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送我上青云》的绝处逢生 中年女演员的逆袭

所以女演员们的困境来源不尽相同,有的来自接戏的坚持,有的来自角色的固化,有的来自全能性的缺失,不可一概而论。

图片来源:《送我上青云》剧照

文 |

2

文|小机灵

编辑|朴芳

不出意外,《送我上青云》真的凭借一股“好风”,“上了青云”。

8月16日上映第一天排片占比仅有2.3%,第二天周末更是下降到1.5%,但豆瓣的口碑却不降反升,从6.8分一路涨到7.3分,称得上是今年豆瓣评分提升最快、涨幅最大的影片之一。口碑带动影片上座率提升,周三票房286万,累计1674万,我们预测影片票房最终将突破2000万大关。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们曾经分析过《送我上青云》作为女性电影和新人导演作品的价值,事实证明,这份价值不仅获得了业内人的认可,也获得了观众的共鸣,很多人在盛男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影子,同时也找到了面对生活困厄的智慧与勇气。

当然除了影片自身的社会话题属性和情感共振之外,《送我上青云》的绝处逢生很大程度上还要归功于主演/监制姚晨的全方位突破,不仅在身体上贡献了电影中大尺度的戏份和台词,还在心理上突破了知名女演员固有的身份成见,完全投入到了盛男这个角色当中。

毕竟“我想和你做爱”,这样直接的台词,不是每个女演员都敢在大银幕上说的。

姚晨的“拼”为《送我上青云》延展出了新的话题——中年女演员难道真的要靠这样的出位才能够获得观众的认可吗?同档期年轻小花的影片即使质量一般,票房也能轻松破亿,而姚晨突破自我的表演,却只能换来如此不够理想的票房。

这是小成本影片的困境?还是中年女演员的困境?

姚晨的困惑也是很多中年女演员的困惑 

“岁月赋予我们经验、皱纹、阅历,宽容善良,善于沟通”“我们足够专业,我们首先完成导演定向,然后才是角色。我们一定会比胡歌便宜,也一样好用,希望大家给我们更多机会!”

一个月前在FIRST颁奖礼上海清的一席话,使中年女演员的处境再次成为大家讨论的焦点。

那天颁奖礼上同时现身的几位女演员,正好是当下中年女演员的几位代表人物:宋佳、姚晨、梁静、马伊琍……她们年龄大多在40岁左右,有了稳定的家庭,接戏数量与更年轻的女演员们相比,确实要少一些,角色类型也相对固化。

其实不仅是中国女演员,国外女星到了这个年纪都会陷入到事业瓶颈期,男演员可能还会转型幕后当导演来实现事业第二春,但对于女演员们来说,想要打破观众的刻板印象,完全转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当然在国外女星可以通过获奖来进行事业的翻新,而在中国通过奖项来获得认可的途径还是比较曲折,在国际获奖就更难了。今年柏林影后咏梅可能是一个特例,获奖后片约不断,近期热播的《小欢喜》中也能看到她的身影。

中年女演员的困境如果只将责任推给影视作品流量化以及既定的市场规则,未免有些局限,事实上更多的还是来自于社会舆论与环境,女性无论是在职场,还是在生活中,都或多或少地会被差别对待,我们之前做的调查中,就明显能感受到女性来自各方面的生存压力。

作为公众人物的女演员,虽然表面上风光耀眼,实则在事业与情感中面临的困难一点也不比普通女性少,这时就更能凸显《送我上青云》的可贵,姚晨与盛男这个人物融为一体,借人物发声,大家看到的不仅是盛男的困境,更是姚晨在生活中所面临的种种困惑。

这样看来,姚晨这一次的突破确实很了不起,她敢于将自己作为女性个体一面的困惑摆在观众面前,与大家一起讨论,而不是高高在上,再加上影片本身在同档期竞品中质量最好,口碑与排片稳步逆袭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现在的问题是,女演员们的处境真的像海清说的这样不堪吗?

中年女演员没戏拍,是有道理的 

不得不说,海清的那番话还是有几分任性的,毕竟言论发布不久,由她担任女一号的《小欢喜》就正式播出,而且取得了不错的口碑与收视成绩。海清话中的深意,可能更多地是我不想只演媳妇,我还想尝试更多角色。

回顾海清的个人履历,从2003年出演《玉观音》出道以来,媳妇类的角色占据了大半以上,唯一一次反差特别大的可能就是2010年在《赵氏孤儿》中出演了葛优的妻子,不过她的古装扮相确实不够讨喜,所以后面基本也都限定在都市女性形象。

所以这或多或少是海清个人戏路的问题,并不能完全归咎在中女演员身上,事实上,当下中年女演员们的片酬和资源仍然不可小觑,尤其她们比小花们拥有更多的人脉与经验,对于资本的了解也更加透彻,所以决不至于惨到无戏可拍的程度。

但高处不胜寒,当在表演上进阶到一定高度时,确实不能随便接戏,否则很有可能遭到群嘲,好剧本、好角色和好班底毕竟还是少数,秦岚苦等多年方才等到一部《延禧攻略》,在等待的过程中,慢慢消耗了耐心和青春,所以她们没戏拍也在情理之中的。

这些头部女演员占据了资源,二三线的女演员想出头就更难了,她们才是行业中最艰难的群体,只能依靠一些综艺,在观众们面前博个面熟,希望能借此获得更高的关注度。韩雪的二次翻红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很残酷,但确实是在影视圈内难以开解的一个死扣,资本方们很现实,他们很清楚每一个演员背后的价值,以及未来是否还有无限的可能。所以女演员们的困境来源不尽相同,有的来自接戏的坚持,有的来自角色的固化,有的来自全能性的缺失,不可一概而论。

不过最终还是要殊途同归——她们的出路在哪里?

中年女演员的出路在哪里? 

“对一个演员来说,诚实是最宝贵的品格。我不想做一个只会哀叹的人,而是在忠于自己的年纪和心态,尽可能突破市场给中年女演员的限制,尽管改变这个市场的缺陷需要很长时间,留给中年女演员的时间也并不多,但难以改变并不意味着什么都不做。”

姚晨在上半年《都挺好》热播接受采访时,说出了上面这一段感悟。事实上她也确实身体力行,以积极和主动的姿态来面对中年女演员的危机,如今的她不仅有了自己的工作室,还接触幕后工作,《送我上青云》的监制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除了她之外,马伊琍、闫妮、陶虹、宋佳、咏梅等中年女演员也在努力突破“中年危机”,方式可能不尽相同,但只要放平心态,会发现观众始终仍是对她们保持一种宽容和欢迎的态度,毕竟中年女演员仍是这个市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有业内人士指出,尽管青年文化属于流行文化中心,但电影和影视剧面向的是大众,因此中年演员应该是最被重视的群体,“他们有丰富的人生阅历,经历过生老病死、结婚生子,所以演的戏就有层次,观众也能产生共鸣。”

比起这些中生代女演员,年龄40+、50+的女演员同样值得我们重视,她们大多只能扮演母亲、前妻或者配角,戏路更窄。所以与其怨天尤人,不如更好地接受自己的年龄、自己的困境,当洗尽铅华之后,才能真正接受时间的淬炼。

相信会有更多女演员凭借“好风”,走上自己的“青云之路”。

来源:犀牛娱乐

原标题:《送我上青云》的绝处逢生与中年女演员的逆袭

最新更新时间:08/23 14:43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