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杜剑峰:“小丑候选人”特朗普将大选变成真人秀

特朗普披着共和党的战袍加入2016年总统大选的战团,被人视作小丑,但是这次笑得最开心的,是特朗普本人。

“他是头蠢驴。”7月20日,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参议员林希·格莱汉姆在接受CNN采访时,对着镜头痛斥同为共和党的另一名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16个小时后,特朗普来到格莱姆的家乡南卡罗来纳州,在一场有上千人参加、全美媒体报道的竞选集会上,当众公布了格莱汉姆的手机号码。

2016年总统大选,是美国选举制度改革后共和党“参战”人数最多的一次选举竞争。截止到7月21日,已经有16名候选人正式宣布参加角逐。在这16名选手中,有如日中天的参议员,有政绩卓著的州长,还有世界名医和前硅谷CEO;有身经百战的政坛老将,也有声誉日隆的国会新星;有古巴裔,有印度裔,有白人,有黑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媒体普遍认为,本届大选,本党候选人不仅人数众多,同时也是近几十年平均水准最高、实力最强、夺取白宫希望最大的一支队伍。

然而就在参选的各路人马跃跃欲试、准备在选战中大展身手攻城略地之际,半路突然杀出一个程咬金,在队伍中横冲直撞,搞得共和党本来鲜亮齐整的队伍鸡飞狗跳,暴土扬尘,一场高端大气的精英选战,突然变成了一出恶俗不堪的真人秀。

这位不速之客,就是纽约地产大亨,自称身家百亿的唐纳德·特朗普。

特朗普是富二代,生性高调,喜出风头,将父亲留给他的地产生意做大的同时,使尽各种手段把自己炒作成“社会名流”。自从在NBC的热门真人秀《学徒》中担纲主演后,他更是成为美国家喻户晓的娱乐明星。在美国公众的视野中,特朗普是一个近乎丑角的喜剧性人物,夸夸其谈,夸大其辞,抓住所有机会提醒全世界“我很有钱”。夸张的言辞举止配上他颇为卡通的发型外貌,使特朗普成了美国八卦小报最钟意的报道对象之一。许多在美的华人常常将他同大陆的高调富翁陈光标相提并论。

对于把自我炒作看得比赚钱还重要的特朗普来说,竞选总统无疑是吸引注意力的绝佳手段。在过去十几年中,每当大选临近,特朗普都放风要考虑参选,2016选战开幕之际,他终于下了决心。

“今天将是特朗普作为总统候选人获得关注最多的一天,也是最后一天,没有人会把他当真的。”6月16日特朗普正式宣布参加总统选举当天,美国公共广播电台资深政治记者玛雅·莱阿森就断言特朗普的竞选之旅将会昙花一现。大部分美国主流媒体和政治观察人士都抱着同莱阿森相同的看法。在这场世界上最高端最严肃的政治角逐中,不会有一个真人秀演员的立足之地。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特朗普在正式参选后不仅没有成为流星,还成为大选舞台上的绝对主角,更令人没有料到的是,他的光芒如此耀眼,竟然令舞台上的其他明星政客都黯然失色。特朗普成功的秘诀是:既然严肃的总统选举没有真人秀名流的位置,那么就把大选变成真人秀好了。

一入战团,特朗普就搅起浊浪滔天。

在16日的参选演说中,他谈到美国的非法移民问题时,称墨西哥来的人“把毒品和犯罪带到美国”,“他们是强奸犯”。特朗普话音刚落,马上引发美国南美裔移民群体的强烈抗议,认为他的言论不仅没有客观地反映美国移民问题的现状,根本上是一种种族歧视。巨大的抗议声浪迅速吸引了美国媒体的强力关注,对特朗普言论的批判成了每晚电视新闻的头条。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一些同他有生意往来的公司开始同其划清界限,最初是美国最大的西班牙语电视台Univision决定不再参与转播由特朗普旗下公司组办的“环球小姐大赛”,随后美国最大的连锁零售企业之一梅西百货也决定将特朗普品牌商品下架,他赖以成名的真人秀《学徒》也被制作方NBC取消制作和播出,就连跟他合作多年的一家床垫公司都决定同“特朗普”划清界限。

在美国当下的政治环境中,一个心智正常的政客是不会在宣布参加总统选举的演说中攻击美国人口最多的少数族裔群体的,即使一时失言,也会马上道歉请公众原谅。然而不知政治正确为何物的特朗普面对铺天盖地的抗议风暴不为所动,只是稍微解释一下移民中也有好人,但是坚持自己的立场不变。对于喜欢出风头的特朗普来说,民意并不重要,每天能上头条,就是最大的奖赏和收获,于是顶着抗议的风暴,他继续在电视镜头前表情夸张的批判非法移民和奥巴马的移民政策。

 “一个连床垫公司都不愿意同他做生意的人怎么当得了总统呢?”当其他候选人和一些记者开始在电视上嘲笑特朗普,以为歧视言论会终结特朗普的竞选之旅的时候,局势起了意想不到的变化。一名在旧金山海边陪父亲散步的女子被一名非法移民无故枪杀,媒体跟进报道发现,凶手曾经多次被遣返、又偷渡回美国,而旧金山市对违反移民法不予追究的政策令这名凶徒得以逍遥法外,并最终导致无辜的美国公民丧生在他的枪口之下。

当主流媒体开始拷问旧金山姑息非法移民的政策有多么荒唐时,在一些美国百姓眼里,特朗普把非法移民同罪犯画上等号的言论开始显得不再那么荒唐了。

民调数据显示,特朗普参选之初在个别州的支持率处于亚军或季军的位置,很多分析将这种现象归因于选举初期特朗普在民间的超高知名度所致,并没有专家认为他能够保持这样的优势。然而在他发表了极端言论、引发大规模的抗议风暴之后,在旧金山枪击案的帮助下,特朗普在共和党选民中的支持率不降反升,优势从几个州扩大到全美,民调成绩从二三名跃升到了冠军位置。7月20日《华盛顿邮报》同ABC进行的联合民调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不仅在十余名共和党候选人中排在第一,而且超过第二名杰布·布什十几个百分点。

高调特朗普民调夺魁,引发了共和党内的一片恐慌。

共和党在2008年和2012年两次总统大选中接连败北,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失去少数族裔尤其是南美裔选民的支持,2012年狙击奥巴马连任没有成功,共和党全国委员会随后特意进行全党范围内的“反思”,反复强调要重点争取同少数族裔选民的支持。没想到2016大选刚刚开幕,本党一名候选人就因为恶毒攻击南美移民而成为媒体焦点。眼看着特朗普的大嘴巴要将全党多年的努力毁于一旦,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瑞思·普瑞博斯不得不亲自给特朗普打电话要求他“低调一些。”然而第二天特朗普向记者们炫耀“主席给我打电话,我并不打算给面子”之后,继续我行我素。

比主席更着急的,是其余十几名党内总统候选人。前文曾提到,此番大选,共和党内精兵尽出,参选人数破纪录,大部分候选人虽然实力出众,但是苦于缺乏知名度,所以均想方设法吸引媒体的报道,力求能在空前拥挤的候选人队伍中脱颖而出。没想到娱乐明星特朗普亮相后,靠着极端的立场和夸张的言论吸引了几乎所有的媒体注意。每天报纸的政治版面电视新闻的大选报道都被特朗普占满,在特朗普民调一路凯歌高奏的同时,知名度不高的候选人支持率不断下跌。

共和党自由意志派候选人兰德·保罗为了吸引媒体注意,在宣传自己平税主张时手举电锯火把销毁美国税法,这样的竞选手段在以往一定会招来大量媒体报道,但是因为有特朗普在,保罗使尽浑身解数吸引媒体的努力只能用一个网络流行词来形容:“然并卵”。

在共和党支持者中有着非常高声望的《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查尔斯·克劳斯海默在一台政论节目中痛心疾首地说,今年共和党这么多出色的候选人,这么多优秀的政策提议,我们却没办法去进行关注,不得不一天又一天地讨论特朗普这样一个“马戏团小丑”。(当第二天被NBC记者问及克劳斯海默对自己的评论时,特朗普轻蔑地称其为“被高估”的作家,对批评自己的另一名保守派作家高登伯格,特朗普更是不留情面地说:“我是亿万富翁,他连条裤子都买不起,有什么资格跟我叫号?!”)

正当共和党全党上下面对如日中天的特朗普愁眉不展之际,7月18日在爱荷华举行的一次保守派论坛令特朗普的反对者见到一丝曙光。

对于共和党来说,特朗普的可恨之处在于,他不仅仅占据媒体资源,而且还利用一切机会中伤同党候选人,媒体统计他对党内同僚的攻击要远远多于对希拉里等对立党派候选人的批评。他不仅嘲笑杰布·布什太软弱,还称德州州长里克·佩里在参加选举前应该接受智商测试。曾经代表共和党在2008年挑战奥巴马的参议员约翰·麦凯恩因为批评特朗普的出格言论也成为他经常攻击的靶子。

在爱荷华州的集会中,特朗普谈及麦凯恩时说,“他成为战争英雄是因为他被俘虏了,我喜欢没有被抓住的英雄。”

麦凯恩在越战时被俘,拒绝了被提前释放的机会,在俘虏营中受尽折磨,至今双臂不能上举。对于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来说,这样的人物如果不是英雄,那就没有真正的英雄了。特朗普此番口不择言,不仅侮辱了麦凯恩,对美国军中全体将士也是一种冒犯。

早就看特朗普不顺眼的党内竞争对手终于有了发泄的机会,他在爱荷华集会上话音刚落,这些被他抢了风头的共和党候选人们立刻零时差发微博声讨这种“无良言论”,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也发表声明称特朗普的言行“在我们党内没有位置”。麦凯恩在参议院中的亲密战友格莱汉姆,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将特朗普冠以“蠢驴”称号的。

特朗普本人则继续将铺天盖地的声讨视为无物,多次在采访时表示不会对麦凯恩道歉,不会收回自己的表态,同时继续他对党内其他对手的“扫射”,在报复性地把格莱汉姆的手机号码公之于众后,还攻击另一位共和党候选人里克·佩里,称“佩里戴眼镜就是为了让人觉得他很聪明,但是这个办法根本没用。”

在“攻击爱国将士”的事件发生后,媒体和各路候选人都在密切观望,看特朗普这次过火的言论会不会终结他在竞选中的领先势头。7月22日发布的一项民调显示,特朗普在一些大选关键州成为“最不受选民欢迎”的候选人,但是截止发稿时为止,尚没有全国性的民调数据反映爱荷华集会后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变化。与此同时,特朗普继续在媒体上享受着“2016大选第一男主角”的待遇,继续大嘴轰四方,每天坐着涂有他名字的波音飞机飞来飞去,给媒体提供无尽的猛料。而其他候选人面对被他搅得鸡飞狗跳的局面,只能紧锁眉头,却束手无策。

特朗普之所以能在参选后的一个月中获得连他自己都没有预料到的巨大“成功”,主要得益于以下几个因素:

首先,选举进程仍处于初始阶段,电视辩论还没有开始,大部分候选人还没有机会让选民熟悉自己的个人背景和政策主张,大幕初启,已经在公众视野中活跃了数十年并主持过热门电视节目的特朗普在知名度上有着巨大的优势,可以说在目前两党已经宣布参选的所有21余名候选人中,除了前第一夫人希拉里名头更响,就连佛罗里达州长布什家族的杰布·布什都没有特朗普的知名度高。

其次,共和党内部多年来始终存在以茶党运动为代表的右翼草根阶层同华盛顿精英之间的矛盾,一些立场保守的草根组织和右翼媒体人对国会中倡导推动移民改革,主张适当同对手合作的议员们一直心存不满,特朗普参选,对他们来说是找到了一个不完美但是却有极大影响力的代言人。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的言论虽然极端,却能够在共和党内部分基层选民中引发共鸣。在目前美国政治正确无处不在的环境下,其他政客都不敢越雷池半步,对于非法移民问题不敢做出强硬表态。而特朗普对非法移民的抨击,被很多反对移民政策的普通百姓认为“话糙理不糙”,“敢讲真话”,相较之下,其他候选人则显得瞻前顾后,难当大任。

特朗普成为竞选主角,将总统大选变成一场真人秀,背后最大的推手是美国媒体。距离普选投票还有一年半的时间,这个阶段的大选报道还难以成为普通受众关注的焦点,有特朗普这样一位“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角色出战,则令收视率和点击量火箭般飙升,媒体当然会把其他候选人晾在一边,只顾围着特朗普转,同时希望他的言行越出格越好,公布手机号码的事情最好每天都能发生。

除了收视率上的考虑,大部分主流媒体也在借特朗普来打压共和党。除了福克斯新闻和《华尔街日报》等少数机构,美国的主流媒体大部分在意识形态上都倾向民主党。特朗普以共和党候选人的身份攻击少数族裔,攻击身着军装的美军将士,将会使共和党整体在普选中付出巨大代价,而希拉里和民主党则坐收渔利。特朗普的言行使他的竞选成为一个“亲者痛、仇者快”的存在,他在聚光灯下活跃的每一天都意味着共和党选票的流失,心向民主党的主流媒体自然会煽风点火,乐观其成。

7月23日,特朗普在接受媒体访问时威胁到,如果共和党高层对他的竞选活动不给予有力支持,他会认真考虑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继续参加选举。这意味着即使共和党通过初选提名了一名候选人,特朗普仍然会留下来继续鏖战下去。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共和党将会面临选票被分流的局面。此番大选,不出意外希拉里将会获得民主党的提名,面对希拉里这样强大的对手,本来共和党就没有十足胜算,一旦被特朗普分流选票,则很可能面临连续12年无缘白宫的局面。

对于共和党来说,特朗普是一个难以醒来的噩梦。其他总统候选人如果在选举中遇到障碍,失去选民支持的同时也就失去竞选资金的来源,选举活动也就难以为继。但是作为亿万富翁的特朗普则完全不需要伸手化缘,如果兴致好,玩到2017年都没问题。《华盛顿邮报》的记者乘坐他的私人飞机跟踪采访时发现,一天的竞选活动结束,特朗普关心的不是选情变化,而是媒体对他的报道。对于喜欢出风头的特朗普来说,大选是一个太开心的游戏,绝不会轻易放弃。

在2011年驻白宫记者协会的年度晚宴上,特邀嘉宾赛斯·梅耶在台上取笑说:“特朗普声称要以共和党身份参加大选,我还以为他会以小丑身份参加大选呢。”梅耶的讽刺迎来数千宾客的一片掌声笑声,当时就坐在台下的特朗普在周围的嘲笑声中铁青着脸,面无表情。

4年后,梅耶“不幸言中”,特朗普披着共和党的战袍加入大选战团,被人视作小丑,但是这次笑得最开心的,是特朗普本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