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莫斯科市议会选举遭民众抗议,警方现场拘捕上千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莫斯科市议会选举遭民众抗议,警方现场拘捕上千人

这场抗议活动的导火索始于月初,当时莫斯科市选举委员会取消了多名有意参加市议会选举的候选人的参选资格。

7月27日,莫斯科市中心,警方制服一名抗议者。图片来源:IC Photo

记者 | 潘金花

7月27日,莫斯科市中心爆发了近年来规模最大的一场非法示威活动,近3500名抗议者围挤在市政厅外,要求政府给予反对派及独立人士议会参选资格。过程中,抗议者与当地警方产生了肢体冲突,有近三分之一的人被警方拘捕。

据“今日俄罗斯”(RT)电视台27日报道,当天午饭时间刚过,莫斯科市政厅所在的特维尔大街便出现了大批抗议民众,严阵以待的警方拦下了抗议队伍,并使用警棍不断驱散人群。

抗议者与警方的冲突持续了数小时,在莫斯科市中心的花园环路等地,还有示威者呼吁市长索比亚宁辞职。

俄罗斯联邦内务部称,当天共有近3500人参与抗议活动,其中700人为在职记者,当局已拘捕了1074人。此前,部分独立媒体机构曾估算有超过5000人参加了抗议,俄罗斯独立政治观察组织OVD-Info则称莫斯科当局拘捕了1373人

RT电视台称,此次抗议活动的领头者有多位被拘捕不止一次,如未获莫斯科市议会选举资格的候选人伊凡·日丹诺夫(Ivan Zhdanov)、柳博夫·索博尔(Lyubov Sobol)、德米特里·古德科夫(Dmitry Gudkov)与伊利亚·雅辛(Ilya Yashin)。索博尔被法院判处了3万卢布(470美元)罚款,其余三人的听证会则暂缓一周举行。四人暂获自由后,又出现在了特鲁布纳亚广场上,随后再次被捕。

这场抗议活动的导火索始于月初,当时莫斯科市选举委员会取消了多名有意参加市议会选举的反对派及独立候选人的参选资格,理由是部分候选人涉嫌伪造公众签名。

根据规则,候选人需要从自己的选区中收集一定数量的签名,才能参加9月的市议会选举,角逐45个议席。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0日报道,此次共有233人获得了参选资格,包括171名政党提名候选人与62名独立候选人。

另有57人被取消资格,除上述四人外,还有亚博卢党提名人谢尔盖·米特罗欣(Sergey Mitrokhin)、摇滚音乐人谢尔盖·多斯基(Sergey Troitsky)、前足球运动员德米特里·布列金(Dmitry Bulykin)与演员安德烈·索科洛夫(Andrey Sokolov)。

目前莫斯科市议会几乎完全由统一俄罗斯党及其盟友控制。反对派认为,莫斯科市选举委员会是在有意排挤打压反对派。20日,反对派经批准举办了一场集会,召集近1.2万名(反对派的数字为2.2万名)抗议者,要求委员会重新予以考虑,但委员会拒绝了反对派的要求,称不会向“暴民压力”屈服。

20日的集会原本以和平的方式结束,但反对派领袖阿列克谢·纳瓦利内随后又号召在莫斯科市政厅前举行一场未经批准的游行抗议,这才有了27日的冲突一幕。

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曾于当天在推特上呼吁民众不要参加此类未经批准的集会,以免自己的安全、生命和健康受到威胁,当局将依据相关法律,保障市内的秩序。

莫斯科警方称,在其拘捕的1074人中,有很多并非是莫斯科居民,抗议队伍中的近700名记者与博主则是被提前联络前来报道此事。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7日报道,还有两名俄罗斯国家近卫军的军人在协助驱散人群时被胡椒喷雾击中,受了轻伤。

莫斯科政府已在24日逮捕了反对派领袖纳瓦利内,并判处其30天监禁。28日,纳瓦利内因急性过敏反应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医院称纳瓦利内现情况稳定,但反对派怀疑他可能是遭人“下毒”。

纳瓦利内发言人基拉·耶米什(Kira Yarmysh)28日说,纳瓦利内此前从未出现过过敏反应,而他现在“面部肿胀,皮肤泛红”。纳瓦利内的私人医生安娜斯塔西娅·瓦西列娃(Anastasia Vasilieva)则说,不知名化学物质对纳瓦利内的皮肤与黏膜造成了毒性伤害,“无法排除是‘第三人’所为”。

瓦西列娃称,一开始医院曾不允许她对纳瓦利内进行检查,她要求提取纳瓦利内的床单、皮肤与毛发样本以检测是否存在可疑化学物质。2017年,纳瓦利内曾因被泼洒腐蚀性化学物而险些右眼失明。

尽管27日的游行抗议有上千人被拘,但与纳瓦利内同样被认为是反对派领袖之一的伊利亚·亚辛已向抗议者发出号召,呼吁在一周之后再度举行集会。柳博夫·索博尔28日也在推特上呼吁抗议者,在8月3日“有序、和平、大规模”地争取“选择的权利”。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