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眼癌女童”家属诉作家陈岚案开庭,陈岚称相关言论系转发不构成侵权

2019年8月14日,“眼癌女童”王凤雅家属诉作家陈岚案一审开庭。庭审主要聚焦诈捐、名誉侵权等细节,本案未当庭宣判。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曾金秋

编辑 |

1

2019年8月14日,“眼癌女童”王凤雅家属诉作家陈岚案在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庭审主要聚焦诈捐、名誉侵权等细节,此案未当庭宣判。

王凤雅家属代理律师施晓俊介绍,为了本次庭审,上海闵行区法院派出了7人组成的合议庭。“法院很重视,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合议庭。”

河南三岁女童王凤雅,2018年5月4日因视网膜母细胞瘤离世。

2018年4月开始,“大树公益”微博账号@小希望之树 和@作家陈岚 曾发微博质疑患癌女童王凤雅的家人,称其募捐之后消极治疗,重男轻女,涉嫌诈捐。

5月24日,某公众号发布文章《王凤雅小朋友之死》,指责其母杨美芹利用女儿患病在水滴筹、火山小视频等平台上募集善款15万元,却没有将善款用于治疗女儿的疾病,而是用来治疗小儿子的唇裂,“利用小凤雅存活的希望诈骗”。

随后,王凤雅家人遭网友声讨,小女孩家属、志愿者一度陷入互不信任、互相指责的“罗生门”。此事在网络上发酵后,王凤雅的母亲杨美芹一度精神失控,进入当地一家精神病院接受治疗。

5月26日,@作家陈岚 开始在其微博公开致歉,自称其“从未说过善款15万、挪用”,但不否认她曾经“激怒攻心报警,口吻激烈。没考虑到家属的感受。”

5月30日下午,王凤雅母亲杨美芹对媒体表示,虽然@作家陈岚 微博上表示了歉意,但其家人无法接受。她同时表示,将依法维权,如果协商无果,会起诉参与炒作此事的相关公益人士。

2019年6月18日,王凤雅一家起诉作家陈岚侵犯名誉权一案举行庭前会议,交换证据。

施晓俊介绍,王凤雅家属诉讼请求包括:要求陈岚在河南、上海等地报纸公开向原告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在陈岚的微博上公开置顶道歉声明,并且置顶不少于两个月时间;赔偿原告经济损失8万元、医疗损失3130元,精神损失费5万元。由于陈岚发布的不实言论,导致不明真相的网民通过短信、电话对小凤雅家人进行言语攻击,王凤雅家人长时间无法出门,导致农田荒废、家里的面包车无法正常营运,这部分经济损失,经测算为8万元;另外,由于精神压力,王凤雅的母亲杨美芹患上抑郁症,已产生3130元医疗费。

施晓俊介绍,8月14日的庭审聚焦六个方面问题:王凤雅是否患有“视网膜母细胞瘤”;王凤雅母亲杨美芹是否存在诈捐行为;所募捐款项是否用于王凤雅治疗,家属有没有放弃治疗;陈岚本人是否发布了不实言论,是否侵害他人名誉权,损害他人人格尊严;王凤雅家属精神损失的认定;王凤雅母亲因此事患抑郁症的精神赔偿金。

施晓俊称,诈捐一事已经由太康县公安局进行调查,结论是王凤雅家属没有诈捐行为。据此前媒体报道,关于善款被挪用治疗杨美芹小儿子的唇裂,北京嫣然天使儿童医院也表示,雅雅弟弟到北京治疗唇腭裂的费用是嫣然天使基金会出的,“术前检查和手术都是全部免费的,家属只需要承担往返交通费用和住宿费用”。

另外,根据太康县人民医院调查组出具的通报,王凤雅家人没有放弃过治疗,其筹得款项也都用于王凤雅治疗。

对于言论侵权问题,陈岚方面不否认其发布了相关言论,但仍自称系转发,因此不构成侵权。对于这一说法,王凤雅家属不认可。他们希望法院接下来能够认定其经济损失,并赔偿王凤雅母亲精神赔偿五万元。

据此前媒体报道,大树公益曾称其志愿者白梦雪被王凤雅家人殴打,当地派出所还曾出警。施晓俊律师表示,在今日庭审中,大树公益请求让白梦雪作为证人出庭,但白梦雪自称与陈岚仅仅是网友。

天眼查信息显示,白梦雪的手机号码可自动关联到上海女拳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而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陈岚。

庭审结束后,本案未当庭宣判。

界面新闻注意到,今日庭审结束后,陈岚转发了一条支持者的微博,并表示随后将发布长文,说明庭审情况。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6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