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以色列前总统佩雷斯之子:对世界做贡献是犹太民族天生的使命

“以色列的现实主义就是将不可能变为现实。”

舍米·佩雷斯在西蒙·佩雷斯自传的新书发布会现场。图片来源:上海译文出版社

记者 | 肖恩

科技强国、创新之源是现代以色列当之无愧的标签,但在70年前刚刚建国时,那里只是一片贫瘠的荒漠。再往前追溯,散落世界各地的犹太民族后裔一直在寻找身份认同的道路上徘徊、挣扎。在这段上百年的漫长征程中,西蒙·佩雷斯无疑扮演了一个举足轻重的角色。

作为以色列开国元勋,西蒙·佩雷斯曾作为财政部部长、国防部部长、外交部部长、总理和总统服务于国家,公职生涯长达66年。他是以色列“建国一代”的最后一人,亲历并领导了现代以色列从无到有、从弱至强、从“一穷二白”到创新科技世界领先的全过程。他也是中东乃至全球多项重大事件的决策人物。

建国伊始,以色列四面楚歌。由于西方国家的武器禁运,以色列几乎没有能用以自保的武器。西蒙·佩雷斯使出浑身解数周旋于各国,在寻获各类武器装备的基础上,一手推动建立了以色列国防军,为国家后续发展铲平了障碍。

在他职业生涯的后半程,这个曾被视为以色列“最旗帜鲜明的鹰派人物”的领导人,又摇身一变成了捍卫中东和平的使者。他促成以色列与埃及和约旦签订和平协议,也让巴以和平现出第一道曙光。

1990年代初,时任外交部长的西蒙·佩雷斯克服内外压力,说服总理拉宾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进行谈判。在他的不懈努力下,奥斯陆协议最终在1993年8月签订。他也因此与时任巴解执委会主席阿拉法特和时任以总理拉宾共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左起:前巴解执委会主席阿拉法特、佩雷斯、以色列前总理拉宾 。1994年三人共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图片来源:上海译文出版社

除了在军政舞台上的抢眼表现,西蒙·佩雷斯在以色列经济发展史上也成就斐然。1980年代,施行了多年计划经济体制的以色列陷入经济衰退,旧经济秩序开始垮塌。西蒙·佩雷斯就在这场危机中扛起了总理的担子。在他就职那天,以色列的年通货膨胀率达到了400%。

大刀阔斧的变革刻不容缓。在一片质疑声中,他出台了经济维稳计划,大幅削减政府开支,冻结物价。在经济复苏后,他又带领以色列逐渐转向资本主义经济体制,吸引外国投资,支持初创企业,推动高科技产业发展。

事实证明,西蒙·佩雷斯再一次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如今,以色列经济总体竞争力居世界前列,在电子技术、计算机软件、医疗设备、生物技术、信息和通讯技术、钻石加工等领域达到世界尖端水平。这个中东小国,早已不复当年战战兢兢的模样。

“以色列的现实主义就是将不可能变为现实。”西蒙·佩雷斯在自传中写道。

2016年9月,西蒙·佩雷斯去世,享年93岁。在去世前几周,他完成了留给以色列和世界的最后一份礼物——一本记录了他一生经历和理想信念的自传。近日,西蒙·佩雷斯自传《大梦无疆:勇气、想象和现代以色列的建立》中文版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他的儿子舍米·佩雷斯在上海接受了界面新闻的专访。

舍米·佩雷斯是“佩雷斯和平与创新中心理事会”主席,同时也是以色列风投基金Pitango的管理合伙人和创始人之一。在他看来,父亲一手把以色列变成了享誉世界的科技中心,而“创新”二字也成为以色列在全球竞争中立足的绝对优势。

作为以色列建国后出生的一代人,父亲追逐一生的犹太复国主义在他眼里被赋予了更多一层含义,他们不仅要保护属于犹太民族的家园,也要为世界贡献力量。

以下是采访全文。

界面新闻:您父亲是以色列的建国元勋之一,也是带领以色列从一穷二白走到如今创新大国地位的人。在他从政的66年中,您认为他最杰出的贡献是什么?

舍米·佩雷斯:我父亲一生中有许多成就,每一个在以色列历史中都至关重要。其中,第一个重大成就是1950年代在以色列迪莫纳建立了一个核基地,这的确使刚建国的以色列变得强大,帮助抵御外部威胁。很多以色列人都认为这是他最大的成就。

他的另一项成就是在担任总理时拯救了以色列经济。当时以色列内部经济严重衰退,通胀率超过400%。而我父亲把以色列变成了一个科技中心,这是他在经济方面最大的成就。

从他个人的角度,他可能会说自己最大的成就是在推动和平方面。他为实现以色列和埃及、约旦等国的和平作出了很多努力,还推动了奥斯陆协议的达成,并因此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我想,在全世界很多人看来,和平建设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成就。

我还想提到的另一项成就,是在他去世之前,他鼓励以色列敢于拥有远大的梦想,继续推动以色列向前走。我很难用某一项成就来总结父亲的一生,他一生的成就对每一个以色列人来说都能起到榜样作用。

界面新闻:正如您之前提到的,在1980年代以色列经济遭遇滑铁卢,陷入严重的经济危机。这时您的父亲先后扛起了总理和财政部长的担子,出台了“经济维稳计划”,实际上打破了以色列建国前30年的计划经济体制。这一举措对以色列接下来30年的经济发展有何意义?

舍米·佩雷斯:当他在1984年成为以色列总理的时候,以色列经济的确处于衰退状态,这时候他推行了经济维稳计划,一年之内把以色列的通胀率降到了零。

第二步是暂停了一个当时以色列正在进行的Lavi项目,就是政府控制的一个军事装备投资项目,核心是叫做Lavi的远程进攻战斗机(注:Lavi在希伯来语中是狮子之意)。正因如此,很多工程师进入了市场,这时父亲做了两个决定:一是邀请许多国际企业进入以色列,设立研发中心,它们带来了对市场的洞悉、投资以及以色列工程师的就业机会;二是在以色列建立鼓励初创企业的经济氛围。那是推动以色列这个初创国家发展的两个主要引擎。这些举措为现代以色列经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如今,有350个国际企业在以色列开发、研制产品,还有6600个分布在不同领域、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企业,都在为以色列经济发展贡献力量。

父亲希望以色列能同时拥有强大的军事和经济实力,由此才可以迈向和平。

界面新闻:经济复苏后,西蒙·佩雷斯又领导以色列建立起一个风险投资体系。这一体系又是如何推动以色列科技企业发展的?

舍米·佩雷斯:为了恢复经济,父亲从美国政府获得了100亿美元的援助资金,同时削减所有政府预算,使国内经济稳定下来,随后他希望推动以色列风险投资体系的发展,这对以色列初创企业来说是一个新的资本来源。父亲的想法是由政府牵头,鼓励人们建立风投基金,对初创企业进行投资。他鼓励年轻一代以色列人在企业初创阶段进行高风险投资,让以色列自主发展出一个像硅谷一样的技术社区。

界面新闻:如今以色列已经成为全球投资人的聚焦点,您认为在如今的全球环境下,以色列的优势在哪里?即便是在经济危机时期,绝大部分经济领域走向崩溃,以色列的高科技行业依然能逆流而上。现在的以色列高科技企业是否依然保持这种优势?

舍米·佩雷斯:很多投资人和全球战略伙伴都把目光投向了以色列,因为他们需要创新才能适应科技的新时代。以色列在全球范围内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它是从最初就建立在“创新”两个字上的。当你生活在以色列这样一个面积很小的国家,没有任何自然资源,也没有能够保护自己的壁垒——从农业到国防,再到经济,都必须建立在创新的基础上,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对以色列来说,数据分析就是对创新的分析。

对企业来说,来到以色列能够帮助他们找到新的灵感并完成转型。你可以看到,目前全球所有人都在寻找创新,因此对以色列感兴趣也不仅仅是西方社会的人,也有来自东方的企业和投资人。而且他们也不是集中在某一个产业,比如说通信软件,而是囊括了基本上所有正在经历数字化改造的产业,包括汽车、保险、金融、医疗等等。可以说,以色列的创新优势对于全球的每一个产业、每一个地理区域都具有吸引力。

如今以色列的企业和10年、15年前已经有所不同,原因在于新的自动化工具、人工智能网络能让以色列的企业成长为大企业。10到15年前,我们被认为是一座与市场隔绝的孤岛,但现在有了互联网和自动化技术,我们生产的产品不再只是面向在以色列的企业,还可以触及全球的消费者。因此如今的以色列企业更关注自身的发展,许多以色列企业逐步发展为在全球具有竞争力的大企业。

界面新闻:在以色列创新科技发展初期,来自苏联的具备专业技能的大批移民实际上扮演了重要角色。到如今,以色列可以说人才济济,科研水平居全球领先地位,那么您认为现代以色列创新科技继续前进的核心是什么?

舍米·佩雷斯:以色列要面对的一个主要问题是国土面积小,人口稀少,因此能从事尖端技术生产的人数也有限。1990年代,我们吸收了100万移民,大部分来自原苏联。他们带来的更多的是创新的想法而不是具体技术。随着时间推移,他们已经逐渐变成了以色列创新研发系统的一部分。

如今我们的发展需要更多的想法和创意,而在以色列内部创意的来源有两个:一是原本就处于创新系统内部的传统犹太人群体,另一个就是以色列的少数民族群体。以色列少数民族群体约占总人口的20%。

此外,以色列也在尝试把巴勒斯坦地区和东欧的工程师和一些创新想法带到国内,并和一些邻国合作。但总体上,以色列创新科技的发展还是依赖本国力量。

界面新闻:您的父亲在自传中提到,犹太复国主义是他立身的中心所在,也是他一生为之奋斗的目标。但如今,一个独立且强大的犹太国家已经建立,那么犹太复国主义对现代以色列,以及像您一样的新一代以色列人的意义是什么?

舍米·佩雷斯: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已经有超过100年历史,这是属于犹太民族的梦想,要重建犹太国家,使全世界犹太人拥有国籍。过去几百年来,犹太民族都流散在国外,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民族国家。在犹太民族看来,要保护离散在全世界的犹太人,唯一的办法就是建立一个以犹太人为主的民族国家,同时也是一个民主国家。

1948年,以色列在第一位总理本-古里安的领导下建立,我的父亲是他的左右手。如今,作为一个在以色列长大的人,我感觉到自己生活在一个民主,同时也带有犹太民族价值观的国度。以色列是一个对世界有贡献的国家,犹太民族认为这是他们天生的使命(born mission)。因此以色列的创新不仅仅是为了以色列自身,更是为了解决全球范围内更大的问题,让我们的生活更加安全便利,让更多疾病能够被治愈,激发最大的潜能。

对我来说,犹太复国主义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从我们的角度看,是要保证以色列是一个以犹太民族为主的民主国家,遵照犹太民族的道德标准;另一面是要保证以色列要对世界有贡献,成为世界创新之源,同时也继续与反犹主义作斗争,永远是所有犹太人民的家园。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