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西部资源大股东再谋重组,巨额债务或成“拦路虎”

时隔半年,深陷债务泥潭的西部资源及其控股股东四川恒康再次“危中求变”。

文 | 财联社 张海霞

时隔半年,深陷债务泥潭的西部资源(600139.SH)及其控股股东四川恒康再次“危中求变”,只是与上次出让西部资源控制权不同,这次是对四川恒康进行重组。

甘肃首付阙文彬通过四川恒康控制了西部资源、恒康医疗(002219.SZ)两家上市公司。去年因债务问题,两家公司的控制权计划出让,不过今年3月份时,均因“债务转移”等问题,转让失败。而今四川恒康再度谋划重组,拟引进中系租赁或其指定的第三方,尚未摆脱的债务危机或成为其重组的拦路虎。

中系租赁拟入局

昨日晚间,西部资源在上交所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四川恒康与中系租赁签署《重组框架协议》,拟引进中系租赁或其指定的第三方对四川恒康进行重组。

公开资料显示,中系租赁是一家台港澳独资企业,系中融财富香港的全资子公司,成立于2017年,注册资金3000万美元,主营业务为融资租赁业务,包括向国外购买租赁资产、汽车租赁等。

对于此次重组的原因,公司方面表示,是为了实现强强联手,实现跨越式发展。事实上,这一重组动作,被市场解读为西部资源及其控股股东的“自救”行为。

在重组框架协议中,西部资源及控股股东方面就迫不及待地“索取”资金援助。协议内容显示,鉴于西部资源出现流动性困难,为保障其正常经营,中系租赁提供500万元借款给西部资源。

同时,在重组完成后,中系租赁将用自身的资源和专业优势对四川恒康的资产进行优化重整,帮助改善其企业治理结构,以及改善四川恒康的现金流状况。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目的明确”的重组协议,当即遭到了上交所的“连夜问询”,上交所要求公司补充披露中系租赁与西部资源借款的利率、还款时间以及担保情况等,并要求披露四川恒康具体的负债情况以及形成原因等。

巨额债务或成“拦路虎”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9月17日,四川恒康持有西部资源股票2.68亿股,占总股本的40.42%,因债务纠纷,四川恒康持有的公司股份被各地方法院轮候冻结,并遭强制拍卖。

今年5月、7月、8月,在京东网络司法拍卖等平台上,四川恒康持有的西部资源20.73%、6.80%、5.14%股份,分别以4.60亿元、1.44亿元、1.091亿元的起拍价拍卖,但后因“被执行人当地公安立案”、无人出价等原因,要么撤回,要么流拍。

据2019年中报,截至6月30日,西部资源逾期债务1.92亿元,负债合计24.59亿元,中报甚至阐明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可能存在重大不确定性。而在公司2018年财务报告中,瑞华会计事务所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公开资料显示,西部资源的实际控制人为阙文彬,即四川恒康的控股股东,同时阙文彬还实控了上市公司恒康医疗。与四川恒康、西部资源一样,阙文彬、恒康医疗皆债务缠身。

据恒康医疗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截至2018年12月11日,阙文彬质押公司股份所形成的债务以及民生信托债务本金共计50亿元。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因债务问题,阙文彬手中的两家上市公司此前控制权转让均宣告失败。2018年时,四川恒康、阙文彬先后计划将西部资源、恒康医疗的控制权出让,前者以6.5亿元的价格将持有的西部资源24.55%的股份转让给沃隆文化,后者以承债的形式将恒康医疗29.96%、12.62%的股份分别转让给张玉富、于兰军。

孰料,进行了大半年的控制权转让计划,于今年3月份双双戛然而止。究其原因,据上市公司公告,因四川恒康持有的股份被多次冻结,以及实际控制人债务问题等,未能就债务转移、股份司法划转等事宜与各方达成一致意见。

阙文彬手中的两家上市公司控制权转让接连失败,如今又换做四川恒康重组,巨额债务是否会再次成为变革道路上的“拦路虎”?财联社记者多次致电西部资源董秘办,电话一致无人接听,记者转而向对方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前,未收到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在本次重组协议中,公司特别提示重组能否成功的不确定风险,称因债务纠纷,四川恒康重组是否能取得债权人的同意存在着不确定性。

来源:财联社

原标题:西部资源大股东再谋重组 巨额债务或成“拦路虎”

最新更新时间:09/17 18:43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