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有妖气”董志凌:专注动漫经营权

董志凌认为,整个行业之前很糟糕的地方在于,最优秀的漫画人才开始组织工作室,越做越大,最后往往变成了商人,不得不放下画笔。因此,让有漫画天赋的人天马行空搞创作,让有商业头脑的人坚持创新搞经营,有妖气一直在成为行业颠覆者的道路上努力着。

没有领导排排坐,没有艳俗背景板,有的只是简单的舞台,精美的幻灯片,以及身着黑色T恤加牛仔裤,在台上幽默风趣、侃侃而谈的董志凌。这就是前天有妖气出品的动画新作《雏蜂》发布会的现场。有妖气联合创始人兼副总裁董志凌自己也开玩笑说:“我们像不像卖手机的。”

作为乔布斯的忠实粉,董志凌不仅在发布会风格上借鉴了苹果简洁有料的路子,更重要的是,在对有妖气的未来规划上,他也希望有妖气能够成为动漫产业的颠覆者。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2012年,有妖气将平台上的人气漫画《十万个冷笑话》改成动画版,累计网络播放量超过20亿次;2014年,有妖气推出手机游戏业务;同年底,有妖气踏入动画电影界,电影版《十万个冷笑话》上映后得到各界“无节操”人士的好评,累计票房1.2亿;今天,有妖气出品的动画新作《雏蜂》正式放送,并将于8月15日进军日本动画市场,日版PV甚至邀请到日本大热的声优花泽香菜为女主献声。作为一家原创漫画平台公司,成立6年的有妖气已经写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有情怀的动漫人:在荒漠上开出一片绿洲

听到“有妖气”这个词,恐怕不少人的第一反应是“什么鬼”。董志凌也承认说,第一眼看到这个词觉得怪怪的,“但是这个名字其实是能传达一些信息出来的,一种扑朔迷离的感觉,要的就是这个。”不过,有妖气只是上海分公司的名字,因为“在除上海以外的大多数地方,地方政府都比较忌讳(妖气这个词)。”尽管北京这边的两个公司名字听起来正常多了,然而并没有有妖气叫得响亮。

在谈到关于有妖气的定位时,董志凌说:“以前纠结过,现在已经不纠结了。说它是文化公司也OK,动漫公司也OK,互联网公司也OK。”他相信未来行业间的边界会越来越模糊。“如果说你还是一个很纯粹的企业的话,我觉得反而不是一件好事。”

凡是熟悉动漫产业的人应该都知道,传说中的“动漫产业链”只存在于书本上,实际上是不存在的,用崔健的歌词来形容就是“听说过,没见过”。这个领域什么都缺,唯独不缺政策上的扶持。但是这种扶持有可能适得其反。董志凌也清楚动漫产业的现状,在《雏蜂》发布会上,他开玩笑称步入行业之前以为动漫产业是安居乐业的农村,尽管不发达,起码各司其职;进入产业之后才发现,这就是一片荒漠啊!

于是,有妖气的使命就是在荒漠上开出一片绿洲。

从动画到电影,整合IP链步履不停

“时代变了”,是董志凌经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从《十万个冷笑话》到《雏蜂》,董志凌和有妖气坚持做着从零到一的事情。

“如何变现”,这是董志凌初入行业后最苦恼的一件事。当初《十万个冷笑话》从漫画改成动画,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资金问题。董志凌他们经过深思熟虑找到了解决方法:在视频后面加入赞助商,相当于植入广告。尽管也曾遭到网站的“负隅反抗”,但在双方的拉锯战中,对方还是“给了生存的空间”。更可喜的是有妖气盈利了。

接下来,这群坚持情怀的年轻人,再次增加挑战的难度系数,他们决定把《十万个冷笑话》搬上大银幕。董志凌坦诚说,《十冷》动画出来后,他就有拍成电影的想法:“你到电影院看一圈,那种片子他们也好意思上映,你会觉得说还不如我来呢。”

如果说动画电影算是电影市场的一叶扁舟,那么2D动画电影只能算作沧海一粟。更加棘手的难题是,国产动画片的主流受众是少年儿童,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动漫一直在低幼的病态中徘徊。而这次,有妖气要做的,是拍一部有态度的面对80后、90后的动画电影。

《十冷》电影版的变现,有妖气选择了万达作为合作伙伴。二者的合作在董志凌看来是水到渠成:“万达项目的负责人陈宏伟,他正好是一个爱好者,他懂这个想法。”同时,董志凌相信万达最大的优势在于排片:“好歹它是中国院线中份额最大的那个。”

最终,《十万个冷笑话》取得1.2亿票房,也被誉为“中国电影史上第一部票房过亿的非低龄国产动画电影”。不过,对于这次电影试水,董志凌内心还是有遗憾的,经验欠缺、资金不足,怎样在寸草不生的动漫行业做出一部既叫好又叫座的动画电影,这都是有妖气面临的现实难题。但这毕竟只是一个开端,“整个行业处在一个从业者吃不饱饭的情况下,先让行业人吃饱饭。不是饿着肚子做事,这个事情就容易做起来。”

有胆有识的有妖气确实没有停下脚步。就在前天的发布会上,他们表示《雏蜂》的真人电影正在筹划中。这次他们玩的更大,甚至走到了好莱坞,邀请更加优秀的团队参与其中。

除了电影,游戏也是有妖气在进行动漫IP后续开发的主攻方向。早在2013年,有妖气就与蓝港联手开展深度合作。此次《雏蜂》的大陆手游改编权和全球发行运营权也由蓝港负责。

一路走来,有妖气坚持整合IP链走多线发展。他们做电影、做游戏,与雪碧、美特斯邦威等品牌合作,甚至还搞过舞台剧。董志凌认真地说:“我们会用所有的方式走。因为文化这个东西,糟糕的地方在于它太抽象了。但是文化的优势,也在于它太抽象了。”

专注于经营,有妖气不只是中国的迪斯尼

媒体常常把有妖气比作中国的迪斯尼。董志凌谦虚地说,迪斯尼绝对是他们的榜样,但是有妖气要学习的不只是迪斯尼一家公司。对于未来的格局,董志凌有自己的想法。

董志凌认为做文化的“最高境界”就是著作版权。在他的眼里,迪斯尼的成功之处在于它的版权经营能力,它把一个IP的价值挖掘到了极限。“当然可口可乐这点也做得很好,卖糖水卖了很久嘛,米老鼠也是一样。他们能让一个好的IP经营很久,这也是我们整个中国需要的。”

动漫的优势,就在于二次元的东西永远不会老:没有嘴巴的Hello Kitty过了不惑之年,直立行走的Snoopy已经65岁,连米奇的红短裤都穿了87年,更别说丁丁和白雪从1929年就开始了历险。董志凌相信动漫是“一个很长线的东西”,尽管当下的环境仍然很浮躁,但是“现在大家开始有意识了。做文化需要熬,你得撑住不要死,你就能够牛逼。”

集英社,是有妖气追逐的另一个榜样。作为日本最大的出版社之一,集英社出版了多种漫画杂志。董志凌觉得,集英社的做法和体系更加符合东方的文化环境,“动漫行业其实和改革是一样的,时机成熟的时候,它能形成倒逼,但是你不能急功近利的去改变”。于是,有妖气学习集英社的理性做法,他们从漫画到动画,再到电影,一边积累经验,一边等待时机,慢慢的所有配套的东西都跟上了。“一个好的商业模式,它的风险是能够可控的。”

敢想、敢玩、敢做实事,这是有妖气在动漫行业不景气的当下,依旧能够获得众多关注的原因。有妖气让董志凌感到自豪的一点是,近200人的公司不搞创作,只专注经营。董志凌认为,整个行业之前很糟糕的地方在于,最优秀的漫画人才开始组织工作室,越做越大,最后往往变成了商人,不得不放下画笔。因此,让有漫画天赋的人天马行空搞创作,让有商业头脑的人坚持创新搞经营,有妖气一直在成为行业颠覆者的道路上努力着。

首席娱乐官:我原以为有妖气是几个动漫出身的人做的,您刚说你们是做游戏出身,为什么要坚定的走动漫行业?

董志凌:谁说做游戏出身的不能有情怀呢?很多事情可能是植根于内心的一些东西,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没有办法做而已。我们平台上的漫画作者,很多人很优秀,不管他们原来是做兽医的,做公务员的,做水利工程的,其实跟艺术八竿子打不到边。但是他们内心有这个东西就是OK的。信息时代的驱动力在于什么呢?它能够给更多的人一些原来不存在的机会。整个社会就是这样,需要公平的机会,让一些真的有理想或者有能力的人出来,形成一个自然的商业的优胜劣汰的循环。这个循环出来之后,就会让整个体系变得好。

首席娱乐官:有妖气这个平台有多少签约作者?

董志凌:我们一般不签人,我们签作品。广义上的那些独家的作品大概有3000部,我们有这些作品的经营权。相当于我们养作者的孩子(作品)。就像如果说我娶了一个姑娘,我得对她负责对吧,跟着你她是有奔头的,她才愿意跟着你。我们也是一样,我们不会轻易许诺一些作品,一旦许诺了我们会拿出诚意来,然后大家建立一个比较好的合作体系。我们希望作者把作品做好之后,我们就帮他做好商业化的事情,你做好收钱的事情就可以了。

首席娱乐官:《十冷》试水电影也算是积累经验吧?

董志凌:其实对有妖气来说,电影属于提升档次的阶段。我们做动画、做电视剧或者做一些网络剧,是属于积累用户的阶段,这两个阶段不一样。先积累粉丝、口碑,而拍电影则是提升逼格。但直接去做电影可能就没粉丝了。娱乐圈或者泛娱乐圈都是相通的,我一直认为动漫是娱乐圈的一种类型,我可能不像一些艺术家认为它是一种很独特的艺术,从艺术表现形式来说它是独特的,但是从内容上来说它是比较娱乐化的东西。

首席娱乐官:跟游戏公司的合作会有什么样的经验?动漫跟电影、游戏的契合度哪个高?

董志凌:都高。就变现来说,可能是游戏变现方便一些,在中国是这样的。所以目前大家都有这个意向和想法。这条路其实没错,但是做版权它远不该如此。你打开迪斯尼的财报去看一眼,国际上都已经有公开的范例摆在那边了,你照着别人全部都做一遍,都能做成,你就很牛了。所以这个事情其实不需要我们探索,在宏观上的方向和目标是比较省力的。难的地方就在于怎么样做出中国特色,就是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怎么样开花结果。外来的和尚他没有办法在这念经,给中国的和尚留出了机会。

首席娱乐官:动漫行业什么时候会迎来像去年手游那样井喷的时代?

董志凌:我觉得动漫比游戏来说,节奏、步调、估值都会不太一样。动漫产业好的产品的整体周期要比游戏长,整体的速度也会相对慢一些,不确定性风险也会相对高一些。但是至少来说它会触底开始反弹了,这个趋势是不会变的。

首席娱乐官:谈谈公司的文化吧。

董志凌:我们整个公司的文化和对外的形象受到了《十万个冷笑话》的影响是比较重的……但其实不太一样。我们是很有梦想,也很认真做事的,当然年轻人嘛,一些事也比较开放。但是《十万个冷笑话》主要代表作品的个性,不代表平台个性。我们的个性是偏向于对于梦想的一种憧憬呀,对于理想的一种追求呀,以及对于改变现状的一种渴望。我们其实有一个slogan,但是一直没怎么用,因为这个slogan有点大,有点浮和夸。

首席娱乐官:说一下吧。

董志凌:改变中国动漫。我们用这个slogan其实也没什么太多好说的,因为不管这个事情做得成功与否,但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事就是改变、改变、改变。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