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富贵终成浮云,“鞋王”濒临退市

停牌3年之后,有着“中国真皮鞋王”之称的港股上市老牌鞋企富贵鸟(01819.HK)走到了退市的边缘。

图片来源:东方IC

文 | 债市观察

富贵鸟折翅,“鞋王”家族一声叹息。

停牌3年之后,有着“中国真皮鞋王”之称的港股上市老牌鞋企富贵鸟(01819.HK)走到了退市的边缘。

8月12日富贵鸟发布公告称,8月9日香港联合交易所向该公司发出函件,告知该公司股份的最后上市日期将为2019年8月23日,而股份上市地位将于2019年8月26日上午9时起取消。

从2016年9月1日至今,富贵鸟已停牌近3年,彼时其股价仍有3.88港元/股,总市值51.89亿港元(约合46.76亿元人民币)。如今,随着公司取消上市地位,数十亿市值的股票恐将真的从“纸上富贵”化作一堆废纸。

1、史上最低公司债记录

其实,富贵鸟退市在去年就已露出端倪。因长期停牌,2018年公司就曾收到过港交所“警告”。而富贵鸟似乎也有所准备,公开报道显示,其曾预计如果到2019年7月31日公司还未达成经修订复牌条件、恢复股份买卖,港交所将建议上市委员会取消公司的上市地位。

这一天果然来到。

小债发现,富贵鸟的“坠落”与其债务问题的爆发不无关系。2015年4月,富贵鸟曾发行8亿元2014年公司债券(“14富贵鸟”),主承销商为国泰君安。

2018年2月,国泰君安发布公告称,富贵鸟及其子公司存在大额违规对外担保事项及资金拆解事项,截至2018年2月28日,富贵鸟资金拆借金额合计至少42.29亿元,而发行人至少存在49.09亿元资产金额可能无法收回,再加上发行人可动用的活期存款及流动资金不足1亿元,若发行人回售日前无法对相关资产收回并变现,则回售资金兑付将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消息一出,市场哗然。当年3月1日,停牌近一年半的“14富贵鸟”恢复交易,首个交易便从100元/张暴跌至8.56元/张,累计跌幅91.75%,创下中国资本市场史上最低价公司债产品纪录。此后不久的3月21日,富贵鸟便因涉嫌公司披露和债券募集资金使用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公开信息显示,富贵鸟先后发行三只债券,即8亿元的“14富贵鸟”,4亿元的“16富贵鸟SCP001”,以及13亿元的“16富贵01”。目前,“14富贵鸟”和“16富贵01”已相继出现实质性违约,涉及资金高达21亿元。

在此期间,富贵鸟的信用评级开始直线下滑,一路由AA下调至C级,跌至最低级别。

债务危机的压力对富贵鸟实控人林氏家族也产生较大影响。2017年6月,富贵鸟联合创始人林国强意外去世。公开信息显示,林国强在富贵鸟11起金融借款合同案件中做了担保人,涉及金额高达2.9亿元。当时,银行提出诉讼请求,要求追究其配偶及子女作为第一顺位继承人在继承遗产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当年12月,或许为避免陷入债务纠纷,林国强子女当庭宣布放弃继承父亲所有财产,令人唏嘘。

据国泰君安6月28日出具的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7月26日,富贵鸟总资产为45.2亿元,负债总额34.7亿元。如今,早已进入破产重整的富贵鸟如何归还这数十亿的债务?(

2、“以鞋抵债”,机构亏惨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2019年5月网上曾流传一份富贵鸟的债权清偿方案,该方案中富贵鸟的普通债权清偿率仅为2.5%。以如此低的清偿率,还不是全部用货币资金清偿,其中一大半还要靠购物代金券来偿还,即100元的债券最终能换来1.11元现金加1.63元购物券。债权人在取得购物代金券3年内,可持券按票面金额到指定直营门店消费提货。

按照这个清偿方案,100元的债券最终到手1.11元现金和1.63元购物券。小债到某平台看了一下,一双富贵鸟的皮鞋价格在200元左右,要买这么一双鞋,手里如果没有上万张的债券还真搞不定。

继雏鹰牧业的“以肉偿债”之后,富贵鸟的“以鞋抵债”同样令人大开眼界。而面对富贵鸟这一“烂摊子”,被牵涉其中的投资机构头疼不已,甚至有可能面临“血本无归”的窘境。

公开信息显示,富贵鸟涉及的债权人超过200家,其中涉及金额较大的有天弘基金、申万宏源、创金和信基金、第一创业证券与中融基金等。

比如天弘基金旗下天弘债券向日葵2号资管计划、天虹债券向日葵11号资管计划分别拥有1.17亿元和1.07亿元债权,合计2.24亿元。如果若按照“以鞋偿债”的方案,天弘基金2.24亿元债权,大概能获得249.45万元现金外加364.83万元等值代金券。

除了天弘基金、申万宏源外,中融基金、中信建投基金以及华商基金同样损失不小。其中,中融基金旗下共6只产品,涉及资金合计超过7000万元;中信建投基金旗下共有8只产品踩雷,涉及资金合计接近1亿元;华商基金旗下共有5只产品踩雷,涉及资金超过9000万元。

显然,无论是个人投资者还是投资机构,面对今天的富贵鸟都一言难尽。而他们之所以都纷纷“踩雷”,与富贵鸟过往的光环不无关系。

3、“中国鞋王”早有隐患

石狮市旅游纪念品厂是富贵鸟的前身,建立于1984年,由董事长林和平和19个堂兄弟联合创办。

后来由于经营理念不同,1989年富贵鸟的持股股东从20人减少到林和平、林和狮、林荣河与林国强兄弟4人,林和平担任厂长。同年,工厂重新制定了经营战略,实现了从人造凉鞋、拖鞋向真皮休闲鞋业务的转变,并注册了“富贵鸟”商标。

1990年,富贵鸟接收到一万双来自前苏联的鞋子出口订单,业绩实现大幅上涨。1995年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开始生产男装皮鞋,1997年将生产线扩张至女鞋。

此后,富贵鸟的生意便风生水起,曾多次获得“中国真皮鞋王”、“中国驰名商标”等称号。2012年更是跻身国内第三大品牌商务休闲鞋产品制造商和第六大品牌鞋产品制造商,彼时富贵鸟拥有2000余家品牌专卖店,工厂人数接近上万名。

2013年富贵鸟成功在香港上市,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

上市之初,富贵鸟的业绩仍处于增长状态。2013年、2014年,富贵鸟整体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29.19亿元、29.4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19亿元、5.58亿元。营收增速虽已开始降低,但仍可算差强人意。

进入2015年之后,富贵鸟的业绩开始出现明显下滑,当年公司净利为3.9亿元,同比减少13.09%。进入2016年,富贵鸟零售门店数量开始明显削减,线下门店销售渠道遭受极大挑战。到2017年上半年,富贵鸟甚至开始亏损,净利润为-0.11亿元,出现富贵鸟近年盈利首亏。

富贵鸟为什么一步步走向泥潭?2015年可以说是一个拐点。其中抛开受行业整体环境影响之外,与富贵鸟投资金融业务不无关联。

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5月,富贵鸟与深圳中融资本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中融资本”)达成合作,以1000万美元投资其旗下P2P平台共赢社。同年10月,富贵鸟入股叮咚钱包,中融资本为叮咚钱包的运营主体,同时富贵鸟子公司富银金融间接持有中融资本80%股权,成为其大股东。除此之外,富贵鸟还有一家小额贷款公司即石狮市富银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据了解,共赢社现已退出网贷平台;叮咚钱包办公场所也是人去楼空。

而从2016年开始,富贵鸟高层开始进入人事震荡,多位核算师、财务总监、董事辞职。而据相关辞职信显示,辞职与财务、公告披露及其他问题相关。

可见,彼时富贵鸟的财务问题已暗藏了后来的隐患。

也正是从2016年9月起,富贵鸟以需要额外时间完成编制供载入中期业绩等为由宣布停牌,这一停就是长达3年时间,直至如今取消上市。面对富贵鸟破产重整、取消上市的结局,你怎么看?欢迎留言说出你的看法。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