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专访张榕容:角色的拓宽与打破之路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张榕容:角色的拓宽与打破之路

《妖猫传》的角色让张榕容获得了专注沉静的力量,喜剧《逗爱熊仁镇》、《摆渡人》,动作片《素人特工》则不断再拓宽她自己的尝试。

文|黑白文娱 蓝二

编辑|王子之

《逗爱熊仁镇》是演员张榕容在《妖猫传》之后接演的第一部电影作品。

“我的团队接戏一直蛮谨慎的,我自己看剧本,都是看心情和角色。看当下那一刻的内心,最想拍什么戏。”

对于很多人来说,《妖猫传》是张榕容的惊鸿之作,然而“杨贵妃”似乎并没有让张榕容背上太多的角色包袱。

动作片《素人特工》里的女刑警,是张榕容第一次拍摄动作戏,大量真人实拍的动作场景如同换了一条赛道。喜剧片《逗爱熊仁镇》的女高管,外表看似是个女汉子,故事主线男女主互斗的竞争PK,谁输谁辞职的设定,吸引了她。角色拓宽尝试这条路,对于张榕容来讲,似乎没有尽头。

拓宽与打破

在大部分内地观众的视野中,张榕容由《妖猫传》杨贵妃一角,一战成名。而事实上,她早自10岁起就开始演戏,此后的十多年间主要专注于青春片和文艺片类型,并且多次获得电影奖项。

张榕容一直想进行更多类型的尝试,当我们谈论起她的这种或那种角色和演绎经历时,她反复提起的关键词是“新鲜”。

当接到《逗爱熊仁镇》时,最吸引她的是故事中男女主角相爱相杀的过程,尽管有泰国原版珠玉在前,她还是挺想接受这个改编版的挑战,做出一些新的有趣好看的演绎。

《逗爱熊仁镇》的第一次剧本会议时,男主演朱亚文被张榕容吓了一跳,“大家热烈地讨论了两个小时,这个女主角却分外地安静?”

张榕容说自己习惯于先做一个安静的观察者。剧本会议的前两个小时,她都是先听朱亚文和导演表达,讨论某一场戏要怎么做得更有趣,要加什么小的肢体动作、小的道具。两个小时后,她开始参与讨论,给出自己的想法。

张榕容发现导演查慕春对剧本已经琢磨了很久,对很多场戏,想怎么拍,用什么色调呈现怎样的氛围,都已经想得非常清楚。剧本会议上有任何细节问题也会马上邀请相应工作人员一起来讨论,当场解决,几乎所有问题在会议上都有了答案。这与她的工作方式十分相符。

张榕容的工作习惯,在开拍之前要与团队进行大量的剧本讨论,针对性地邀请指导老师,对戏基本在团队内完成,她对自己的要求是,进入剧组和现场后,随时准备表演,随时准备完全进入角色状态。

“熊仁镇”开机前的剧本围读就这样开了两天,每天十个小时。

“拍这部戏,犹如行军,所有主创是在很紧缩的时间内努力地贡献了最大的创意。但是我觉得拍得非常开心,大家拍完感情很好,有一种战友的那种感觉。”

张榕容的上一部喜剧爱情片是《摆渡人》。同样是演绎喜剧中的爱情,她有自己的不同解读。

“《摆渡人》中的毛毛,我需要以一种14岁的眼神,用很天真的孩子的味道去演绎很纯的爱,她的喜怒哀乐的表演幅度要更大,同时作为一个失忆的人,她又有一种求而不得的状态。而《熊仁镇》里是一对不成熟的成年人的爱情,需要演出女主角蒙小鲜的多面,她是女汉子,喜欢跟男主角互相斗来斗去,但实际上她在心理上又是很需要和依赖男主角。”

同样是新的尝试,接下来的《素人特工》对张榕容来说就增加了不少的难度。从素人到特工的转变过程,四位主要人物从一盘散沙到团结一致的内心转变,普通人以小博大的精神,充满创意的细节设置,是让她觉得很新鲜的剧本概念,但是这部动作片显然在体力和精神上的消耗也会非常大。尚在拍摄《逗爱熊仁镇》期间,张榕容就已经开始身体训练上的准备了。同组的朱亚文还会时常给她关于身体核心力量的训练、动作戏准备等方面的建议。

这是张榕容第一次学习和拍摄动作戏,骑平衡车飙车时武术指导反复叮嘱她一定要更加专注,否则不是她自己受伤就是可能造成其他工作人员受伤,有时候难上加难她还需要背着一个很大的自拍机器演打戏。

拍摄时最困难的部分是在布达佩斯,场景非常多,现场的实体道具也非常多,剧组要在街头飞车、翻东西,时间压力也特别大,一个场景往往只有一两天的拍摄时间。

这样打了两个多月,张榕容自己回想起来也觉得不可思议。

“其实我现在自己去看电影,看到我骑着平衡车在那飙车,我都不敢相信,现在再叫我去一次我可能不敢了,那时也很想要让观众看到不同的元素,因为电影里通常都是汽车和摩托,很少会看到这种平衡车飙车,它是两个人一起努力才能去平衡的。现在看觉得毛骨悚然,可是那时一股脑的,觉得我都可以办得到。”

“《妖猫传》的角色让我获得专注沉静的力量”

有时候片场比较嘈杂,张榕容又需要非常专注时,她会回想杨贵妃这个角色时的状态。《妖猫传》的角色让她获得了一种专注沉静的力量。

陈凯歌导演是通过《逆光飞翔》留意到了她出色的表演,邀请她来沟通《妖猫传》杨贵妃一角。

“第一次见到凯歌导演时,非常期待,又非常紧张,因为他是非常了不起的导演,身形和气场都很强大。”

那次,导演特别跟她聊了襄阳正在建造的长安城的情况。之后导演让她试了两次装,期间张榕容还听导演讲了大概会有哪些戏,听到会有白居易和空海的对手戏时,她非常好奇,这两个人物怎么能串联到一起。

在为每一个角色进行准备时,她通常都会去上一些课程,帮助自己了解这个角色的状态,这些课并不是表演课,而是学习角色本身会有的属性或者技能,比如去了解历史,学习武打动作,或者学习法文。这些学习的过程会让她更相信自己。为了杨贵妃一角,张榕容自己就请了三四个老师,学习古筝、舞蹈还有历史等。

过了大概半年时间,最终贵妃的角色敲定了下来。

陈凯歌导演提出的内敛表演,是让她觉得难度最大的——只用眼睛去演戏。

“这其实是另外一种演法和感受了,大家通常难过就掉眼泪,开心就笑,但是当你只能用眼睛表达而其他什么表情都不能有,而你的情感也得是真的,就必须要自己克制,不能一不小心崩溃。所以我常常是需要跟导演沟通,听他的一些意见。”

张榕容觉得导演对她触动很深的,是关于花萼相辉楼庆典的一场戏,剧情中安禄山来了,原本设定是皇帝在击鼓,阿部宽站在一旁,杨贵妃则站在中间弹琵琶。本已是非常扎实好看的一场戏,但陈凯歌导演反复琢磨之后依然觉得不希望有这种多余的细节加在贵妃身上,他想要的情感是实的,但是一切又有一点虚。他最终用自己更满意的拍法来勾画了这个陷入漩涡中心被政治所摆弄的女人,去掉了弹琵琶这个行为,让张榕容完全就用眼神表达疏离感。

“那一场戏处理得非常高级。其实现场压力特别大,几百个演职人员,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在花钱,但他还是想突破自己,想让作品更好,作为这样的大导演,却没有一秒是放松的,这个精神真的让我印象非常深刻。”

张榕容最终完美地用内敛演法,收获了观者对人物命运的不忍与痛惜。在影片中最重要的一场唐玄宗赐毒酒的戏份中,张榕容饰演的杨贵妃已经看透了自己的命运,但她依然隐忍不发,平静接受,只是一个似乎从嗓子眼里挤出来、带着一丝微微颤抖的“嗯”字,流露出了真实的内心。

“最爱璞石般的状态”

张榕容时常会回顾自己过去的作品,琢磨自己每个阶段的表现。每当回想起自己的第一部作品时,她都会觉得那时候的自己有一种非常单纯的对演戏的喜爱,是璞石般的表演状态。这样的回顾也会化作一种动力去驱使她继续前行。

在自己的每一部电影上映后,张榕容通常会连着去看两遍,因为第一遍的关注点可能主要集中于自己呈现的角色状态和表演的完成度上,自我消化后,可能隔天或者两三天后就要再去看一遍,这时才能更关注整体剧情。

当真正看到《妖猫传》时,她看到自己闭上眼睛躺着时拍摄的戏份中,刘昊然与欧豪的讲述与战斗,连接起完整的故事,其中的悲戚让她特别难受。

《妖猫传》的历练,对张榕容的表演方式开始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现在她做角色准备时,比如剧本中可能有三场哭戏,她自己就会思考和调整,某个场景下的情绪走向是不是真的需要哭出来,也许有的应该是内敛的,有的可能是应该带着微笑的,三处哭戏绝对不会给出相同的表演,自己会向角色的内心去进行更深和更成熟的探索。

目前已经尝试过文艺片、古装片、喜剧片、动作片的张榕容,还想更多地尝试其他不同的类型。她说自己今年还演了一部带有悬疑色彩的犯罪片。

在被问到对于接“好戏”、“好角色”的焦虑感时,她的看法非常达观,“我觉得我接的都是好角色,因为我自己是享受那个状态的,接好戏接大戏这种事情也不是轻易能够决定的,你可能觉得一部戏是大戏,但是一切还是得看成果”。

不可避免,自己喜欢的角色和作品,最终的成果和影响力却可能不及最初的预期,张榕容说自己也会很沮丧,可能会找个自己的空间躲起来,但她更会努力让自己沉静下来,告诉自己,努力过了,就应该要放掉这个情绪,然后往下一部去努力。

采访:王子之,版式:蓝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