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丁磊想念周杰伦

对于在线音乐平台而言,版权内容终究无法绕开,一个周杰伦单曲,便让网易云音乐显出了尴尬原形。

图源:周杰伦中文网

作者 | 魏晓 

一场在线音乐平台的流量盛宴,网易云音乐被彻底边缘化。

昨日晚间11点,周杰伦的《说好不哭》于QQ音乐等平台首发,分别引爆热搜、刷屏朋友圈,并以最快速度刷新QQ音乐平台的销售记录,同时短时间暴涨的流量亦干翻了QQ音乐的服务器。

狂欢之外,网易云音乐显得尤为寂寞与尴尬。

后者的周杰伦播放列表中,除了几首歌能够播放之外,其他包括《说好不哭》在内,几乎全部处于灰色状态,点击进去便是扎眼的“因合作方要求,该资源暂时下架”。

图片来源:周杰伦中文网 在实时统计单曲销量时,网易云音乐一栏为空白

云村的人难免很绝望。这一官方口径“暂时下架”看上去也仅是网易云音乐的倔强,毕竟距离周杰伦歌曲在网易云音乐下架,已近一年半。

对于网易云音乐来讲,周杰伦是它的一个坎儿,迄今也未能迈过去。

不仅缺失周杰伦这一顶级IP内容后,网易云音乐只能靠边站,眼睁睁看着友商腾讯系平台拿周杰伦大做文章,再到现今于《说好不哭》上高调炒作、狂秀肌肉,以及服务器愉快地被挤爆。

甚至丢掉周杰伦,本身就被业内视为网易云音乐由高光神坛逐步跌落的一大转折。

在此之前,凭借着高质量的UGC社区生态,网易云音乐以贩卖情怀之势在在线音乐领域实现了弯道超车,一度攀升至能够和腾讯音乐正面较量的地位,且无论是用户粘性,还是口碑声量上都极具优势。

但自此之后,高光不再。其自身版权短板暴露的一览无遗,面对变灰的歌单,即便再吆喝情怀,没有内容,也无能为力。友商一句就是歌多,便把网易云音乐多年积累的社区优势给直接化解,兵不血刃。

甚至情怀这门生意,也正被友商分食。毕竟周杰伦《说好不哭》能够刷屏,本身就是80/90后情怀作祟。这个情怀主导的作品,网易云音乐本应该是其主场,但最终无缘。

以至于有网友调侃:周杰伦唱着说好不哭,而网易云音乐在QQ音乐上花了3块钱,听着听着,自己却哭了。

1

网易云音乐上的周杰伦播放列表,是怎么变灰的。其中一部分因素要归结于网易云音乐自身的骚操作。

去年3月31日,网易云音乐与周杰伦所属唱片公司杰威尔的合作到期,未能完成续约。彼时根据周杰伦相关歌曲的版权代理方腾讯音乐娱乐公司方面表示,由于网易云音乐的侵权问题,被相关版权方杰威尔音乐有限公司(JVR)发现,因此根据JVR的意见,暂停相关音乐版权的授权合作。

除了在线音乐市场存在的竞争之外,一直在版权储备上比较弱势的网易云音乐曾在此前抄了近路:允许用户自主上传翻唱无版权歌曲。而这些“cover”相当一部分只是幌子,点开之后其实是原版歌曲。

这被腾讯音乐认为是存有侵权之嫌。

且在周杰伦歌曲版权临近到期,网易云音乐狠割一笔,在下架周杰伦歌曲前将周杰伦近200首歌曲打包售卖给用户,甚至是在版权到期后仍在继续售卖。

此举不仅加重得罪了版权方,以至于杰威尔对外发布声明称,“不会漠视、纵容转授权平台的违规与侵权行为,并呼吁各方必须尊重版权,恪守版权正规化使用,保障音乐人及用户的合法权益。”

同时也极大损伤了网易云音乐自身在用户心中的口碑,那些与网易云音乐价值观重叠的、亦或者说被情怀吸引的人群,在这次侵权事件中,只能感受到深深的失望。即便网易云音乐事后发布道歉,但依旧无法挽回。

自此,周杰伦大部分歌曲变灰至今。网易云音乐也就此走下神坛。

2

网易云音乐的面世,从始至终就带有网易独特的属性。

有传言称,丁磊本人就有音乐情结,2012年春节,他在美国休假,想在听一些高质量的音乐,发现所有的中文音乐应用都达不到自己的要求,于是他打算自己做一个——满足自己对音乐需求的应用。

在杭州的一个酒吧中,丁磊找到了时任网易娱乐频道主编王磊,他的另一个身份是音乐人,一头长发的他总在周末帮别人制作歌曲。

他们讨论要做一个提升中国人音乐品味的音乐应用——这听起来不像个互联网CEO的愿景,而是一个大学生或者文青,那天他们在酒吧喝得晕晕乎乎,讨论的是“中国人整个音乐审美水平太低下了”,俩人一拍即合,网易云音乐就这么诞生了,丁磊还亲任网易云音乐UFO,活跃其上。

网易云音乐涉足音乐领域是最晚的,当时江湖上还有其他7大音乐应用,百度、QQ、多米、虾米、酷狗、酷我、千千动听,但一年半后,网易云音乐就积累了4000万用户,速度超过同行。

凭借着UGC,创新性的歌单产品以及不俗口碑,网易云音乐在2015年,成为在线音乐应用市场的最大黑马,上升之势明显。

但也由于起步较晚,以及被平台社交属性迷惑,网易云音乐并未投注较多精力放在版权储备购买上,以至于在网易云音乐实现快速崛起后,版权成为其一大短板,并桎梏其后期发展。

根据艾瑞咨询在《2016年中国在线音乐行业研究报告》中称:腾讯音乐系旗下QQ音乐、酷狗和酷我的版权音乐在整体版权音乐中占比均达到90%以上。网易云音乐的大部分内容,也只能通过腾讯音乐版权转授,后者一旦“断粮”,网易云音乐就只能变灰。

虽然丁磊曾四处哭诉“版权受害论”,试图从政策层面调和危机,也确实起到很大效果,从腾讯音乐手里拿到绝大部分转授。但包括周杰伦在内的少数版权,却一直难以搞定。

有业内人士认为,就这1%的稀有音乐IP,确是在线音乐平台的竞争关键。甚至周杰伦个人,便被普遍认为直接影响在线音乐平台15%的播放量。

3

待到周杰伦歌曲变灰之后,网易云音乐的黑马之势也不复存在。

2017年4月11日,网易云音乐宣布完成7.5亿元A轮融资,此轮融资后,网易云音乐估值达80亿元,用户量突破3亿,进入行业第一阵营。但一年后再到现在,网易云音乐便从行业领先跌落至第四第五左右。

根据网易今年Q2,网易云音乐总用户数突破8亿,同比增长50%,音乐付费会员数同比增长135%。也就是说在过去的12个月,网易云音乐实现了近2亿的用户数的增长。

但一个关键事实是,移动互联网进入下半场后,总用户数已不再是唯一衡量指标,且对于资本市场,也不如MAU、DAU等更具吸引力。而在成立至今6年时间内,网易官方从未公布过DAU或者MAU数据。

第三方平台的数据,或许侧面证明了网易云音乐的尴尬。

在易观2018年第四季度移动音乐App月活跃用户排名监测中,网易云音乐以9690万人位列第四名,远低于酷狗的29170万人和QQ音乐的31675万人。

根据QuestMobile报告,截止今年3月,腾讯系的酷狗音乐、QQ音乐、全民K歌、酷我音乐的月活数占据移动音乐行业前四位,其中酷狗音乐月活跃用户规模达2.64亿。网易云音乐月活用户规模为1.32亿,位居第五。

且在过去,资本市场上一直有网易云音乐独立上市的预期。但在现在,网易云音乐上市不仅没了动静,市场上还几度传出其与阿里旗下虾米音乐合并的消息。

足见丁磊的在线音乐野心,一定程度上是受挫的。

网易云音乐也试图破局,其曾经尝试从直播和社交双向出发,今年8月,网易云开启了社交的新尝试——推出“云村社区”,探索从侧面再次突围的可能性。

一个月后借阿里收购网易考拉的“东风”,网易云音乐获得了来自阿里的新一轮7亿美元融资,也算是两家于在线音乐市场的抱团取暖。

但对于在线音乐平台而言,版权内容终究无法绕开,一个周杰伦单曲,便让网易云音乐显出了尴尬原形。

这也意味着在版权问题上,网易云音乐依旧暂时无力挣扎。

来源:AI蓝媒汇

原标题:丁磊想念周杰伦

最新更新时间:09/18 18:33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