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共享办公巨头WeWork的上市计划黄了

找不到盈利模式,投资人不愿用脚投票。

记者 | 孙梅欣

编辑 |

1

今年8月刚刚公布招股书的WeWork,如今却面临IPO流产的境地。

据媒体报道,WeWork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近期在一场内部网络直播中对员工表示,对自己创立、还在亏损经营的房地产集团的首次IPO流产感到“惭愧”,并承认他需要如何学习经营一家公开上市公司。

据称,由于投资人难以对这家公司筹资数十亿美元产生兴趣,WeWork于9月17日搁置了首次公开发行(IPO),而这一时间点原本应是计划最早启动上市路演的时期,并计划在下周确定发行价并挂牌上市。WeWork表示,现阶段计划是在年底完成发行,但拒绝进行进一步置评。

上市计划搁置之后,9月18日,WeWork针对员工举行全公司网络直播会议。在这场会议上,亚当·诺伊曼表示,他相信自己懂得如何经营一家私有公司,但对于一家即将上市企业领导人所需要发挥的作用,他获得一些了反馈。

外媒称,曾有与亚当·诺伊曼有密切合作的人表示,在上市脱轨的道路上,诺伊曼张扬的个性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事实上,从WeWork计划上市之初,其长期亏损的经营状况,就是外界持续诟病的部分。在其公布招股上也可以清楚看到,至少从2016年-2018年期间,WeWork的净亏损额从4.29亿美元,持续扩大至19.27亿美元。到今年上半年,净亏损额则达到9.0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又增长了25.2%。

持续亏损,以及盈利模式的存疑,或许是投资人意兴阑珊的因素之一。事实上,在WeWork上市之前,已有同样“烧钱”上市的打车应用系统Uber和Lyft上市在前但随即破发的先例,而Uber同样遭遇了亏损质疑。

有了这样的案例在前,也就不奇怪投资人对WeWork的筹资反应。除了盈利质疑之外,也有投资人认为,亚当·诺伊曼对公司影响力过大,也是引发市场担忧的因素之一。

与此同时,为了吸引更多的投资者,WeWork的母公司The Company大幅调低了IPO目标估值至200-300亿美元,但这和年初软银增资时,市场对WeWork470亿美元的估值已经相去甚远。

作为WeWork长期以来最大的支持者,软银曾在9月10日要求WeWork搁置IPO计划,其主要还是由于投资机构对于股票的冷淡反应。

尽管在招股书上显示,Benchmark和J.P摩根为WeWork持股前四位的股东,但有消息称,在WeWork过去和银行的信贷安排中,存在和上市交易相关的条款需要融资(通过IPO或者其他渠道)至少30亿美元,未来才能够获得来自摩根大通和高盛等银行提供的60亿美元的贷款额度,因此早前WeWork曾和软银接触,计划商议获得新的融资,然后暂停上市计划。

9月17日决定推迟IPO的消息,也引发了投资人对WeWork债券的抛售。

作为全球共享办公业巨头,发展到第9年的WeWork面临持续的困境。除了未能解决长期以来存在的盈利问题,今年年初,WeWork从最大投资方软银获得的实际融资只有20亿美元,和早前预计的150-200亿美元减少了近87.5%。

作为一个至今仍然依靠大量现金流的企业,未能顺利获得融资渠道,使得这家一直以来持续扩展的企业,也放慢了脚步,并在今年年初做出了裁员300人的决定。

随着此次IPO的推迟,WeWork的运营模式再次成为争议的焦点,这也给国内共享办公领域企业未来的发展路径,再次敲响了警钟。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