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ONE冠军赛集团总裁郑华峰:我们为什么要做电竞

7月底,ONE Esports宣布将于年底推出相关电竞赛事,其中《DOTA2》将作为重点选择项目。那么,为什么会选择《DOTA2》呢?相比于其它第三方赛事,他们的优势又在哪里呢?

文|体育产业生态圈 

7月29日,一条特殊的新闻刷屏电竞圈——亚洲领先的格斗竞技IP ONE冠军赛的电竞公司ONE Esports宣布将于2019年底推出相关电竞赛事。

其中,《DOTA2》作为ONE Esports的重点选择项目,他们将围绕其推出世界职业邀请赛,首两届赛事将在东南亚地区展开,邀请12支世界顶级《DOTA2》职业俱乐部参与,每场奖金池为50万美元。具体信息如下:

2019年12月20日-22日,ONE Esports计划将在新加坡室内体育馆举办自己的首届赛事——ONE冠军赛《DOTA2》新加坡世界职业邀请赛;

2020年4月17-19日,ONE Esports计划将在印尼首都雅加达的雅加达会展中心举办自己的第二届赛事——ONE冠军赛《DOTA2》雅加达世界职业邀请赛。

关于选择《DOTA2》项目作为主推的原因,ONE冠军赛集团总裁郑华峰向ECO电竞派表示:“《DOTA2》是一个全球火热的电竞项目,特别是在我们ONE冠军赛的几个比较成熟的受众市场,比如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新加坡,在这几个地区中《DOTA2》的视频观看量均排前三, 包括在中国《DOTA2》的热度同样也排在前三位。”

在郑华峰看来,游戏热度是选择标准的一大重要原因,另一大原因则在于游戏厂商的电竞赛事授权问题。相比于《英雄联盟》等项目,《DOTA2》有着更加开源化的授权赛事生态,举办比赛相对不会受到太多其他因素的掣肘,利于ONE Esports以自身为核心去搭配资源。

除了《DOTA2》项目外,ONE Esports还将于今年10月5日-6日在日本东京举办“ONE冠军赛《铁拳》邀请赛”和“ONE冠军赛《街头霸王》挑战赛”两项格斗电竞赛事。

这两项活动将于10月13日在东京打响的ONE冠军第100场赛事前一周的格斗嘉年华上举行。赛制上将会邀请日本9位最顶尖的格斗游戏玩家,以游戏中的3位角色对战3位角色的模式来进行。

从逻辑角度而言,《铁拳》和《街头霸王》这两个游戏都是FTG格斗类游戏,与ONE冠军赛主营的搏击赛事非常契合,受众人群也较为贴切。

在电竞文化更为深厚的中国,搏击赛事配合FTG格斗类游戏同时出现,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2016年1月,时值另一项格斗赛事IP英雄榜的正赛预热,当时如日中天的乐视体育就在北京奥体中心举办了一场规模宏大的“英雄榜·格斗电竞嘉年华”活动,同样是组合了《铁拳》、《街头霸王》、《罪恶装备》等多款热门主机FTG格斗类游戏,吸引了大量爱好者到场参与,彻底点燃了奥体中心的搏击运动氛围。

统一IP、统一宣传是当时乐视体育这项活动成功的一大要诀,郑华峰对此也十分认可,这点也直接导致了在外界普遍认为电竞第三方赛事集体式微的年代,ONE Esports要坚持打造第三方赛事的原因。

“ONE冠军赛的IP已经经营了八年了,已经有了一定的群众基础,所以第三方游戏版权方跟我们合作,可以借由ONE冠军赛平台将游戏推广至更多的非电竞人群,ONE冠军赛也能通过游戏的内容触达格斗粉丝以外的群体,这是一个双赢的合作。当然如果想要达成我们的目标,成为电竞中心,我们一定还需要开发和拥有自己的游戏IP。”郑华峰如是说道。

这位集团总裁的信心,来自于ONE冠军赛官方测算的原生用户与电竞用户的贴合数据。

据悉,在ONE冠军赛的原生用户中有62%的人会收看电竞比赛或视频;同时在电竞用户群体中,平均有25%的人同时也是搏击运动的爱好者或者观众,这个比例尤其是在菲律宾等国家甚至达到了45%,也就是说几乎有近一半的电竞用户同时也是格斗用户。

在上述高度贴合的基础上,郑华峰认为ONE Esports的所办赛事虽然是新进第三方赛事之身,但ONE冠军赛的IP影响力足以为其高度赋能,因而在起点上就能压过同行的其他第三方赛事不少。

“你想,我们不久前刚开设的电竞咨询类网站oneesports.gg,才短短三个月时间就已经成为了东南亚地区最大的电竞类资讯网站,平均每天产出40篇行业报道,有4种语言选择,每个月有180万的浏览人次,300万的网页浏览量。这个案例的成型速度之快,让我绝对相信ONE Esports的前景坦途。”

同时为了让ONE Esports旗下赛事能够有更高的出发点,ONE冠军赛计划以自身传统体育的标准,为电竞赛事铺设等量的宣传资源。目前ONE冠军赛的主播通达140多个国家和地区,覆盖26亿人口,每年会有超过40场赛事与活动,至少在9个国家有所落地,以上这些ONE冠军赛积累的优势资源,都将在未来ONE Esports旗下电竞赛事所用。

尽管目前单纯从奖金角度来看,ONE冠军赛将要推出的两场《DOTA2》赛事奖金距离Major赛事100万奖金、TI赛事3000多万奖金都有着较大差距,仅仅稍高于Minor,但无法取得TI积分的情况,这或许会对顶级职业俱乐部的吸引力产生疑问。

但郑华峰对此较为乐观,他认为ONE冠军赛除了赛事业务之外,其真正的核心能力在于传播质量与效果的把控——就像ONE冠军赛在传统体育中塑造明星的能力,ONE Esports旗下电竞赛事相比于传统电竞赛事的不同点,便是会更专注于向大众讲述选手和俱乐部的故事,改变市场上仍旧存在的电竞舆论问题,让电竞选手和俱乐部也能像ONE冠军赛一样,成为英雄故事被广为传唱。

聊到最后,郑华峰告诉ECO电竞派,他未来在电竞上的最大心愿,还是想把ONE Esports旗下赛事尽快带到中国。

“我一直在强调中国是我们大版图中最重要的一块市场,但是同时它也是用户属性很复杂很独特的一个市场,需要有足够的耐心去慢慢培育和发展,我相信等时机成熟的时候,你们一定能在中国见到ONE Esports比赛的。”

从创立运营亚洲顶级的搏击赛事IP,到下定决心成立电竞业务拓展市场,2019年ONE冠军赛的这一步决策之果断,的确令行业上下为之震惊。在互联网新媒体的大时代中,受其大量裨益的电竞产业一直有个悬在空中的命题——如果再往其中导入如大型传统体育赛事般的海量传统传播资源,电竞的潜力还会绽放到何处。

2018年的雅加达,尽管对中国从业者和观众而言不算完美,但已经能够初窥之潜力。这个命题的下一个答案,现在需要ONE冠军赛来交出答卷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