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富贵鸟的折翼史:停牌三年难逃退市结局

富贵鸟从振翅到折翼,仅仅用了6年时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张钦

今日上午9时,一代“中国真皮鞋王”富贵鸟正式退市。

8月12日,港股富贵鸟发布公告,本月9日,香港联交所向公司发出函件,告知公司股份的最后上市日期为2019年8月23日,股份上市地位于2019年8月26日上午9时起取消。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从2013年赴港上市到2016年8月正式停牌,再到今天取消上市地位,富贵鸟从振翅到折翼,仅仅用了6年时间。

诞生

1995年,福建省石狮市飞出了“富贵鸟”。这一年,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了。富贵鸟背后的四个创始人分别是林和平、林和狮、林荣河和林国强。其中,林和平和林和狮是亲兄弟,其余二人是前者的堂兄弟。

早前,1984年,实体经济在晋江大潮涌动,林和平等人应声而起,创办了富贵鸟集团的前身——“石狮市旅游纪念品厂”。此后,林和平等四人重组了董事会,正式注册了“富贵鸟”商标,专注于真皮皮鞋业务。

富贵鸟创始人林和平。

公司成立之初风光无限,1998年至2012年期间,富贵鸟多次荣获“中国真皮鞋王”“中国驰名商标”等称号。2012年成为全国第三大品牌商务休闲鞋产品制造商、第六大品牌鞋产品制造商。

顺水推舟,2013年富贵鸟在香港联交所成功上市,主营业务是鞋服研发、生产与销售。当时人们盛赞,出了一只富贵鸟,天上飞来一群鸟:富贵鸟之后,贵人鸟、报喜鸟、太平鸟等鞋服品牌涌现。

富贵鸟不富

然而上市仅仅两年,2015年富贵鸟便不再富贵。2011年至2014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为2.53亿元、3.23亿元、4.43亿元、4.51亿元;而到了2015年,全年净利下降13.1%至3.0亿元。

富贵鸟2014年业绩公布会现场。

人们不曾料到这一跌仅仅是富贵鸟折翼之始。当时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整个鞋服行业增速已放缓,零售额增速放缓。富贵鸟2015年财报中解释道,鞋服行业受宏观经济景气度以及鞋服行业资深发展周期影响,仍处于筑底阶段。

不仅仅是鞋服行业周期影响,消费者们的审美和需求开始改变,人们更愿意为偏休闲、运动类的皮鞋买单,富贵鸟专注的商务鞋履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与此同时,电商来势汹汹,富贵鸟的转型显得有些笨重,错过了线上平台的风口期。

2016年9月1日,富贵鸟正式宣布停牌,此后根据破产重组进度安排复牌,然而复牌之路并不顺遂。停牌前,富贵鸟股价报每股3.88港币,总市值51.89亿港币。停牌期间,富贵鸟的颓势加剧,营业额从30亿元跌至2017年年不足5亿元,净利润也陷入亏损。2017年中之后,富贵鸟不再向外界披露财报。

对此,富贵鸟表示由于股份暂停买卖,并且有尚未偿还债务,业务经营受到影响。从公开资料来看,富贵鸟负债至少30亿元。

主业不振逼得富贵鸟“押宝”金融业,富贵鸟将目光转向小额信贷公司,这也是资金链断裂的开端。2015年5月,富贵鸟以1000万美元战略投资了线上P2P平台共赢社,此后10月,富贵鸟入股叮咚钱包。然而前者在2017年就停止运营,后者丑闻不断。

央视财经评论员万喆对此表示:富贵鸟经历当中一个最大的错误,就是把资产泡沫当机会并投身其中,等泡沫退去就会发现已身无一物,它投P2P企业的时候,可能觉得收益比较高,实际上是非常盲目的。

债务危机与退市

为了缓解资金链压力,富贵鸟也试过对外发债。2015至2016年先后发行了三只债券,总计约25亿元。截至目前,其中两只债券都已实质违约,涉及金额达21亿元。

另一个戏剧化事件也能渲染富贵鸟债务危机之重。2017年6月25日,富贵鸟创始人之一、前执行董事林国强去世,其子女均放弃继承权,原因是林国强在富贵鸟11起金融借款合同案件中做了担保人,涉及金额高达2.9亿元,配偶以及子女若继承财产,须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2018年年初,国泰君安发布公告,富贵鸟及其子公司存在大额违规对外担保事项及资金拆借事项,无法收回49亿元的资产。

其中包括货币资金1.65亿元、应收账款2亿元、存货2亿元、其他应收款42.29亿元和固定资产1.15亿元。

身陷囹圄的富贵鸟,急中没能生智——决意用购物代金券清偿债款。今年5月,富贵鸟《偿还能力分析报告》显示,富贵鸟普通债务清偿率仅为2.5%,并且一大半都靠购物代金券偿还。根据该方案,购物代金券的清偿率为1.63%,持有公司2亿元债的债权人,最终只能换来1万多双163元的鞋子。

几个月后,富贵鸟退市的消息传出。

富贵鸟门店。

失意的富贵鸟并不孤独,老牌鞋服业龙头品牌统统遇上了“逆风天”。一度是全世界最大女鞋零售商的百丽于2017年7月退市,被高瓴资本和鼎晖投资以68亿美元收购。曾在中国市场占有率高达20%的达芙妮已经连续四年亏损,不得不加速关停亏损店铺。2018年贵人鸟亏损6亿多,上市三年的太平鸟净利润仍原地踏步。

央视财经评论员万喆表示,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很多鞋企不景气,但炒鞋成了时下热门话题,所以市场是有需求的,而新的需求与鞋企过去的理解和设想完全不同了。这不禁令人想起海尔CEO张瑞敏讲过的一句话:“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