019年第29期新星榜周榜(图源:新星榜微博)

内外交困的粉圈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的确有粉丝在集资中获益。有受访者表示,她曾在一次总额不到十万元的小型打投中收入7500元,而像她一样的组织者还有十几人。通过微博小号的价格差和卖方提供的假发票,他们从中牟利并不困难。

“这没有贪很多,我真的算比较良心的。也不叫贪,十几天里我熬过六个通宵,每晚都在投票。”

集资金额动辄百万,在缺乏有效监管的情况下,粉圈出现了“凡筹款必贪钱、赛后总要撕账”的说法。在《创造101》结束当晚,就有人在豆瓣平台质疑集资去向,称有选手的后援会粉头“卷款跑路喜提海景房”。

由于流程不透明,无监管,粉丝集资成为“灰色地带”。粉圈不愿意此事被关注、被议论,常常用缩写“jz”或者橘子符号代替“集资”二字。但也有粉丝对“集资”看得很开,她表示:“肯定会有贪污或者卷款潜逃的风险,就看拿钱的那个人的人品了,我觉得只能这么说。”

除了粉圈内部的风险,他们仍需面对外部对该行为的质疑。众筹和集资的区别在哪里?粉丝应援集资平台是否有监管资质?如果发现了粉头卷款潜逃,小粉丝应该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

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部主任、娱乐法专家周俊武律师告诉界面文娱,实际上,“众筹”并不是一个明确的法律概念,和一般意义上的“集资”差别不大。

粉丝集资将来自于多个主体的大量资金汇集到一处,且通常都是为了共同的目的或用途,和“非法集资”似乎有一些相似之处,但一般的粉丝集资和非法集资之间的关键差异在于按我国刑法规定,非法集资具有金融属性,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实物、股权等方式还本付息或者给付回报,而粉丝集资则一般不属于投资行为,不会承诺投资回报。

因此,如果不涉及欺诈、卷款潜逃等情形,向粉丝募集资金的行为本身一般不违反现行法律法规。而如果涉及欺诈、卷款潜逃等情形的,需要达到了法律规定的数额,才有可能会被追究刑事责任。刑法中不同罪名对数额的要求也不尽相同,比如诈骗公私财物价值三千元至一万元以上的才会被认定为“数额较大” (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各地可结合本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状况,在前述数额幅度内研究确定本地区执行的具体数额标准),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则要求个人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数额达到20万元以上的才追究刑事责任。

但由于后援会等粉丝团体不具有独立的民事法律主体地位。如果有“粉头”卷款而逃,很难追究后援会的法律责任,可能只能去追究“粉头”个人的责任。

搬家行为还在进行,但粉丝们也开始对这一行为产生质疑。他们不明白,微博的明星势力榜、超话榜究竟拥有怎样的影响力?这一榜单的计算和清榜规则为何迟迟不公开?

7月17日当天,有网友在豆瓣发帖质疑:“周杰伦微博数据那么差,为什么演唱会门票还难买啊?”但周杰伦的微博数据难看,真的就能代表周杰伦的商业价值低、影响力不足吗?

图源:豆瓣小组截图

7月21日上午,在周杰伦粉丝积极打榜的情势下,周杰伦打破了蔡徐坤连续蝉联微博数据内地榜64周连冠的成绩。22日上午,蔡徐坤粉丝联合声明退出微博各项数据榜单的竞争,称今后将会把重心放在艺人的作品和舞台,但该博主却又在留言区表示:日常该做的都要做,基本数据还是要到位,只是不竞争榜单,后续重心转移到舞台音乐时尚等内容上。

在粉丝经济的时代,做数据、拼流量成为一种常态,轮博、控评、刷量成为如今粉丝们的必备技能。某家正在“搬家”的粉丝告诉界面文娱,其实做数据大多是一种无奈之举。他们并不知道广告商会不会看明星势力榜来选择代言人,但唯一确定的是其他家都在做,“我们做的好,肯定比你完全不做要更好。”

同时,也有人对新版明星势力榜推出的时间点表示质疑。下设四个地区榜的版本于2018年7月下旬推出,刚好就是初代选秀《偶像练习生》的落幕时间。“这个规则是他(新浪)定的,我们也没有办法。可能这是新浪的一种谋生方式,或者说盈利方式。但如果是小粉丝,肯定会觉得有一点圈钱什么的,肯定是有这种想法的。”某家成团的偶像粉丝对界面文娱表示。

他们希望未来新浪能把清榜的规则和理由悉数公开:“它查封的数据其实跟我们实际上做的数据是很有出入的,所以一直都有这个疑问,但是我们没有办法要求他们去解答,他们也不会给我们解答。”正在经历7月打榜的何洛洛数据组挂了很久“请新浪明星势力榜公平对待何洛洛”的头像图,认为何洛洛的数据有被他人故意栽赃的嫌疑。

何洛洛后援会微博头像,现已更换

后期,新浪将付费鲜花全部退还给粉丝,但这些鲜花被限定在当月内使用,前期“打投女工”们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已经成为泡影。

7月22日,就“明星势力榜退花不退款”等投诉问题,北京市消协联合海淀消协约谈新浪微博相关负责人,希望新浪在公告中避免出现“本月为该明星购买鲜花的用户将于近日收到退款”等模糊承诺,及时公布详细的退款方式,明确退款期间、方式和流程。

周俊武律师告诉界面文娱,出售鲜花等虚拟物品供粉丝“打投”,本质上来说属于销售商品或提供服务的行为,这并不影响商业模式本身是否合法。但根据《电子商务法》第十四条,应当依法出具纸质发票或电子发票等购货凭证或者服务单据。但实践中目前并未得到平台的重视,粉丝也无相关意识。这可能会导致平台在税务合规方面存在隐患。

结语

粉圈就像是一个大型兴趣小组,它有自己独特的组织架构和行为模式。只是当加入的人越来越多,涉及的金额越来越大时,这个野蛮生长的行业逐渐暴露出了此前被掩盖的弊端——它缺乏一个真正的引领者、一个制定规则的部门,以及一个能够发声的群体。

周俊武律师表示,对于众筹型的集资,粉丝应援性质的众筹平台目前还处于法律监管的模糊地带。但无论如何,作为提供信息和中介服务的平台,都具有一定的审核义务和保障消费者权益的义务。

“粉丝管理方面我还是佩服帝国家的(TFBOYS),他们组织得很好,演唱会应援从三个月前就开始筹备。我听说他们有个‘灯牌科研小组’,专门研究怎样让灯牌更薄、更亮、更大。”某粉丝在采访中告诉界面文娱。

对于粉丝来说,项目众筹和数据打投不仅仅是一种表达爱意的方式,也是一次大型团建。“因为这需要粉丝去集体发力,因为是大家一起在干一件事情。对,有一个共同的目标。”

微博用户小马户口合这样形容粉丝间的感情:“我永远开心因为追星认识现在的朋友们。如果说那些爱豆是遥远的我永远也碰不到的星星,而我认识的朋友就是因为他们而散落在我身边,我可以牢牢抓住的星星。”

(黄薇对本文也有贡献)

注:原文李桦茜为虚构人物,请勿对号入座。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