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40集限令将至,这些60集70集80集的剧还要压多久

大IP也好、大女主也好、大男主也好,官宣时风光无限,转眼间落入冷宫,播出遥遥无期。对于这些动辄五六十集起跳的大剧来说,未来若集数限令当真落地,无疑又是一大打击。

文|娱乐硬糖  顾韩

编辑|李春晖

观众终于不用再受注水剧的折磨了?但也有古装爱好者担心会没剧可看。

9月6日,财新网发出消息称,针对目前国产剧“注水”严重的问题,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正在研究相关应对措施并向行业征求意见,拟对剧集集数的上限做出规定,上限为40集。

数家影视剧制作公司人士向媒体证实,这一新规目前正在调研中。无论如何,消息一经传出,很快在微博上引发热议,有人质疑统一标准“一刀切”是否明智、是否现实,也有人表示大快人心,早就受不了那些注水剧了。

互联网与热钱进入影视领域后,产能严重过剩,行业乱象丛生,总局多次出手整肃。长远来看,能够用“有形之手”煞住歪风邪气自然是好事。但一个非常实际的情况是,频繁的变天,给剧集的售卖与排播带来了极大变数。

大IP也好、大女主也好、大男主也好,官宣时风光无限,转眼间落入冷宫,播出遥遥无期。对于这些动辄五六十集起跳的大剧来说,未来若集数限令当真落地,无疑又是一大打击。

观众苦注水久矣

为何国产剧越拍越长?

首先,电视剧的售卖一般按照“单集价格*集数”的方式进行计算,集数越长,版权费越高。而从平台角度看,不管是电视台以及早期视频网站依赖的广告模式,还是如今视频网站推行的会员制,也都是播出期越久越有利。

此外,热钱的涌入令IP与明星身价飞涨,大大抬高了一部剧集的成本,为了平衡开支,片方不得不以各种方式扩充内容,拉长集数。

但凡大IP、大流量、大制作的所谓“头部大剧”,特别是古装剧,基本没有短的。因此,对于集数的限制,某种意义上也是再一次对明星片酬进行管控。

有些剧集本身故事的时间跨度就长,或者多条线索、多组人物并行,篇幅长没什么问题。怕就怕原作IP本来没多少内容,改编中却强行注水:回忆杀MV轮播,打戏疯狂慢镜头,无风起浪强行误会,原创配角自带支线剧情。

其实,总局对于“注水剧”的态度一直是很明确的,业内多少也捕捉到了风向变化。

据媒体观察,2019年6月,全国电视剧拍摄制作备案公示的剧目共58部、2002集,平均每部34.5集,较去年同期平均每部减少了5集。

已拍剧集数变更方面,72%的变更电视剧集数是在减少。如汤唯的《大明风华》从70集变更为62集——要知道,以前集数变更上新闻,一般都是因为哪部剧突然加长啊。

古装剧堵塞严重

不管是过去还是网络IP时代,古装一直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剧种,撑得起收视也捧得了人。武侠、仙侠、穿越、宫斗等细分类型,都曾引领风骚。以至于爆红新人进阶也好,电影咖破壁也好,首选基本都是古装连续剧,最好还是大IP或者经典翻拍。

不过,题材一热必跟风。跟风多了,势必质量参差不齐,乱象丛生,以至于古装剧成为整治焦点。从内容题材上的红线到播出的份额,多种角度进行管控。很多时候,大咖拿钱砸下来了,拍也一早拍完了,观众、粉丝也伸长了脖子等着,甚至平台都敲定了,但就是播不出来。

早年间,总局推出“限古令”,每年能够登上卫视黄金档的古装剧屈指可数,其余大多只能在周播剧场或者视频网站释放掉。

而今年上半年《新白娘子传奇》《九州缥缈录》临播出遭撤档,以及随之流传的“最严限古令”,都预示着对古装剧的管控进一步收紧。视频网站方面也会有更严谨的考量,不会再轻易接盘。那些本就积压的大剧,命运只会更加扑朔迷离。

《甄嬛传》《武媚娘传奇》等剧集的成功,造就了“大女主戏”的神话。那些年从大花中花到小花,几乎人手一部。

然而物极必反,套路的重复加上假女权、真玛丽苏的毒鸡汤,招致了观众的厌倦,权谋、宫斗等元素也引来了官媒批评。

而未来待播或待拍的大女主戏,还有很多,而且有些由于配置太高、投入太高,纯网播出难以回本,更增尴尬。

范冰冰的《巴清传》(2017年10月杀青,66集),因对历史戏说过度,被“秦粉”举报,紧接着男女主演高云翔、范冰冰相继成为了“劣迹艺人”,凉上加凉。

章子怡的《江山故人》,即“毒饼”《帝凰业》,(2018年11月杀青,80集),该剧曾出现在浙江卫视招商会上,不过目前2019年已经过去大半,官微仍只有10条内容。

汤唯的《大明风华》(2018年7月杀青,62集),原本打算接档《筑梦情缘》登陆湖南卫视,然而也加入了撤档行列,之后也没有在网络平台播放。

刘涛主演、李少红执导的《大宋宫词》(2018年12月杀青,86集),曾有消息称将于8月在北京卫视播出。然而事实证明,并没有。

迪丽热巴的《三生三世枕上书》(2018年11月杀青,60集),如今尚未有明确档期与播出平台。不过鉴于有企鹅影视参与出品,起码鹅厂不会放弃这部剧。

大男主没有大女主那么神,但这些年陆陆续续也拍了不少,除了少部分原创,更多是网络IP改编。

张若昀比较点背。他的首部古装大男主戏是92集的《霍去病》,剧中的男配——白宇、于朦胧、李宏毅都相继演上了男主。而踩到历史人物雷区的该剧,播出仍旧遥遥无期。

他另一部改编自猫腻小说的《庆余年》,阵容华丽,网传审核出现了问题,今年同样遭遇撤档。

其余待播的历史权谋类,还包括罗晋的《鹤唳华亭》(2018年12月杀青,72集)、王凯的《孤城闭》(2019年6月杀青,55集)、冯绍峰的《江山纪》(2018年8月杀青,53集)秦俊杰的《天下长安》(2017年7月杀青,68集),后者有戏骨李雪健、张涵予等加盟,一度有望登陆央视,眼下却还在内容调整。

张翰主演的《锦衣夜行》拍摄于2015年,改编自月关小说,该剧积压的原因与众不同,主要是因为女主角是韩国人。

与这部剧从名字到题材元素都很像的《锦衣之下》(任嘉伦主演,56集)拍摄于2017年,番外网大都播了,正片还没等到。

玄幻武侠大IP类,则包括王源的《大主宰》(2018年7月杀青,48集),盛一伦的《太古神王》(2017年10月杀青,60集),林峯的《大泼猴》(2017年6月杀青,44集),李现的《剑王朝》(2018年4月杀青,34集),王鹤棣的《将夜2》(正在拍摄,60集)。

原创的《狼殿下》(2017年9月杀青,58集)按理说是王大陆的大男主戏,然而两年间风云变幻,王大陆的人气与口碑持续下滑,如今该剧只能算作肖战的存货,之一。

经典翻拍同样是总局的重点整治对象,其中最受关注的还是武侠类IP。

金庸剧是第一翻拍大户,90后主演的新《射雕》、新《笑傲》、新《倚天》相继播出,褒贬不一。

后面等着的还有新版《神雕侠侣》(佟梦实、毛晓慧主演,2018年年底杀青,50集)、《天龙八部》(杨祐宁、白澍、张天阳主演,2019年3月杀青,60集)和《鹿鼎记》(张一山主演,拍摄中,备案显示60集),新版《雪山飞狐》也已备案。

另有古龙的《绝代双骄》(胡一天、陈哲远主演,2018年7月杀青,58集),以及经典武侠电影《新龙门客栈》的同名剧版(马可、戚薇、沈梦辰等主演,拍摄于2017年,40集)。

此外,民国背景也卡住了一批大剧。如刘亦菲、井柏然的漫改剧《南烟斋笔录》(2018年6月杀青,70集),黄子韬、易烊千玺的漫改剧《艳势番》(2018年7月杀青,58集,现更名《热血同行》),刘嘉玲、蒋欣的新版《半生缘》(2018年2月杀青,56集,今年6月遭遇撤档),以及任嘉伦主演的谍战剧《秋蝉》(2017年9月杀青,60集)等等。

前两者由于是漫画改编,又与传统的民国剧不同,浓重的幻想元素也可能是其频频受阻的原因。

积压之痛

积压对于剧集的影响显而易见。

为了过审多次改名,会影响到宣传效果。如此前的《天盛长歌》,很多人直到上线之后才发现那就是《凰权》。

其次,影视剧的制作水准,总体还是在进步的。晚几年播出,服化道与色调都容易成为辣眼睛的槽点。你能想象都9102年了还有这样的剧出现在电视荧幕上吗?

服化道会过气,题材创意更是如此,特别是那些撞题材撞时代撞人物的。

《如懿传》和《独孤皇后》早先原本是舆论一致看好的那个,最后却输给了抢先网播、且内容更符合网友high点的《延禧攻略》与《独孤天下》。

今年在湖南卫视播出的《封神演义》已经是积压了四年的老剧。播出后我们说句客气话,算是“爽雷”吧,后来还疑似魔改被掐掉了。

但其实那段时间开机的封神剧不止这一部,还有于妈的《朝歌》(2016年9月开机,50集)与欢瑞的《封神之天启》(2017年9月,72集),魔改程度比《封神演义》有过之而无不及,就算平台敢播,观众现在也未必有兴趣看。

重金拍摄的大剧,迟迟无法播出,对制作单位的业绩无疑是巨大压力。

唐德影视依靠剧王《武媚娘传奇》曾经在资本市场风生水起,再次押宝范冰冰的《巴清传》由于男女主演相继出事,能否播出成为未知数,连带着唐德影视股价暴跌,市值大幅缩水。

另一方面,长期没有作品播出,对艺人、特别是上升期艺人的影响十分致命。

任嘉伦原本凭借《大唐荣耀》人气飞涨,之后也马不停蹄地继续拍戏,但唯一播出来的《天乩之白蛇传说》仅在爱奇艺单平台网播,播出不久即遭遇下架。观众注意力很快被同期杨紫的另一部仙侠剧《香蜜》抢走,令人唏嘘。

虽然老话说,好饭不怕晚。然而在这许许多多以IP、流量为噱头的大剧中,又有多少够得上“好饭”的标准?

在更多重拳落下之前,能播的最好还是尽早处理掉。换不了主演就AI换脸,卖不了电视台就二轮出海去东南亚。再等下去,花儿都谢啦。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