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纽约时报】她上任一亮相 谷歌的市值一天之中就猛增了600亿美元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纽约时报】她上任一亮相 谷歌的市值一天之中就猛增了600亿美元

摩根士丹利前首席财务官露丝·波拉特的加盟能够加强谷歌的成本控制和支出管理,这些都能推动股价上涨。但谷歌以后再想花钱搞谷歌眼镜和无人驾驶汽车这种项目可能就没那么自由了。

摩根士丹利前首席财务官、谷歌首席财务官露丝·波拉特。图片来源:CFP

成年人的监督终于重新回到了谷歌。

上周,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前首席财务官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出任谷歌首席财务官之后首次公开亮相,在谷歌的营收新闻发布会上阐述、回答问题。说她受到了热烈欢迎都是轻的:第二天,谷歌的股票市值增加了约600亿美元,是有史以来所有公司单日市值最大的增幅。

谷歌自从2004年上市以来,一直没能摆脱外界的一种看法,那就是:掌管运营这家公司的是一帮聪明绝顶、但却长不大的大孩子。公司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和拉里·佩奇(Larry Page)有时候似乎甚至乐于培养这种印象。他们一直用公司的季度财务业绩数字来嘲弄华尔街及其成见,大手大脚地把钱投在从计算机眼镜(也就是谷歌眼镜,但这家公司已经不再把这款产品瞄准消费者)到无人驾驶汽车等等形形色色的项目上面。

2001年,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被引入公司担任首席执行官的时候,布林曾经告诉《旧金山纪事报》(The San Francisco Chronicle):“他未来的角色有点像监护人,提供成年人的监督。”十年后,施密特下台的时候在Twitter上发了一条消息,“已经不再需要成年人天天盯着监督了。”

这话或许说得太早了。

最近一次公布收入之前,谷歌过去两年的股价一直严重滞后于标准普尔500指数股价的平均值。标普500指数的涨幅超过了10%,而谷歌股价却下滑了7%以上。上周公布收入数据、波拉特首次亮相之后,谷歌的股价在短短几天里就跃升了近20%。

当然,不能把一切都仅仅归功于波拉特的到来,甚至不能把主要的部分算在她身上。她今年5月才刚刚开始上任。但她简洁清晰、熟练迅速处理复杂事务的能力,以及用她自己上周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话来说,对“支出管理纪律性”的关注,马上赢得了分析师们的一片喝彩。任命波拉特这样一个人出任这么高级别的一个职位,并且由她来领衔谷歌的营收新闻发布会,其中带有的象征意义改变了外界对谷歌冲动浮躁、行事散漫的印象。

普信资产管理公司(T.Rowe Price)规模达450亿美元的成长型股票基金(Growth Stock Fund)投资组合经理约瑟夫·菲斯(Joseph Fath)说:“露丝一亮相就有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开始。”(普信资产管理公司是位于巴尔的摩的一家大型投资公司,也是谷歌的第四大股东,持股数量超过一千万股。)他说,“似乎确实发生了转变,变得更注重成本管理,更关注资本效率。也就是说,这是她到来的结果,同时显然也是谢尔盖、拉里和公司董事会的授意。但他们引进露丝强化了这一点。她能顺利进入状态,执行公司的这个愿景。”

尽管谷歌市值庞大(目前的数值是4540亿美元,仅次于苹果),但它为自己树立的形象一直是硅谷一个标新立异的角色。像波拉特这样的华尔街老手居然会加入谷歌公司,让硅谷许多人觉得意外。

但如果谷歌正在走向成熟,希望赢得投资者更多的信任,现年57岁的波拉特拥有的履历几乎完美契合谷歌首席财务官这个职位。她不仅仅曾经是摩根士丹利的首席财务官及其金融机构集团的负责人,还曾经作为并购专家处理过许多科技行业的交易,包括谷歌的首次公开募股。她毕业于沃顿商学院,是加利福尼亚本地人,目前还是斯坦福大学校董会的成员,而这个身份几乎是硅谷的终极认证。

波拉特“靠工作在摩根士丹利一路晋升,而且她起步的时候,女性在华尔街的人数严重不足”,专注于传媒、娱乐及科技公司的私募股权公司高地合伙公司(Elevation Partners)联合创始人罗杰·迈克奈米(Roger McNamee)说,“我不属于认为谷歌需要成年人监督的那个阵营。他们需要的是无穷无尽的新创意以及在这些创意间有效分配资源所需要的纪律。提高整个团队的多样性有助于第一点,而露丝在第二点上会格外有帮助,虽然谷歌目前已经比人们想象的要更自律。”

上周的营收电话会议之后,让投资者们倍感兴奋的恰恰就是这种对财务纪律的强调。华尔街投行Jefferies & Co.公司互联网科技分析师布莱恩·匹兹(Brian Pitz)在会议后撰写的一份研究纪要中称:“新任首席财务官露丝·波拉特将对支出管理和资本配置采取纪律更严明的做法。”

匹兹在摩根士丹利担任研究分析师的八年时间里曾经与波拉特合作过,包括谷歌上市的那段时间。

“许多人都强调她在那场营收电话会议上的存在感。”他说,“我认为她的表现非常出色。她到谷歌的时间并没有那么长,她也不可能一夜之间改变谷歌在支出问题上的作风。但人们对她加入谷歌将给这家公司的支出纪律带来的影响非常乐观。”

独立投行咨询公司Evercore消费者互联网分析师肯·塞纳(Ken Sena)称,波拉特在传递一个非常重要的讯息——控制支出。

“人们对他们长期以来的印象就是,他们到处乱花钱。”他说,“这种情况不会因为一份营收报告就发生改变,但有她在那里,同时她还显示出对遵守某些纪律的坚决态度,它就成了未来发展的一条线索。人们都说,或许还有大量可以砍掉的支出。如果是这样,谷歌或许会是一只表现更强劲的股票。”

他和匹兹两人都强调,虽然谷歌在加强成本管理方面显示出的迹象以及低于预期的资本支出是投资者们感到满意的原因,但好于预期的营收以及利润率的提高同样推动了谷歌股价的飙升。塞纳说:“真正让人们意外的是这三点一起来了。”

用波拉特自己的话来说:“必须明确,头等大事仍然是增加营收,而我们拥有广泛的机会。但追求营收增长显然与支出管理并不矛盾。”

这在投资者听来简直像音乐一般悦耳,而他们过去并不是经常能够从谷歌的最高管理层嘴里听到这些。前文提到的投资组合经理菲斯指出:“这是我们五年多以来第一次看到利润率提高。它意义重大。投资者们喜欢这一点。”

他和匹兹对这只股票的评级都是买入,依据的是越来越成功的YouTube,而波拉特也反复提到了它对谷歌近期营收增长的贡献。

匹兹说:“大量的增长确实来自YouTube。”尽管谷歌并没有分解给出它旗下这项大受欢迎的数字视频服务的财务数据,但波拉特强调:“YouTube观看时间的增长在加速,现在的年环比增速已经超过了60%,是我们两年来看到的最高增速。”

大多数投资者都“没有关注这一点”,匹兹说,“我们都说,人们线下花在电视上的钱要比搜索有史以来都多。这可能是一个巨大的机遇。有了露丝只是让这个故事又多了另外一个积极的要素。”

波拉特现在正在全球旅行,会见谷歌主要的投资者们(这也是谷歌称波拉特目前无法发表评论的原因之一)。相对于谷歌之前的高冷姿态,这是一个受人欢迎的变化。“根据我的经验,这是一种对过去的告别。”按日程本周末将与波拉特会面的普信资产管理投资组合经理菲斯说,“我们都很兴奋。我们从她在摩根士丹利那些年就认识她了。她懂科技。她还善于倾听,希望听听投资者们的愿望。”

当然,投资者们最大的愿望是谷歌股价继续上涨。波拉特似乎正在这方面努力,而且她的利益与投资者们的利益高度一致。谷歌称,截至6月13日,波拉特持有的谷歌股票是46367股,而这些只是她薪酬的一部分。她在这个职位上第一年的薪酬有望超过3000万美元。

今年6月16日,公布营收报告之前,她的股票价值接近2500万美元。几天之后,这些股票的价值就增加了近500万美元。

(译者:轩然)

来源:纽约时报

原标题:GOOGLE INVESTORS ARE WILD ABOUT RUTH PORAT

最新更新时间:09/21 21:55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谷歌

5.4k
  • 桥水Q4大调仓,继续加码英伟达
  • 谷歌承诺提供2500万欧元用于欧洲人工智能技能培训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纽约时报】她上任一亮相 谷歌的市值一天之中就猛增了600亿美元

摩根士丹利前首席财务官露丝·波拉特的加盟能够加强谷歌的成本控制和支出管理,这些都能推动股价上涨。但谷歌以后再想花钱搞谷歌眼镜和无人驾驶汽车这种项目可能就没那么自由了。

摩根士丹利前首席财务官、谷歌首席财务官露丝·波拉特。图片来源:CFP

成年人的监督终于重新回到了谷歌。

上周,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前首席财务官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出任谷歌首席财务官之后首次公开亮相,在谷歌的营收新闻发布会上阐述、回答问题。说她受到了热烈欢迎都是轻的:第二天,谷歌的股票市值增加了约600亿美元,是有史以来所有公司单日市值最大的增幅。

谷歌自从2004年上市以来,一直没能摆脱外界的一种看法,那就是:掌管运营这家公司的是一帮聪明绝顶、但却长不大的大孩子。公司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和拉里·佩奇(Larry Page)有时候似乎甚至乐于培养这种印象。他们一直用公司的季度财务业绩数字来嘲弄华尔街及其成见,大手大脚地把钱投在从计算机眼镜(也就是谷歌眼镜,但这家公司已经不再把这款产品瞄准消费者)到无人驾驶汽车等等形形色色的项目上面。

2001年,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被引入公司担任首席执行官的时候,布林曾经告诉《旧金山纪事报》(The San Francisco Chronicle):“他未来的角色有点像监护人,提供成年人的监督。”十年后,施密特下台的时候在Twitter上发了一条消息,“已经不再需要成年人天天盯着监督了。”

这话或许说得太早了。

最近一次公布收入之前,谷歌过去两年的股价一直严重滞后于标准普尔500指数股价的平均值。标普500指数的涨幅超过了10%,而谷歌股价却下滑了7%以上。上周公布收入数据、波拉特首次亮相之后,谷歌的股价在短短几天里就跃升了近20%。

当然,不能把一切都仅仅归功于波拉特的到来,甚至不能把主要的部分算在她身上。她今年5月才刚刚开始上任。但她简洁清晰、熟练迅速处理复杂事务的能力,以及用她自己上周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话来说,对“支出管理纪律性”的关注,马上赢得了分析师们的一片喝彩。任命波拉特这样一个人出任这么高级别的一个职位,并且由她来领衔谷歌的营收新闻发布会,其中带有的象征意义改变了外界对谷歌冲动浮躁、行事散漫的印象。

普信资产管理公司(T.Rowe Price)规模达450亿美元的成长型股票基金(Growth Stock Fund)投资组合经理约瑟夫·菲斯(Joseph Fath)说:“露丝一亮相就有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开始。”(普信资产管理公司是位于巴尔的摩的一家大型投资公司,也是谷歌的第四大股东,持股数量超过一千万股。)他说,“似乎确实发生了转变,变得更注重成本管理,更关注资本效率。也就是说,这是她到来的结果,同时显然也是谢尔盖、拉里和公司董事会的授意。但他们引进露丝强化了这一点。她能顺利进入状态,执行公司的这个愿景。”

尽管谷歌市值庞大(目前的数值是4540亿美元,仅次于苹果),但它为自己树立的形象一直是硅谷一个标新立异的角色。像波拉特这样的华尔街老手居然会加入谷歌公司,让硅谷许多人觉得意外。

但如果谷歌正在走向成熟,希望赢得投资者更多的信任,现年57岁的波拉特拥有的履历几乎完美契合谷歌首席财务官这个职位。她不仅仅曾经是摩根士丹利的首席财务官及其金融机构集团的负责人,还曾经作为并购专家处理过许多科技行业的交易,包括谷歌的首次公开募股。她毕业于沃顿商学院,是加利福尼亚本地人,目前还是斯坦福大学校董会的成员,而这个身份几乎是硅谷的终极认证。

波拉特“靠工作在摩根士丹利一路晋升,而且她起步的时候,女性在华尔街的人数严重不足”,专注于传媒、娱乐及科技公司的私募股权公司高地合伙公司(Elevation Partners)联合创始人罗杰·迈克奈米(Roger McNamee)说,“我不属于认为谷歌需要成年人监督的那个阵营。他们需要的是无穷无尽的新创意以及在这些创意间有效分配资源所需要的纪律。提高整个团队的多样性有助于第一点,而露丝在第二点上会格外有帮助,虽然谷歌目前已经比人们想象的要更自律。”

上周的营收电话会议之后,让投资者们倍感兴奋的恰恰就是这种对财务纪律的强调。华尔街投行Jefferies & Co.公司互联网科技分析师布莱恩·匹兹(Brian Pitz)在会议后撰写的一份研究纪要中称:“新任首席财务官露丝·波拉特将对支出管理和资本配置采取纪律更严明的做法。”

匹兹在摩根士丹利担任研究分析师的八年时间里曾经与波拉特合作过,包括谷歌上市的那段时间。

“许多人都强调她在那场营收电话会议上的存在感。”他说,“我认为她的表现非常出色。她到谷歌的时间并没有那么长,她也不可能一夜之间改变谷歌在支出问题上的作风。但人们对她加入谷歌将给这家公司的支出纪律带来的影响非常乐观。”

独立投行咨询公司Evercore消费者互联网分析师肯·塞纳(Ken Sena)称,波拉特在传递一个非常重要的讯息——控制支出。

“人们对他们长期以来的印象就是,他们到处乱花钱。”他说,“这种情况不会因为一份营收报告就发生改变,但有她在那里,同时她还显示出对遵守某些纪律的坚决态度,它就成了未来发展的一条线索。人们都说,或许还有大量可以砍掉的支出。如果是这样,谷歌或许会是一只表现更强劲的股票。”

他和匹兹两人都强调,虽然谷歌在加强成本管理方面显示出的迹象以及低于预期的资本支出是投资者们感到满意的原因,但好于预期的营收以及利润率的提高同样推动了谷歌股价的飙升。塞纳说:“真正让人们意外的是这三点一起来了。”

用波拉特自己的话来说:“必须明确,头等大事仍然是增加营收,而我们拥有广泛的机会。但追求营收增长显然与支出管理并不矛盾。”

这在投资者听来简直像音乐一般悦耳,而他们过去并不是经常能够从谷歌的最高管理层嘴里听到这些。前文提到的投资组合经理菲斯指出:“这是我们五年多以来第一次看到利润率提高。它意义重大。投资者们喜欢这一点。”

他和匹兹对这只股票的评级都是买入,依据的是越来越成功的YouTube,而波拉特也反复提到了它对谷歌近期营收增长的贡献。

匹兹说:“大量的增长确实来自YouTube。”尽管谷歌并没有分解给出它旗下这项大受欢迎的数字视频服务的财务数据,但波拉特强调:“YouTube观看时间的增长在加速,现在的年环比增速已经超过了60%,是我们两年来看到的最高增速。”

大多数投资者都“没有关注这一点”,匹兹说,“我们都说,人们线下花在电视上的钱要比搜索有史以来都多。这可能是一个巨大的机遇。有了露丝只是让这个故事又多了另外一个积极的要素。”

波拉特现在正在全球旅行,会见谷歌主要的投资者们(这也是谷歌称波拉特目前无法发表评论的原因之一)。相对于谷歌之前的高冷姿态,这是一个受人欢迎的变化。“根据我的经验,这是一种对过去的告别。”按日程本周末将与波拉特会面的普信资产管理投资组合经理菲斯说,“我们都很兴奋。我们从她在摩根士丹利那些年就认识她了。她懂科技。她还善于倾听,希望听听投资者们的愿望。”

当然,投资者们最大的愿望是谷歌股价继续上涨。波拉特似乎正在这方面努力,而且她的利益与投资者们的利益高度一致。谷歌称,截至6月13日,波拉特持有的谷歌股票是46367股,而这些只是她薪酬的一部分。她在这个职位上第一年的薪酬有望超过3000万美元。

今年6月16日,公布营收报告之前,她的股票价值接近2500万美元。几天之后,这些股票的价值就增加了近500万美元。

(译者:轩然)

来源:纽约时报

原标题:GOOGLE INVESTORS ARE WILD ABOUT RUTH PORAT

最新更新时间:09/21 21:55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