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安德鲁王子与爱泼斯坦关系有多好?邮件中的往事:曾一起在后者豪宅捏脚

一封曝光的邮件显示,英国安德鲁王子在2010年底后,似乎仍与爱泼斯坦保持着密切往来,还曾在后者的纽约豪宅里接受“足部按摩”。

资料图:英国安德鲁王子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潘金花

安德鲁王子真如白金汉宫所说,在2010年12月与爱泼斯坦见面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后者了吗?从22日曝光的一封邮件来看,这套说辞似乎站不住脚。

2011年2月,安德鲁王子与爱泼斯坦于2010年底在纽约中央公园并肩散步的照片被曝光,彼时爱泼斯坦刚刚结束因教唆未成年人卖淫而被判处的一年多牢狱生活。身处舆论漩涡的安德鲁王子随后在7月辞去了英国贸易特使的职务,但他本人一直未能从爱泼斯坦的性丑闻中脱身。

随着今年7月爱泼斯坦因涉嫌拐卖和性侵未成年少女再次被捕,安德鲁王子与这位亿万富翁的关系也再次被推至聚光灯下。而英国《每日邮报》在18日公开的一段拍摄于2010年12月的视频也揭露了更多两人交往的细节:视频中,可以被认出是安德鲁王子的男子站在爱泼斯坦纽约豪宅的门口,与一名深色头发的年轻女子挥手告别,之后他环顾四周,迅速关上了门。

为平息事态,白金汉宫在19日再次发布声明说,“约克公爵(即安德鲁王子)对最近有关杰弗里·爱泼斯坦涉嫌犯罪的报道感到震惊。殿下强烈反对任何剥削他人的行为,那些认为他会宽恕、参与或鼓励任何这种行为(的想法)令人厌恶。”

不过,据英国《卫报》22日报道,作家叶夫根尼·莫罗佐夫(Evgeny Morozov)当天在《新共和》杂志上曝光的一封邮件称,安德鲁王子在2010年后,似乎仍与爱泼斯坦保持着密切往来,还曾在后者的纽约豪宅里接受“足部按摩”。

莫罗佐夫写道,自己的作品经纪人约翰·布鲁克曼(John Brockman)其实与爱泼斯坦交情不浅,甚至可以说是后者打入学术界的“中间人”。无论是被指控性侵未成年少女的人工智能先驱马文·明斯基,还是因接受爱泼斯坦资助进行公开道歉的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主任伊藤穰一,都是布鲁克曼这位知名书商的客户。

莫罗佐夫说,他正在终止与布鲁克曼的合作,布鲁克曼显然与爱泼斯坦有过密切往来,但从爱泼斯坦被捕至今,布鲁克曼一直保持沉默,因此,他决定从自己与布鲁克曼这十年间的邮件往来中找寻蛛丝马迹,一则发生在2013年9月12日的对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当时,布鲁克曼向莫罗佐夫推荐了爱泼斯坦,称他“出手大方”,值得一见。之后,布鲁克曼详细描述了自己早先在爱泼斯坦家做客的经历:

上次我去他家(那可是纽约市最大的私人住宅)时,他正穿着一套运动服,与一位穿着背带西服的英国人做着足部按摩,服侍他们的是两位衣着考究的俄罗斯年轻女子。在连问了我几个有关网络安全的问题后,那位名叫安迪(Andy)的英国人开始评论起瑞典当局和朱利安·阿桑奇面临的指控。

“我们以为在瑞典算自由了,没想到那里更像英格兰北部,和南欧完全不同,”他说,“在摩纳哥,阿尔贝一天得工作12个小时,但晚上9点下班后,他爱干什么都行,没人会管。但我要是敢这么做,一定会摊上大麻烦。”那时候我才知道,这位正在按脚的客人,正是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殿下。

就在一周后(2011年2月),《纽约邮报》封面便全版刊登了爱泼斯坦与安德鲁在中央公园一同散步的照片,标题是“王子与性变态(The Prince and the Perv.)”(后来,安德鲁就不再是英国贸易特使了。)

《纽约邮报》2011年2月21日当期封面

爱泼斯坦已于8月10日在纽约大都会惩教中心死亡,初步推断是自杀。代表案件受害者的律师认为,安德鲁王子有必要讲出自己“知道的一切”,而非仅仅是“深表震惊”。

尽管安德鲁王子与英国王室一直否认对爱泼斯坦的性丑闻知情,但王子本人也曾留下过与此案受害者弗吉尼亚·罗伯茨(Virginia Roberts)及爱泼斯坦时任女友吉斯莱恩·马克斯韦尔(Ghislaine Maxwell)的合照。

罗伯茨曾在2011年的证词中说,安德鲁王子知晓爱泼斯坦性丑闻的“真相”,应当出庭作证。她后来还在庭上说,1999年至2002年,自己在未成年时曾被迫与王子在伦敦、纽约、及爱泼斯坦位于加勒比海的私人岛屿上发生性关系。不过,这些针对王子的证词后来经法官判定与当时的诉讼“关系不大”,最终在法庭记录中被删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8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