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个人意见】《骡子》:请别以为浪子回头金不换

“克林特88岁时做得最伟大的事情,是表演一个比他年纪还要大的角色。” 布莱德利·库珀笑着表示。

《骡子》剧照

本文涉及大量剧透,请谨慎阅读。

英雄老迈、壮志未酬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带来了自己的新作品《骡子》。这是他自《老爷车》之后再次自导自演的作品。即使如今已接近耄耋之年,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仍然展现出与其年龄不符的工作热情和战斗力。

有观众评价道:电影《骡子》就像是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一次自白,因为片中的主人公厄尔或多或少有着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影子。《骡子》讲述了一名年近90的退伍老兵,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选择为毒贩开车运货的故事。而拍摄这部电影时,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刚好88岁。

厄尔与孙女

因此当观众看到《骡子》中厄尔的伛偻背影时,仿佛也能看到老爷子对于自己人生的回望。他像一个有点过时的老头,又像个不服输的战士,在时代的高速上孤胆上路,永不停歇。

同样是退伍老兵,《骡子》中的厄尔与《老爷车》中的主角沃尔特·科瓦尔斯基有很大不同。两部电影的编剧尼克·施恩表示:“当我研究这个故事的时候,我遇到了很多老兵,他们中的很多人似乎都做了二选一的选择:要么像沃尔特一样对这个世界感到愤怒,要么把战争抛到脑后,散发魅力,让其他人也感到轻松。第二种态度就是厄尔的性格,他的幽默感和自负的来源。”

年轻时的厄尔热爱萱草,为了参加各种萱草交流比赛,他错过了女儿的出生礼、毕业礼、婚礼以及自己的每一个结婚纪念日。作为交换,他得到了无数奖杯和邻居的追捧。他选择毕生为他珍爱的萱草服务,同时他脆弱的家庭关系也在藤蔓上夭折。

前妻称厄尔为Mr.Daylily,即萱草花先生

后期,他的花园因跟不上互联网时代的竞争而衰败,厄尔只能开着车去寻求唯一接纳他的孙女的帮助。然而孙女办婚礼需要钱,厄尔希望能通过运货挣来的钱,重新拾得自己的价值、家人的理解和朋友的吹捧,找回那段呼朋引伴的光辉岁月。

在简单介绍这段家庭背景后,影片把剩余的笔触全部交给了厄尔的“骡子”生涯。

通过银幕上反复出现的“第x次上路”的字幕,厄尔的运毒历程徐徐展开。因为他开车平稳,从未吃过罚单,遇事果断从容,可以躲过警犬的鼻子。他每次启程都能打破上次的运毒记录,并最终成为毒枭老板的福星“塔塔”、当时“运毒一哥”。

面对警察的盘问,厄尔自有一套

与以往毒品题材的影视作品不同的是,厄尔在运毒的大部分时期毫无负罪感,也没有紧张的时刻。明明是一段令人紧张揪心的旅程,电影却偏偏配上了轻柔的曲调和舞动的节奏。他自在地放声高歌,寻找全美国最好吃的三明治,全然忘记了车上装载的巨量毒品,也忘记了自己身处的荒唐世界。

总体上看,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所扮演的厄尔算不上是一个讨喜的角色。他有和蔼可亲和有趣的一面,但同样也是一个种族主义者和性别歧视者。当他开着皮卡车上路,在美国的城际公路上飞驰时,你仿佛又看到了“镖客三部曲”中浪迹天涯的牛仔——有些顽固,面对威胁时成熟冷静,甚至还有点白右主张。

厄尔在与拉拉摩托队聊天

比如在运送毒品的过程中,他停车帮助了一个抛锚的家庭,本来是善意的行为,厄尔却用侮辱性的词语“黑鬼”来称呼对方,之后又微笑着接受他们礼貌的纠正。又或者是与女同性恋摩托车手进行政治不正确的聊天、与“押送”他的毒品同伙在车上二重唱。在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克制的演技下,一个矛盾又固执的老顽童形象呼之欲出,观众也会在本该忧郁紧张的氛围里感受到导演本身的调皮和幽默。

唯一令人不解的是,影片的后半部分又兜回到家庭层面,用来讲述了一个老套的劝导:你无法用钱弥补与家人的隔阂,只有时间可以。当他放弃运毒的既定路线,回到家庭陪伴弥留之际的妻子时,他终于获得了家人的原谅,以及回归家庭的资格。

“救赎”还体现在人物间的相互救赎上。缉毒警察贝茨(布莱德利·库珀饰)的出现,一定程度上安抚了厄尔长期缺席家庭的失落感。而毒贩胡里奥又像是年轻时把工作放在家庭之前的他,厄尔劝他金盆洗手,又站在一个长辈和过来人的角度,指出他情感投射的错位,并试图说服他找到真正的社会认同。

片尾监狱中的厄尔仍然在侍弄萱草

站在观众的视角,面对这样一个性格复杂又魅力十足的老人,大概90%的人都会站在他那一边,幻想着最终他能悬崖勒马,逃脱法律的制裁。但看到他结尾被捕,在监狱又开始侍弄自己热爱的萱草时,所有情绪又得到了释放的出口——这个幸运的男人,身处牢狱仍然和自己最爱的萱草相伴。浪子真的回头了吗?还是自始至终只爱自己?

推荐指数:非常推荐,还能在银幕上看到88岁的伊斯特伍德,必须要珍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