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长安十二时辰》美术指导金杨:长安就像北京,多少人挣扎、奋斗,对它又爱又恨

“你既然是做一个唐朝风格的东西,就有责任把真实的东西展现给大家看,街道就是很宽,人在上面就是很小,不要去营造一些你觉得很美的东西。”

长安西市的热闹景象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记者 | 刘燕秋

编辑 |

1

金杨从业十余年,以前拍戏,筹备两三个月,拍摄两三个月,最多半年,一部戏也就完成了,但《长安十二时辰》给了他从未有过的体验。2016年9月开始在北京筹备,2017年转到象山,看书、画图,7月开始搭建外景、制作道具,11月正式开机,一直到2018年6月杀青,回到北京,他才发现,已经过去快两年时间了。

《长安十二时辰》在这个夏天的火爆已无需详述。前期没有太多宣传,上线当天豆瓣评分达到8.8分,高口碑甚至带动了西安美食文化、旅游行业的火爆。你或许感慨于孤胆英雄张小敬的挣扎,或许对美轮美奂的盛唐气象心向往之,然而在镜头之外,仍有你所未见的故事。

这部剧制作成本近6亿,在巨额成本中,美术和置景花费最大。当手里还只有原著作者马伯庸的半部小说,如何将纸面上的故事变为千年前那个繁华之下暗流涌动的上元灯夜?这正是金杨所在的美术团队需要完成的工作。

把时间拉回到最早的筹备阶段。在导演曹盾眼中,《长安十二时辰》的主角不是张小敬,不是李必,而是长安这座城市。长安是什么样的?马伯庸在《长安十二时辰》的后记中写道,长安城是一个梦幻之地:“一个秩序井然、气势恢宏的伟大城市,三教九流、五湖四海的诸色人物云集其中,风流文采与赫赫武威纵横交错,生活繁华多彩,风气开放多元。”金杨对此的理解是,长安是一个萦绕着所有人物的大环境,“你怎么看长安,就决定了你将采取怎样的行动。”

金杨对古代文化一直很有兴趣,也喜欢做古装剧,但参与这么大规模古装剧的机会并不多。之前他做过电影《画圣》的美术指导,也是唐朝戏,还夺得了第十五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传媒大奖最佳美术奖,尝试算挺成功。当他读完《长安十二时辰》的前半部,觉得这个小说情节紧凑,同时在美术上也有很多可以展现的空间。

美术指导金杨在剧组

不同于以往的历史、权谋剧,金杨觉得,《长安十二时辰》可以描绘唐代长安三教九流的生活画卷。“把长安从头切到底,可以看到很多层次,从宫廷王府,到各种店铺和街道,再到地下城里的乞丐和牢笼。”在过往的古装剧中,宫斗争权都是发生在上层的,底层百姓都是陪衬,但在《长安十二时辰》的长安城里可以看到普通人是怎么生活的。金杨觉得,这点点滴滴也可以映射到现代人的生活,“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我们如何背井离乡,怎么挣扎和奋斗,得到自己想要的,对很多东西又爱又恨”。

在前期筹备过程中,美术团队要先完成总体设定,再设计具体到每个场景的草图、气氛图、制作图,之后就可以按照图纸施工,最后再进行调整。有两三个月时间,金杨都是在看小说,和团队讨论一些大场景的构想和拍摄的细节。

整体色彩的设定是第一步。结合考古发现和历史文献资料,金杨觉得,唐代在视觉气质上很难用一个词概括,一方面它是雄浑的,有那种刚健、大气蓬勃的气质,另一方面,又很瑰丽,各种色彩的融合度非常高。唐代建筑很大的特点就是朱红色和白色为主,因此这两种颜色构成了《长安十二时辰》整个视觉面貌。

金杨说,以前提到唐朝就会想到大红色,但其实这个颜色范畴太概念化了。“不同民族不同文化汇集在长安城里,你会看到很多想象不到的东西。”在红色的纯度上,美术组挑选了很多色卡,在建筑上反复实验,看能不能呈现出想象中的感觉。在施工阶段,颜色在建筑上刷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再用水冲,为的是把木纹体现出来,得到一种很质朴的感觉。

色彩呈现也根据不同场景分了很多层次。宫廷的建筑以朱红色为主,但红色强度也有不同,到花萼相辉楼,唐玄宗宴请百官的地方,色彩浓度达到了顶点。平民百姓用的则是比较灰暗的原木色,地下城里住的是被社会淘汰、抛弃的人,他们不受官府管束,自生自灭,所以颜色用得更暗,剧组设置了木板等障碍物遮挡,阳光只能透过缝隙洒下来,以此营造一种晦暗的气氛。

唐玄宗宴请百官

尽力还原大唐的一天,这是导演曹盾最早确立的宗旨。机会来了,金杨也不愿意只做一个想当然的东西,他希望花一些功夫做一个结结实实的东西——把一千年前的国际大都市立体而有质感地展示在人们面前,包括作者笔下那些神秘、富有想象力的空间,靖安司、花萼楼、大仙灯等等。具体到操作上,金杨的宗旨是,有历史原型的就依据历史原型,没有的就看看有没有其他影视剧可以参考,从中捕捉到一些蛛丝马迹,再按照自己对唐朝审美的理解进行设计。

底线是整体必须体现唐朝的氛围,不能出现断代的错误,“比如说唐朝不能出现明清的东西,这种错误在剧里基本没有”。

大仙灯远景

以剧中多次出现的大仙灯为例,这个建筑的设计贯穿了整个制作过程。最早的草图是金杨刚进组看完剧本就画好的,用了不到一周时间,也得到了导演的认同。大仙灯是献给唐玄宗的礼物,代表着上元节灯会的高潮,但这个灯是马伯庸想象出来的,没有任何可供参考的资料,美术团队只能自己展开设计。金杨当时就想,原著里大仙灯在花萼楼对面,唐玄宗可以在楼顶凭栏远望,既然花萼楼已经是一座楼了,旁边再建一个常规的楼是不是有点重复?他们于是决定把大仙灯做成一座仙山的形状。山什么形状最好看?里面有什么?出现什么样的机关又不乱又好玩?之后,他们又花了很长时间丰富这座仙山。

最终就有了我们在剧中看到的大仙灯——远看是一座漂亮的仙山,里面还有各种装置和机关,比如花草树木甚至走兽飞禽,还有12个灯房,每个灯房里有相应的时辰守护者,每个守护者的雕像又有不同的颜色和形象,最后,山顶的山石还会像孔明灯一样飞出来,呈现出一个老子的形象。

“为什么是老子?因为皇家一直认为自己是道教的后人,唐玄宗也特别信奉道教,爱好修仙。”金杨觉得,不可能只是做一个好玩的东西出来,诸般设计必须还得有文化上的内因。大仙灯内部的机关是基于当时的生产力设计的,依据的都是齿轮咬合之类的物理原理,没有超越时代的器械。

大仙灯近景
十二时辰守护者
十二时辰守护者之酉神概念图

很多看过《长安十二时辰》的人觉得,这部剧对唐代面貌的还原度很高,但金杨告诉界面文娱,这些其实都是设计而不是还原。因为《长安十二时辰》要展现的是长安城的方方面面,如果按照博物馆里那些文物复原,根本完不成这个戏,更何况,一个贩夫走卒吃饭用的碗、坐的椅子是什么样的,这些鲜有记载。“只不过是设计出来让你觉得,好像挺对,特别有唐朝味道。”为了营造上元节灯会的氛围,道具组制作了上千个颜色、造型各异的灯笼。“留存下来的唐朝建筑我们也只找到了三四个,更别说灯笼那么脆弱的东西了,谁也没见过,只能推断。”

靖安司的视觉呈现也体现了这种基于想象的设计。马伯庸的原著中,靖安司是孙思邈旧宅,一个普通人的故居能有多大?金杨觉得,旧宅没有太大的想象空间,而且空间狭小,连书中提到的沙盘都放不下,所以在靖安司的设定上改良了一下。那么大体量的地方能是什么?金杨想到了庙宇。“我们想到旁边可能是一个皇家的道观,道观挨着有一些偏殿,最终把它设置成一个荒废的偏殿,里面供奉着28星宿。” 靖安司是在三千平米摄影棚里搭建的,据金杨估算,占地面积在一千平米左右。

靖安司设计草图

按照这样的设定,美术设计就有了比较合理的前提。殿很高大,可以容纳很多元素,正如我们在剧中看到的,靖安司里既有神像的肃杀,也展示了李必领导下一群文官紧锣密鼓的工作状态,形成一种奇妙的气氛。而靖安司的职能区域划分和原本建筑道观设定的综合,决定了整体色调沉稳庄重,也在色彩上和宫廷的鲜亮形成对比。

剧中呈现的靖安司
靖安司里的道教雕像

剧中最能体现时代气息的还是普通人出没的寻常巷陌。长安有108坊,分为东西两市,西市尤为热闹。在金杨看来,《长安十二时辰》在街道设计上最大的特点是遵循法度,做得写实。

他们查阅了历史记载,发现当时的长安除了少量高大建筑,基本上都是平房,街面上以一层的房子为主,稍微高一点的就是小阁楼,“不可能旁边人家都是一层,你家建一个三层的,这样你可以窥探别人家,属于犯禁”。街道也设计得很直很宽,按照当时记载,长安划分为108个方块,方块和方块之间都是笔直的街道,从这头看到那头,可以看到几公里以外。“路很宽阔,主街朱雀街宽度达到120米,相当于我们北京城长安街那个宽度。”

经过考证设计出的街道完全不是一些影视剧里面营造的繁华状态——路很窄小,旁边三四层酒楼。金杨觉得,那些设计也许很好看,但跟唐朝的长安没什么关系。

长安西市街道草图

他想为观众提供点儿不一样的感受。不能说观众觉得那样不好看,是不是得考虑观众接受程度?他觉得这种顾虑是不对的。“你既然是做一个唐朝风格的东西,就有责任把真实的东西展现给大家看,街道就是很宽,人在上面就是很小,不要去营造一些你觉得很美的东西。”

最近几年,追求电影质感似乎成了电视剧从业者的一种追求。但在金杨看来,电影级质感只是大家约定俗成的说法,其实也有不太科学的一面,“我们追求的是一种作品的完成度,尽量减少遗憾”。但他也知道,任何一部剧都有时间、资金、人员上的限制,没有办法做到百分之百的完美。

《长安十二时辰》虽然好评如潮,但也有一些网友指出某些地方不是他想象的那样。金杨举了个例子,比如一些屏风上的画就不是唐代的画,但他说这种遗憾他可以接受。因为没有那么多唐朝的画留下来,美术团队也只能选取一些接近唐代风格同时符合那个场景气质的画。金杨觉得,如果真要追求完美,就要找专业的画家,按照唐代的绘画风格,重新创作,但这也存在问题,现代人画的东西不可能完全符合唐代审美,而且那么多场景,每个屏风都要创作吗?“在那么大的制作量面前,这种细节上的东西是永远是做不完的。”

拍摄期间,遇到最大的困难是当地气侯造成的制作上的难度。美术组不到20个人,金杨和杨志家任美术指导,配合他们工作的还有制景、道具等执行团队,加起来也有几百号人。夏天特别热,日照非常强烈,只能倒班让工人休息,早晨早一点出工,中午就休息,吃西瓜,睡午觉,晚上稍微凉快点的时候再加班。秋天的时候,一连下很多天雨,工期也会受到影响。

金杨在象山影视城

筹备过程中,金杨甚至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他过着一种与世隔绝的生活,住在影视城旁边小镇上为剧组准备的宾馆,推开窗户,望到的就是一片田野。“不会像咱们城市里,每天要上班、堵车、出去应酬什么的,但是也要不停做计划,准备不同的材料,制不同的景。”

开拍之前,导演跟他说这部剧可能要筹备一年多时间,金杨还觉得自己未必能坚持下来,后来发现越做越有兴趣,也有很大空间去发挥自己的才能。“这种机会其实并不多,我也觉得值得花一些时间,做一件我们觉得有意义的事。”金杨告诉界面文娱。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