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戴志康与他的理想“乌托邦”

谈谈戴志康和他的理想世界。

文|徐天禹

小编的家乡是江苏海门。

海门,江苏南通代管的一个县级市,许多人口中的“江海门户”。人们通常了解一个新的地方,都会问两个问题:一是“你们那儿有什么特产吗”,二是“你们那儿出过什么名人吗”。

海门出过的名人不算很多,最常被大家提起的也就是这两位了:清末状元实业家张謇和上海证大集团创始人戴志康。

若论影响力,前者自然是远大于后者的。可二者之间,却又有着一些相似点,比方说“理想主义”。一个是充满理想主义的实业家,一个是充满理想主义的地产先锋。

但可惜的是,理想主义的地产先锋最终并没有在现实世界完成他的理想乌托邦。

“我一直思考:如何实现让情怀滋养资本,实现情怀与资本的完美结合。”

关于戴志康的资料,随意百度一下就会找到许多。

1964年出生于江苏海门;1985年本科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财政系国际金融专业;1987年毕业于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研究生部,同年进入中信实业银行总行,担任行长办公室秘书;1988年担任德国德累斯顿银行北京代表处中方代表;1990担任海南证券公司部门经理;1992年,组建中国第一家公募基金公司——富岛基金公司,出任总经理……

随后,创建上海证大并任董事长。

直到9月的第一天,一则消息在各社交网络平台上炸开了锅。

▲ 证大公司案件通报全文

要真算起来,我与戴志康先生还是高中校友。虽然中间相差不少届,但在7年前母校百年校庆之时也曾有幸见过。2012年恰逢海门中学创办整一百周年,他个人名义捐了100万,是当时已毕业且有成就的学生里最慷慨的之一。

不仅如此,1999证大集团资助兴建海门市志康小学,2003 设立海门中学“戴志康教育基金”,2009年和海门中学教育集团合作创办了海门中学证大校区(又称证大中学),总投资1.5亿元人民币。

客观来说,像戴志康这样早早离开家乡在外闯荡多年的商人,并没有多少能做到像他这样为家乡的教育事业尽到自己的一份力。

彼时的他,尚有理想抱负,说话慢条斯理却又意气风发。明明是个商人,却又会把个人理想和情怀看得高于获益和市场情况。

▲ 证大 九间堂

千禧年前后,戴志康和他的证大集团开始进军地产行业。在上海接连开发了多个知名地产项目:九间堂、证大大拇指广场、证大五道口广场和喜玛拉雅中心等。

而其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便是九间堂和喜玛拉雅中心了。

2005年,“三开三进、谓之九间”的九间堂别墅开盘。充满艺术品位和人文气质的建筑设计,使得这个项目“名噪一时”,吸引了很多名人购买和入住。马云、叶立培、张九阳等名流的上海家宅都位于此地。

九间堂开启了新中式别墅的先河,迄今仍旧是顶级中式别墅的代表,二手房均价都在19万/㎡上下,令我等“贫民”望而却步。

▲ 证大 喜玛拉雅中心

喜马拉雅中心对戴志康的意义或许更为不同。他是个理想主义的“儒商”,而喜玛拉雅中心就是寄托了他个人情怀的“乌托邦”。

喜玛拉雅中心融入了酒店、美术馆、舞台和商场,由日本知名建筑师操刀,设计理念可以说相当超前,拿12年后的眼光去看这个项目依然毫不过时。

然而为了打造这一理想乌托邦,戴志康不仅花费了整整30亿,还错失了十多年拿地到完工的不少机遇,并且在文化上获得好评的同时未能赢得多少实质性的经济效益。

都说“理想不能当饭吃”,这句话用在这里算是非常贴切了。喜马拉雅中心的获名不获利也成了戴志康人生中非常重要的转折点。

▲ 著名的外滩地王诉讼案

人们总在试图挽回一个失误的时候,会犯下另一个失误。戴志康也是如此,于是便有了近十年前轰轰烈烈的外滩地王案。

2010年2月1日,上海外滩8-1地块以92.2亿元的价格成交,成为上海有史以来最昂贵的政府出让地皮。然而,拿下了“地王”的上海证大当时账上仅有5亿元,投标书显示,其银行存款加净资总额也不过30亿元,因此被外界质疑为“蛇吞象”。

随后,“地王”演变出一场纠纷,以致把包括复星、SOHO中国、绿城、证大在内的一众企业推上法庭。

对此,戴志康的心态却是相当平和,他在微博上称“证大和绿城及时从外滩项目顺利撤退已是巨大成功,绿城转危为安,证大立刻转战南京,走上新的发展道路,我们很庆幸!”

最后,戴志康带着他的证大无奈从外滩项目中撤退,之后辗转来了南京,几经尝试却最终没能再作出一番大的成绩。2015年1月,他宣布退出房地产行业,将房地产资产剥离给东方资产管理公司。

戴志康  ▼

离开地产圈子之后,戴志康又重新做回了他的老本行——金融。

公开资料中戴志康的金融履历可以说是相当出色了,按理说重返金融行业他应该能有回天之力,但结果似乎更加不尽如人意。

证大集团的主营业务涉及证券投资管理、企业资产委托管理、资产重组及收购兼并、企业财务顾问、证券投资咨询、实业投资、能源开发投资等。

从2010年开始,他相继创办海门证大农村小额贷款,P2P平台上海证大财富,还参股了北京捷越联合。

伴随着P2P被严格管制,证大以证大金服在今年8月解约全部员工以及捞财宝停止新增业务的失败告终。

但这一次,戴志康还赔上了他自己。

“等我相当强的资本能力,我一定会回来再做几个精彩的项目,造一个楼、社区或者学校。”

这是戴志康回归老本行时对媒体说的话,选择离开地产行业这样的重大决策失误并没有让他失去太多信心。他依然满怀自信地期待着自己通过自己擅长的金融打赢漂亮的“翻身仗”,然后重返地产圈实现自己的精神理想。

然而遗憾的是,这一天究竟什么时候会来,大概没有人能预知。

▲ 杭州湖畔花园   证大进军房地产的起源

没有谁会想到这位寒门走出来的高材生“成也金融、败也金融”,也没想到证大集团从房地产开始名声大噪、却亦从房地产开始逐渐走向下坡路。

和其他许多商人比起来,戴志康显得没有那么“急功近利”。对他来说,是好事也是坏事。正因为他的“情怀大过天”,才让证大集团在上海的每一个地产项目在当时都引起了相当大的热议;可也正因如此,证大从普通住宅走向了文化地产方向,这让证大在地产行业变得曲高和寡,一切文化上的好评都未能获得太过直接实际的经济回报。

戴志康的失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理想与现实碰撞后的失败。过于个人主义和理想化的决策导致了他和证大一步一步走成了今天这番模样。

由此看来,“乌托邦”虽好,却不能太脱离现实。

毕竟我们每个人,都只是这偌大现实世界中的小小一份子。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