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除了政坛和商界,“科学慈善家”爱泼斯坦也曾把触手伸向学术圈

几十年来,爱泼斯坦与学术界往来密切且出手阔绰,为他赢得了“科学慈善家”的名声。钱成为了他拉拢科学家的利器,也为他赚足了声望。

资料图:2008年6月30日,爱泼斯坦承认性侵。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潘金花

走在全球科技前沿的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M.I.T. Media Lab)最近正在经历一场“地震”。

据《纽约时报》21日报道,继上周实验室主任伊藤穰一(Joichi Ito)被曝光与亿万富翁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存在资金联系后,实验室的两名成员——麻省理工学院公共媒体中心主任、副教授伊桑·扎克曼(Ethan Zuckerman)及访问学者内森·马蒂亚斯(J. Nathan Matias)均于本周表示将与实验室终止关系

扎克曼目前已在与学生及其他学者交接实验室的工作。作为实验室年度“不服从奖”(鼓励打破规则或改变现状者)的主要策划人,他对实验室的行为感到“无比羞愧”。据《波士顿环球报》20日报道,扎克曼在一份说明中写道,他已无法“以媒体实验室的名义继续从事社会公正方面的工作”。

伊藤穰一曾接受爱泼斯坦对媒体实验室及他本人的初创企业的投资资金,但整个过程的不透明让扎克曼“十分失望”。马蒂亚斯21日也在一篇博客文章上说,他与实验室终止关系的理由,正是实验室在爱泼斯坦“骇人听闻的罪行曝光之后”,仍与之存在商业往来。

据界面新闻此前报道,被比喻为“当代盖茨比”的爱泼斯坦早年通过在金融圈的发迹累积了大量财富。多年来,他与政商名流交好,但同时也被指控性虐待数十名未成年女性。

早在2005年,爱泼斯坦的性丑闻便已被逐步揭露,据称他曾付钱让未成年女性全裸按摩,也曾付钱让她们找来更多女孩,甚至还通过偷拍其他富豪性侵未成年人实施敲诈。2008年,爱泼斯坦承认性侵,最终入狱13个月,向受害者给予补偿,并登记为性犯罪者,但白天的大部分时间他都可以在办公室工作。

今年7月,爱泼斯坦因涉嫌拐卖和性侵未成年少女再次被捕,但拒绝认罪。8月10日,他在纽约大都会惩教中心死亡,初步推断是自杀。尽管爱泼斯坦的死留下了无数谜团,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染指未成年少女的行径早在多年前就已人尽皆知。

伊藤穰一已于上周就实验室与爱泼斯坦的关系进行了公开道歉,并首次承认了他曾邀请爱泼斯坦到实验室做客,他本人也曾到访爱泼斯坦的家,并接受过后者对实验室及自己的资助。

伊藤穰一说,自己与爱泼斯坦于2013年相识,即后者承认性侵并入狱的五年后,但他在道歉信中强调,在自己与爱泼斯坦的所有交往过程中,他从未参与、从未听后者谈论、更从未见过其被指控犯下的可怕行径的任何证据。

据美联社22日报道,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每年会从现代、三星、康卡斯特、谷歌、耐克、推特等企业接受总计约7500万美元的资助。不过,伊藤穰一并未披露爱泼斯坦提供给实验室的资金究竟有多少。

《波士顿环球报》根据公开文件分析称,这笔资金的数额至少为20万美元。伊藤穰一已表示,他将会筹集数额相当的资金捐给帮助人口贩运幸存者的非营利组织,并承诺归还爱泼斯坦提供给他本人的投资。

实际上,近几周与爱泼斯坦划清界限的学术界人士并不止伊藤穰一一人。美国知名科学家、哈佛大学遗传学教授乔治·丘奇(George Church)也在8月初就自己曾与爱泼斯坦往来一事进行了公开道歉,自称“认识与判断力不足”。

《波士顿环球报》指出,几十年来,爱泼斯坦与学术界往来密切且出手阔绰,为他赢得了“科学慈善家”的名声。他的身边多是生物、数学、物理、人工智能等方面的学者,与他往来的也不乏理论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夸克理论提出者默里·盖尔曼(Murray Gell-Mann)、演化生物学家史蒂芬·杰伊·古尔德(Stephen Jay Gould)、脑神经学家奥利佛·萨克斯(Oliver Sacks)等大人物

钱成为了爱泼斯坦拉拢科学家的利器,而他在科学界的耕耘也为他赚足了声望,包括《福布斯》、《国家评论》在内的美国媒体都曾盛赞爱泼斯坦的“无私”以及他对前沿科技研发的贡献。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也曾在2017年向包括他在内的资助者赠送了礼物,外形恰巧还与“不服从奖”的奖杯相似。

而从种种迹象来看,爱泼斯坦所使用的手段似乎不止金钱,还有性。根据一名受害者女性的证词,她曾在十几岁时被带至爱泼斯坦位于美属维尔京群岛的私人岛屿,被迫与人工智能先驱马文·明斯基(Marvin Minsky)发生了性关系。此后,明斯基与爱泼斯坦一直保持密切联系,曾多次在后者的私人岛屿上举办学术会议。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