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爱泼斯坦之死疑点重重:狱警不足狱友被转移,尸检未确定自杀

特朗普也加入助推阴谋论扩散的行列。

抗议者在美国联邦法院外举着杰弗里·爱泼斯坦的照片。66岁的爱泼斯坦涉嫌参与组织未成年少女从事性交易。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田思奇

涉嫌组织未成年少女性交易、与政商名流交好的美国亿万富翁爱泼斯坦(Jeffery Epsteain)于当地时间周六(8月10日)在纽约的监狱里死亡。这桩案件迅速在网上发酵出阴谋论,当天监狱内的诸多细节则引出更多谜团。

纽约大都会惩教中心声明显示,周六清晨6点半左右,66岁的犯人爱泼斯坦在他的牢房内被发现没有反应,随后被医护人员宣布死亡。他在7月初因新出现的性侵案证据被捕。官方称,爱泼斯坦死因为自杀。

上个月,在牢里已待了数周的爱泼斯坦被人发现脖子上有自缢的伤痕,监狱官方随后将其置于自杀监控之下。但监控已在7月29日解除,此后爱泼斯坦返回拥有额外安保措施的特别单元牢房之中。

媒体报道显示,爱泼斯坦死亡前并没有得到足够的监视。一名执法人员对《纽约时报》表示,监狱警卫应该每隔30分钟检查一次爱泼斯坦的情况,但这在爱泼斯坦看似自杀前的那天晚上并没有实现。并且和爱泼斯坦同在一间牢房的原本有一名狱友,但到周六清晨时这名狱友已被转移,转移原因不明。

另一位熟悉监狱运营情况的人士告诉美联社,在爱泼斯坦自杀的当天早上,他所在牢房警卫的加班情况很严重,为的是弥补人员短缺。这位知情人士说,大都会惩教中心特别单元牢房的工作人员中,有一名警卫已连续第五天加班,另有一名警卫则被强制加班。

CNN则援引消息人士指出,按照规定,从自杀监控下离开的囚犯不能单独被关在牢房里。如果囚犯看起来睡着了,警卫有必要确定他们没事。如果警卫谎称进行了巡查而实际上并没有完成任务,那就有可能受到刑事起诉。

爱泼斯坦所在的大都会惩教中心建于1975年,是一座12层砖砌建筑,距离曼哈顿下城的两个联邦法院只有一步之遥。它曾经收容过不少知名罪犯,例如美国黑社会甘比诺家族的头目约翰·戈蒂、1993年纽约世贸中心爆炸案策划者拉姆齐·尤塞夫,以及在上个月被判处终身监禁的墨西哥毒枭“矮子”古兹曼。

当地时间周日(8月11日)晚间,纽约市首席法医芭芭拉·桑普森(Barbara Sampson)发表声明称,爱泼斯坦的尸检已经完成,但还需要更多信息才能确定死因。

桑普森说,该市一名法医对爱泼斯坦进行了尸检,另一名由爱泼斯坦律师聘请的私人病理学家迈克尔·巴登(Michael Baden)旁观了这项检查,桑普森表示,旁观是常规程序。巴登曾在1970年代末担任纽约市首席法医,在1994年轰动一时的“辛普森杀妻案”中被传唤为专家证人。

1980年代初,爱泼斯坦从投资银行离职以后开始为财富超过10亿美元的客户管理资金。牵扯进未成年性交易丑闻的他曾和现任总统特朗普、前任总统克林顿、英国王室安德鲁王子等多位政商名人打过交道。因此,爱泼斯坦的离奇死亡令许多网友不相信自杀之说,并认为一定是有身居高位的人谋害了他以便“封口”。

就连特朗普本人也加入助推阴谋论扩散的行列。他分享了保守派喜剧演员特伦斯·威廉姆斯发在Twitter上的视频,称克林顿及其妻子前国务卿希拉里对爱泼斯坦的死亡负有责任。不过和其他所有阴谋论类似,这条视频并没有提供令人信服的证据。

相关阅读:美国“当代盖茨比”爱泼斯坦自杀:他带走了政商名流多少秘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