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聂隐娘》要上映了 舒淇却说没办法再跟张震合作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聂隐娘》要上映了 舒淇却说没办法再跟张震合作

无限伤感中...银幕CP终究是要分开的...

《最好的时光》中的舒淇与张震。图片来源:网络

侯孝贤导演的新片《刺客聂隐娘》8月27日将映。昨天(8月10日),舒淇一人现身发布会推荐电影。原本要出席的张震当日飞机延误无法到场,舒淇嗔怪道,自己原本就知道8号有台风,所以7号就飞来北京,也提醒了张震,不过张震还是拖延到了10号,“他是一个非常准时的人,但是他现在有家室,没有办法跟我一样7号就过来,还是家庭重要。”

虽然张震没来,片方还是在现场特别放映了一段视频,回顾了舒淇与张震多年合作的作品,包括《最好的时光》、《天堂口》和如今的《聂隐娘》。视频的配乐,用的就是《最好的时光》里那首《Rain and tears》。

这段什么时候看都会让人心动不已的牵手戏,是三段式爱情片《最好的时光》中的第一段,讲得是准备当兵的少年张震恋上了撞球室的计分小姐舒淇。有趣的是,电影中,张震说这首歌是披头士的歌,实际上不是,这是希腊乐队Aphrodite's Child从德国著名作曲家帕海贝尔的作品canon(卡农)改编而成的,乐团在其和弦的基础上填上新的旋律。歌词写的是,“雨和泪似乎一样,但你哭泣我无法假装那是雨。”

这段视频把现场的舒淇带回10年前拍摄《最好的时光》的回忆里。她坦言,当年自己太入戏,导致如今看回放一度想落泪,全身起鸡皮疙瘩。“这个人我不想要再见到,虽然是戏里头的东西,但是有感情,应该让他走的就是要让他走,我是对戏里头的一种释放。”

静静看着张震视频的舒淇。

而谈到她在《聂隐娘》中对张震的感情戏,舒淇也说两人相识了16年,从很爱玩的小朋友到现在,合作了好几部电影,默契本身已经存在。“你不需要再跟另外一个新的男人重新培养过去的感情,但讲实话我不能继续跟张震合作下去,都拍成这样了,这都是经典了,经典没有办法超越的。”

银幕CP真的就此分开了吗?没能在戏外牵手终身的遗憾,即便当事人早已不介怀,围观群众们还是要掬一把泪。

虽然说了不要再合作,舒淇还是夸赞张震不忘初心,“我非常佩服他,他每做一件事情都尽全力做好,但我更喜欢的是他的初衷,他从来没有因现在的地位让自家变成男神或者另外的人,还是很可爱,很幽默。”

在说完张震后,舒淇也不忘推介《聂隐娘》,“其实我看完《刺客聂隐娘》的时候我发现这个电影必须要到大屏幕看,才能看到它的精雕细琢,因为每一个画面,包括声音,包括风起云涌、风吹草动,都在整个画面里头有非常微妙的变化,这是可以让大家很仔细,很进入到唐朝的侠客世界里头的一个故事。”

舒淇推介《聂隐娘》。

当天导演侯孝贤也因为工作原因不能达到现场,他以视频连线的方式,与舒淇对话。他夸赞舒淇有导演潜质,因为“舒淇有非常性格,而一部好的电影就是导演性格的体现”。

而舒淇则吐槽导演让她这个“恐高症”患者站在树上连拍三天戏。“当时在大九湖,拍第一场在树上的戏连续拍了三天,自己都无法跳下来,无意间听到侯导说,总有一天会跳下来的,结果第四天就乖乖跳下来。”她感叹因此看透了人生, “我吊在12米树上的时候,我看清人生的很多事情,万一这棵树不小心树枝断了,或者有一阵大风把我吹下去之后会怎么样。每个人来的时候都是一个人,走的时候也是一个人,就不用去计较那么多。”

 

《聂隐娘》是侯孝贤导演耗时9年拍成的电影,其中有4年侯孝贤在家闭关研读唐史。2012年正式开拍后,很多戏份也是反复重拍。其中有一场田季安(张震)向宠妾胡姬(谢欣颖)讲以前故事的戏,前后拍摄长达两年。张震曾开玩笑说:“侯导拍电影就像在拍纪录片。”此外,隐娘与精精儿(周韵)的打戏,也多次重拍,为的是要将两人磨到面无表情如刺客的冷酷。

 

该剧编剧之一谢海盟曾透露,侯导重拍,目的是要反复将演员磨到进入状况、磨到情绪符合情境,“侯导恨不得拿着摄影机回唐朝。”为此,舒淇曾无数次摸索作为侠客的聂隐娘应有的眼神、动态,甚至是走路的方法,她拍完直叹,“感觉自己已经在唐朝走过一回了而为了表现田季安暴虐的性格,侯导曾希望张震一发怒就会流鼻血,最后因为实在太难操作同时导演又拒绝用假血而作罢。

虽然《聂隐娘》在今年春夏的法国戛纳电影节上拿到了最佳导演奖,但其文艺片的类型,和轻故事重意境的拍摄手法,是否能被中国广大观众所接受还有待检验。而为了宣传电影,片方也是绞尽脑汁,先请来去年为同是文艺片的《后会无期》演唱主题曲的朴树出山,为电影献唱了宣传曲。之后,为拉近与观众的距离,还推出了一支题为《三分半钟看不懂刺客聂隐娘》的介绍视频。

朴树献唱宣传曲: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