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办公室小野“自制爆米花”模仿事件之后,网红和MCN该怎么走?

与女孩父亲协商过程中,张贤没有再提“酒精灯”一事。他认为,再纠结于此事没有意义。

图片来源:unsplash

记者 | 伍洋宇

编辑 |

1

8月22日,山东枣庄发生了一桩令人遗憾的事情。12岁的小雨和14岁的哲哲,独自在家模仿“易拉罐自制爆米花”,因操作不当引燃高浓度酒精并导致爆炸和着火,两名女孩均被烧伤。

其中小雨伤势较轻,目前仍在枣庄市立医院接受治疗。哲哲由于烧伤面积达96%,造成特重度烧伤,于9月5日不幸离世。

9月10日,“办公室小野”发表道歉声明,承诺全平台永久下架账号中一切存在安全隐患的视频,对小野账号内容进行全面整改,暂停账号更新。

在小野的声明中,导致舆论分流的临界点在于——小野的加热工具是酒精灯,而事件现场发现的是半个易拉罐。据此,小野认为两个小女孩模仿的并非她的视频,而是采取了其他类似视频的做法。

其他做法、小野做法、现场做法(图自办公室小野微博)

有网友认为,酒精灯不是家中常备物品,两个孩子很可能进行了二次搜索并找到了替换方法。

事实上,界面新闻记者也与哲哲父亲求证了这一细节。对方的说法是,女儿当时仅能通过点头摇头帮助分辨究竟是哪个短视频平台,而幸存女孩小雨则直接表示看的是“办公室小野”。

在酒精灯的替换问题上,哲哲父亲确实不清楚是否存在上述可能:“我女儿已经死了,这个细节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我也不能盲目地说。”他表示,自己能说的只是她们的原话。

随后,界面新闻记者也与小野的表哥张贤(化名)取得联系,当前,小野的对外事宜由他代为回应。

9月10日上午,张贤与哲哲父亲第一次通电话。“一开始以为他开口就会骂,毕竟为人父母。”张贤本来做好了让对方宣泄情绪的准备,但哲哲父亲的语气很平静,也没有过分指责。

张贤的意思是,无论这件事责任在谁,希望哲哲父亲说明自己的难处,一定会竭力提供帮助。哲哲父亲当即表示会和律师沟通,随后在第二天提出了见面详谈的建议。

两人协商过程中没有再提“酒精灯”一事。张贤认为,再纠结于此事没有意义。据了解,小野一方应该近两日就会去到山东枣庄。

事实上,这件事情对于双方都是一场悲剧。

哲哲一家的遭遇自不必说,小野目前也面临心理、现实等问题。

据张贤告知,小野最早于8月28日通过微博看到相关新闻,出于担心和恐慌,很快删除了自己制作爆米花的视频。多数报道在一开始也并未直接点名“办公室小野”,但由于越来越多的网友认出了截图,这才把小野推至舆论焦点。

起先小野并没有想发声明,一是担心再次触发家属情绪,二是认为无论自己发什么内容,看起来都只会是辩解。家人的意见是,该承担的责任一定要承担。而且哲哲离世后,网友评论中渐渐出现“杀人犯”的字眼,家人认为有必要对此作出声明。

除了个人心理状态外,“办公室小野”此前作为短视频领域稳扎稳打的头部网红,其今后的发展道路也很难明晰。

据了解,小野团队目前主要在做两件事情,除了仍在继续的全面清查外,还要处理多个品牌方陆续提出停止合作的要求,但涉及品牌方数量和具体金额尚不清楚。张贤告诉记者,小野的公司方并未施压,表示将会支持小野处理此事的决定。

小野背后的MCN机构是洋葱视频,对于“办公室小野”团队今后的发展,创始人聂德阳回应记者称,目前这种舆论环境下,确实不方便就这类话题发表看法。

类似的事情已经引起了短视频行业的一些困惑,对于可能存在风险的创意型视频,网红和MCN之后的道路到底应该怎么走?

越度传媒的网红经纪人杨涛认为,在这件事的影响下,网红和MCN必然会对内容创作的方向和创意进行更严格的自查,进而规避风险。“小野都停更去自查了,那行业肯定是跟着大网红的风向标。”

知乎上一直关注MCN生态的Ricky对记者表示,小野事件之后,如要引起行业的普遍重视,最应该做的就是在短视频中添加标注和口播,完成风险管理意识的标准化。

的确,众人最初的批判点也在于网红视频单一追求热度,在警示不足的前提下对未成年造成了错误引导。

而在自查和警示之后,问题的关键或许在于短视频领域的创意匮乏和内容同质化。

小野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每天都为如何源源不断地保持创意感到焦虑。杨涛也认为,大家之后在做实验类的题材时会更加谨慎。

MCN和网红面对的是一个创意能力被激发的环境,留存和转化用户依靠的也是创新性内容。可以想见,今天之后,一些存在诱导隐患的创意会被头部网红直接筛掉。但警戒意识不够的腰部和尾部网红呢?

Ricky认为,MCN机构应该提升红人管控的专业化。

许多头部网红具备全局意识,除了能担任编剧、导演、演员、剪辑、媒介、商务等多种角色,风险管控也是一种重要能力,而相关的意识和能力需要MCN机构的培养。

“专业的会给予指导,非专业的就提供一个媒介功能,MCN死亡率会进一步加大。”Ricky表示。

还值得探讨的一点是,部分MCN的运营模式是否会出现变化。MCN有一种常规操作方法是,先做一个大号,再吸附小号带动其人气。但在目前的情况看来,一旦大号出现风险,这家MCN就可能会岌岌可危。

作为舶来品的MCN在2016年迎来爆发,陆续出现二更、蜂群、洋葱视频、papitube等较为头部的机构。据一份行业白皮书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国内已有超过5000家MCN。

行业的爆发亦带来竞争的激烈。据报道,MCN近年来也因单纯靠广告盈利陷入变现困境,内容带货、建立自有品牌、打造供应链等成为变现趋势,但这一切都建立在网红的个人品牌之上。

“自制爆米花”一事的权责尚未有定论,但显而易见的是,无论是从网红还是MCN的收益、发展来看,对内容的严格把关已经势在必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8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