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签证中心乱象调查:钱交到哪去了?

签证中心在中国从无到有,再到成为一门生意,是最近十年内发生的事。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郑萃颖 实习记者 刘畅
编辑 | 韦杭

因工作和旅行频繁出境的石女士,几乎每年都要到签证中心办理签证。近两年她却发现,签证中心收费的名目似乎越来越多,金额也越来越高。

“以前办意大利和西班牙签证还行,今年坑得令人无法接受。”她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今年6月,她在某签证中心办理加拿大签证,网上约不到号,要另付1580元“拿号费”、1350元“VIP通道费”,加上签证费用,一共花了3800多元。

“签证中心的网上预约平台放出的号数量有限,你7月份申请,可能到9月份都排不上号,但只要缴纳1580元的费用,就可以省去排号的过程,直接去签证中心办理手续。”一位旅行社签证业务人员告诉界面新闻。

到了办理手续的环节,还有其他费用等着你。户口本翻译不规范,签证中心提供的翻译服务每页收费75元,翻译一本户口本就要数百元;签证办下来了,每寄送一份收取快递费65元,即便一家三口用同一个地址收签,也要交3份费用。

不仅个人申请签证被坑,旅行社在签证中心办理业务也得交“过路费”。签证服务中介程明告诉界面新闻,以往国内旅行社代送个人签证资料不需要特殊资格证明,只有团队送签才需要旅游局颁发的“黄白卡”,但从今年开始,某著名签证中心忽然不分团队、个人一律拒收,没有黄白卡的旅行社必须另交200元。

签证中心的收费问题甚至引起了外交部的关注。

今年5月,外交部领事司在“领事直通车”微信公众号发文,称有网民反映个别欧洲国家在华签证中心出现额外收费等问题,外交部领事司正向有关国家驻华使领馆了解情况并沟通意见和看法,希望有关国家驻华使领馆切实保障政策签证申请秩序,为双边人员往来提供便利。

或许是因为外界压力,据界面新闻了解的最新消息,石女士办理签证的签证中心已于上周悄然撤下“VIP通道”等项目,旅行社送签的额外收费也暂停收取了。

签证中心“产业链”

签证中心在中国从无到有,再到成为一门生意,是最近十年内发生的事。

李明在北京做了十几年签证代办,他记得,在签证中心出现之前,申请签证只能去使馆,而使馆办理能力有限,例如瑞士大使馆原先的签证受理办公室只有二三十平米,总共两个窗口,即便早上8点半去排队也不一定能在当天送上材料。

加上当时多数使馆没有中方人员维护网站,许多条目解释得模棱两可。例如要求申请人准备护照、照片、申请表,但具体多大的照片、护照有效期多久都没写明,导致申请人经常因为资料不合格被拒收。从外地赶来的申请人,往往得在北京住好几天,才能把材料递交上去。

当时,使馆门口经常停着一些私人面包车,现场加工申请材料。“这些面包车里有电瓶,连着打印机、复印机。如果你没有机票预订单,他们在门口给你现场做,一张收你800元,第二天再取消预定;户口本复印,一页10元,复印一本户口本就要100多;没订酒店,他们也能代订。有时候,零零碎碎能在面包车里花大几千。”李明回忆。

这些流动面包车证明了签证服务的市场需求。对于使馆来说,办理签证手续需要招聘签证官、租借场地,成本高昂,与使馆自身的工作目的也不相符;而对于签证申请人来说,自己准备材料、和使馆打交道,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双方都迫切需要专业的服务机构来处理签证申请工作。

最早发现签证生意商机的是印度人。全球最大的两家签证服务公司VFS Global和BLS均来自印度,从承包印度各国使馆的签证业务起步,逐渐扩展到世界各地。

目前VFS在全球有62个客户国家,在147个国家运营3093个签证中心;BLS有36个客户国家,在62个国家运营2325个签证中心。两家占据了全球各国政府签证业务的大部分。除这两家以外,承包各国签证业务的较大公司还有TLScontact,2007年创立,目前在90个国家运营超过200个签证中心。

2000年以后,中国出境游客数量迅速上升,这些签证服务公司也随之进入中国,如今中国已成为他们的重要市场,如VFS在中国有354个签证中心,而按照VFS签证中心总数和覆盖国家数量算,每个国家平均数为21个;根据VFS原母公司Kuoni集团财报,2015年VFS Global的营收有71%来自亚太市场。

中国各城市VFS签证中心数量

不过,在国内,签证申请人和旅行社日常接触到的并不是这些印度公司。

中国法律法规规定,提供外包签证服务的机构必须是本国地方性企业,并持有相关行业管理机构和工商部门的经营许可证,因此无论VFS、BLS还是TLS,在中国都要与中资公司合作,才能开展业务。

例如,VFS Global的合作伙伴包括北京双雄对外服务有限公司(简称“双雄”)、北京东方天晓出入境服务有限公司(简称“东方天晓”),以及前文提到的上海申慧因私出入境服务有限公司(简称“申慧”)等。

去年10月,国家移民管理局曾发布《关于取消因私出入境中介机构资格认定有关事项的通知》,取消因私出入境中介机构资格认定(境外就业除外),该通知意味着管理局在移民、出境中介市场放开准入,允许中小签证代理进入市场。

但目前看来,中小代理在签证办理流程中仍局限于非核心环节,即帮消费者准备材料、代送材料等,真正有能力与使领馆对接的还是那几家“老面孔”。

签证中心,到底赚不赚钱

对VFS、BLS等签证服务产业链上游企业来说,签证代办是一门好生意。

VFS原母公司Kuoni集团财报显示,2015年VFS Global的营收在集团总营收中占比9.5%,但在息税前利润EBIT中占到66.4%;签证板块在集团其他旅游业务亏损的情况下常年旱涝保收,并持续增长。(注:2016年欧洲领先的PE投资机构EQT收购Kuoni)

VFS的收入情况

对于中智、申慧等“二包工”来说,要从签证上赚到钱,却没有那么容易。

在VFS旗下多个北京签证中心工作过的员工王佳佳告诉界面新闻,签证中心的收入主要包括两部分:基础服务费,不同国家标准不同,平均下来每个申请人100元左右;拍照、打印、“VIP通道”等附加项目费用。签证中心的成本则包括付给外方公司VFS的固定费用,以及场地和人力成本。

场地费是签证中心成本的大头。使领馆和外方公司对签证中心有硬件要求,比如意大利要求签证代理公司必须有展厅,否则就不能代理他们的签证中心业务,这些条件都意味着更高的租金成本。例如,上海申慧运营的签证中心位于外滩,有整整四层楼;而在北京,中智经营的签证公司位于芳草地,每平米月租金达1000多元(租房平台数据)。

北京某公司签证部经理刘伟达认为,签证中心正在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一方面,越来越多省市新开设签证中心,业务不断分流;另一方面,随着部分国家签证政策放宽,从一年签放宽到几年多次签证,签证申请者不再需要每次出国都办一趟签证手续。

这导致签证中心开始提高服务费价格。“想赚更多钱,只能在提供服务上想办法,比如照片、快递费、贵宾费。”他说。

如刘伟达所述,签证中心依靠底薪加提成的薪资制度,用额外服务费收入来补贴人力成本。王佳佳告诉界面新闻,北京签证中心一线工作人员的基础工资在3000元左右,双雄运营的签证中心基础工资在4000元左右,其余靠服务费提成,平均每月的提成收入在200到1000元不等。“南方城市提成会高一点。”她说。

程明也表示,上海签证中心员工的基础工资约3000元,提成收入可以与工资持平。“相当于变相鼓励员工去开发潜在增值渠道,比如每单快递提成2元,每拍一张照片也是2元,短信提成1元……平均每个申请人提成4-5元,一天经手30个号,大约获得提成100多元。”程明介绍。正是这种模式,引发了消费者的不满。

界面新闻就收费问题联系了多家中方运营机构,均未得到回复。VFS Global方面则回应称:“签证费用和申请签证服务费用,由相对应的政府同意许可。”

从事旅游业法律咨询的李志轩向界面新闻分析认为,签证费价格由各国使领馆定价,签证代办价格则由代办机构定价,签证中心收取服务费用是合法的。而消费者反馈的签证中心不合理收费行为,按照《价格法》的规定,只要是在境内发生的价格行为,均由价格主管部门管理。

“签证中心收费的高低,由其自行定价,在竞争中形成。去年国家移民局取消签证资质审批,但签证中心能否有效与各国使领馆对接提供代办签证服务,并不是谁都能办得到;目前具有代办签证能力的机构是否可以有效竞争,从而形成竞争价格还很难说。物价部门对于其中的收费乱象有权担负监管职责。”李志轩认为。

而对于签证中心来说,真正强劲的竞争对手已经出现,那就是电子签证。

VFS在回复界面新闻采访中谈到,VFS Global最近发布了泰国的电子落地签服务,有助于前往泰国的旅客快速通关。“手机签证申请服务在中国变得非常受欢迎,相当于把签证中心搬到了申请者的家门口。当代中国旅行者都希望每一步的旅行过程都更快速和舒适,所以我们也在和我们的客户政府推进实现更便捷的签证服务。”VFS称。

一位在斯里兰卡北京签证处工作过的员工告诉界面新闻,“更多的审核流程增加了繁冗的环节,不利于更快获得签证。而电子签更容易在一些以旅游为重要产业的旅游目的地国家实现。”

(应受访者要求,程明、刘伟达、王佳佳、李明均为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1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