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温州银行二度IPO之路蒙尘,行长吴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

由于与新湖系等主要股东关联交易占比非常大,温州银行受到了监管机构和评级机构的关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张晓云

编辑 |

1

内忧外困之下,温州银行的IPO之路或遥遥无期。

8月22日晚间,中共温州市纪委检查委员会、温州市监察委员会官网“清廉温州”头条公告,温州银行党委委员、副董事长、行长吴华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目前,温州银行正在二度备战A股IPO。今年2月,浙江证监局受理并公示了中金公司对温州银行A股上市辅导备案。而2017年,温州银行与中金公司已经签署过一次辅导协议,去年7月份还公布了第三期的辅导进展。如果从2008年温州银行第一次提出上市算起,至今已超十年。

公开信息显示,吴华现年52岁,曾任中国人民银行云和县支行会计科科员、副科长,自1996年3月后一直在交通银行体系任职长达14年之久。历任交通银行温州分行财会处检查辅导员至交行温州分行党委委员、副行长、绍兴分行党委委员、副行长。直至2010年4月调任温州银行任行长一职。也就是说,在被查之前,吴华已担任温州银行行长超过9年。

目前,温州银行领导班子为董事长叶建清,副行长张汝龙、葛立新、李伟明,首席信息官张劲松,首席风险官蔡胜春 。

公开资料显示,温州银行前身为温州市商业银行,成立于1998年12月,由29家城市信用社、6家金融服务社和8家营业处整合而成,通过7次增资扩股和股本结构调整,注册资本由成立初期的2.9亿元增至29.6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温州银行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近三年呈连续下降趋势。

2016年、2017年、2018年,温州银行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5.95亿元,39.71亿元、36.18亿元,降幅分别为13.59%、8.89%。净利润从2016年的10.29亿元,下降为2017年的9.02亿元, 2018年降至5.10亿元。

不良率上升,资产质量压力凸显,也使得温州银行颇为“头疼”。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温州银行不良贷款率1.72%,较2017年末增长0.28个百分点。

在资本市场,温州银行还被贴上了“新湖系”的标签。

截至2018年末,温州银行第一大股东为上市公司新湖中宝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湖中宝),其持股比例为18.15%。另外上市公司哈尔滨高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哈高科)持股1.85%。新湖中宝和哈高科的控股股东为浙江新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房地产起家,也就是说,新湖系共计控制了温州银行20%的股份。

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温州银行全部关联方交易金额为70.45亿元(包含类信贷业务34.06亿元),关联度为37.92%;重大关联交易融资金额54.77亿元,分别为新湖中宝股份有限公司27.52亿元、温州市名城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11.89亿元、新明集团有限公司12.36亿元、大自然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3亿元。这四家公司分别为温州银行第一、第二、第四和第五大股东,均为房地产开发领域。

在新湖中宝融资的27.52亿元中,除自身融资6.5亿元之外,其余部分全部为其它新湖系公司进行的融资。例如为浙江新湖集团融资3亿元,为新湖控股融资2亿元。

在这其中,融资额最高的是平阳县利得海涂围垦开发有限公司,融资13.52亿元,其主业为房地产开发。这也就是说,新湖系很喜欢从温州银行获取融资向子公司的地产项目输血。

由于与主要股东关联交易占比非常大,温州银行受到了监管机构和评级机构的关注。

7月3日,温州银保监分局行政处罚显示,温州银行接到8张罚单。

其中,温州银行总行被罚330万,处罚案由为“对主要股东、关联方授信集中度管理严重不审慎;对关联方融资业务管理不到位;对单一集团客户授信余额管理严重不审慎;为企业收购商业银行股权提供融资支持;虚增存贷款;以“明股实债”形式为房开企业提供用于缴纳土地款的融资支持”。其余7张罚单分别是对温州银行多家各支行的处罚,处罚原因为虚增存贷款,处罚金额总计48万,其中温州银行鹿城支行被“取消高级管理人员2年的任职资格”。

联合资信在评级报告中提出,由于存在部分投资资产“非标转标”的压力,温州银行房地产及建筑业贷款规模上升较快,投资资产与传统信贷投放存在行业重叠的情况,需关注信用风险集中暴露的可能。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