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卖身风波中的考拉员工

阿里和网易的资本博弈结束,考拉2000名员工面临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燃财经 唐亚华

编辑|魏佳

2019年9月6日,盛传一个多月的网易考拉卖身阿里巴巴一事终于尘埃落定,考拉作价20亿美金卖身,还附带了阿里对网易云音乐7亿美元的投资。

三年前,丁磊曾扬言“在电商领域再造一个网易”,半年多以前还有意接手亚马逊中国的跨境电商业务,但在电商对网易财务数据的巨大拖累面前,精明的丁磊最终选择“弃车保帅”。

这场收购,对于丢掉了包袱的网易和增加了市场份额的阿里来说,似乎是双赢。但资本是高层的游戏,对于奋战在考拉一线的2000余名员工来说,仿佛是坐了一趟过山车。2016年,当外界盛传“腾讯将收购今日头条时”,张一鸣表示,“有员工跟我说,加入头条的目的不是为了成为腾讯员工”。如今,对于考拉员工来说,成为阿里员工也并非他们本意。燃财经采访多名考拉员工,试图从他们的视角还原这场收购,以及他们经历的纠结与无奈。

早在半年前,考拉内部收缩推广投入、优化员工,就让不少人嗅到了异样的气息。随着传闻愈演愈烈,有的员工放弃股票离职,有的积极寻求内部换岗,有的手握期权,在清零、按比例兑现来来回回的传言中焦急等待,还有的员工刚从北京来到杭州加入考拉,就赶上这次调整,感觉自己又要面临新一轮的选择。

资本世界,并购是常事,滴滴合并Uber中国、58同城合并赶集网、携程合并去哪儿、阿里巴巴收购饿了么、美团收购摩拜……并购让互联网公司之间的战争暂时结束,但具体到每一个员工身上,文化冲突、团队磨合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打过仗的人是融合不了的”、“裁员非常正常”、“靠本事吃饭的人不能忍受‘被养老’”,曾经经历过公司并购的员工这样说。

据考拉员工介绍,9月底之前,在杭州市滨江区网易园区办公的他们就要搬到对面的阿里巴巴滨江园区了。一条马路之隔,却是横亘在两家公司员工之间的一条信任与融合之路。

前兆:“丁老板撤掉了推荐产品”

2019年年初,有网易员工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爆料称“网易考拉、网易严选突然裁员,裁员比例将达30%”。事后,网易力证这一消息不属实,称这不过是正常的组织架构调整和人员优化。

不过,在考拉工作了三年的员工张若还是从公司的细微变化中看出了端倪。

他告诉燃财经,2017年至2018年中旬,网易的战略规划中排第一的是游戏,排第二的就是电商,而到了2019年年初,这种排序有了微妙的变化。

“做电商前期要获取流量就要有巨大的市场投入,但年初开始,公司在市场方面的投入逐渐变少。另外,以前丁老板总会以个人名义推荐东西,年后,他要求把和他个人相关的页面全部去掉。”张若说。

基于这些风吹草动和外部传闻,张若推测考拉大概率会被卖掉,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我选择工作主要看两点,第一点是业务方向行不行,第二点是这个团队是不是愿意投入最大精力去把它做好。”

在当时的环境下,张若发现,由于年初的一些风言风语,整个团队的士气已经开始变差,有不少部门需要协同工作,一些人消极怠工的状态逐渐扩散到其他部门的人身上。

“这样的事虽然很小,但如果组织不控制就会蔓延。一旦公司默认这种情况,这个组织就没有待的必要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到后来我觉得这个蚁穴已经变得很大了。再一个判断是基于业务的,电商是一个前期很烧钱的事情,如果老板不愿意烧钱,困难非常多。”张若告诉燃财经。

除了张若以外,还有其他员工也在私下讨论这些事。

今年8月,一位考拉员工在脉脉上表示,“双十一采购计划已经暂停了,最近一个月采购单严审”。

入职考拉一年多的文远则注意到,今年以来,他身边已经有超过10名员工内部转岗,“有一些员工觉得收购不利于自己,就选择转岗了。原本内部转岗就是一个正常的人才流动机制。”

卖身:两次反转最终落定

卖身传闻最早在脉脉的“职言”栏目上蔓延开来。

“我们听到过几个版本,5月的时候说跟阿里谈判黄了,到6月的时候又说跟拼多多谈判黄了,我们问分管的领导,得到的回复是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把技能长在自己身上,其它的事情交给时间。”张若回忆。

从网易电商近年来数据表现上来看,不难理解卖身背后的逻辑。

2015年上线的网易考拉,在网易内部被升级为战略级产品。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电商业务占网易总营收的比重分别达到了11.9%、21.6%和28.6%,电商成为仅次于游戏的第二大增长引擎,丁磊也曾在2016年放言要在电商领域再造一个网易。

电商发展前期烧钱铺路是共识。网易从2014年大力投入做电商后,整体利润率逐年下降,毛利率从2014年的72%降至2018年的42%,净利率从41%降至9%,可以说是电商业务拖累了网易整体的盈利水平。

2017年Q4网易将电商业务在财报中独立披露后,更加可以看出电商业务的经营情况。从2017年Q4至2019年Q2的7个季度中,网易游戏的平均毛利率为63%,广告为62%,而电商只有9%。其中,电商在2018年Q4创下季度最低值,毛利率只有4.5%。这还只是毛利率,如果扣除各项经营费用和配送成本,网易电商基本无钱可赚。

制图 / 燃财经

亏损还不是根本问题,不论是京东,还是拼多多,都曾是巨额亏损的典范。只要能够一直增长,短期亏损就不是大问题。但是,网易电商已经告别了高速增长阶段。

在刚起步的前三年,网易包含电商的创新业务营收增速分别为205%、252%、117%。2017年,营收增速降低至92%,首次低于100%。2018年,进一步降低至59%,创下近五年最低增速。

从2018年Q4至2019年Q2,网易电商收入的同比增速分别为44%、28%、20%,按季度持续降低。从2014年至今,网易电商的发展,从增速上来看明显后劲不足。

制图 / 燃财经

近年来的财务数据让网易考拉的处境非常尴尬,在公司整体利益第一的原则下,被卖或许是其不可避免的结局。

到了8月,考拉即将卖身的消息密集传出。8月15日,有媒体称交易已确定,对价为20亿美元,阿里将以全现金方式支付。

但消息随后反转。8月20日下午,有消息称丁磊最终否决了收购案,网易与阿里双方以谈崩收场。据传,阿里巴巴以20亿美元的价格想一并收购网易云音乐、网易研究院等部分业务,这突破了丁磊的底线。紧接着,丁磊召开高管会议,最终传递出来的消息是:网易考拉融资进展一切顺利。

到了9月6日,确切消息传来,双方共同宣布阿里以20亿美元全资收购考拉,同时,阿里作为领投方参与网易云音乐7亿美元的融资,天猫进出口事业群总经理刘鹏将兼任考拉CEO。随后网易考拉改名为考拉海购。

纠结:资本博弈结束,员工挑战开始

考拉卖身阿里是双赢的结局。但尘埃落定后,考拉员工开始担心会不会被裁员、跟阿里怎么融合、期权怎么处理等问题。

艾媒咨询发布的《2018-2019中国跨境电商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网易考拉以27.1%的市场份额,居国内跨境进口市场首位,连续三年蝉联跨境电商份额第一,天猫国际则以24%的市场份额名列第二。

此次收购,阿里成功拿下近52%的跨境电商市场份额,成为第一大玩家,巩固了自己电商老大的位置。也有人认为,这是一次防御性收购,阿里巴巴为了防止拼多多收购考拉。

另外根据QuestMobile的报告,截至今年3月,排名音乐行业月活数前五的分别为酷狗音乐、QQ音乐、全民K歌、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前四名均为腾讯系产品,阿里选择投资网易云音乐,是为阿里大文娱音乐版图增加一个筹码。

在张若看来,考拉的自营模式能抓住一些核心资源从而抓住流量,扩大自营的占比对阿里本身来讲是需要的,这些流量也能反哺平台上的其他商家。而对网易来说,自营要花很多资金和精力,在电商不是网易核心业务的情况下,持续投钱,对公司整体的方向和战略会形成干扰,网易用它换取一些现金流,可以丰富其它生态。

行业内人士周凯认为,考拉的本质是一个“海淘版的京东”,最有价值的部分是海外的免税仓,在目前的中美大环境下显得特别有价值,阿里有免税仓,就意味着可以给核心大客户提供一个非常漂亮的增值服务,再加上网易云音乐的重要战略意义,就促成了这次收购。

“考拉的员工肯定是没有安全感的,阿里不会对考拉的流量、交易额感兴趣,也不会对它的库存商品感兴趣。到明年初,大概会有一波离职潮。”周凯说。

对于收购后的动向,网易方面表示,考拉员工将加入阿里大家庭,不会减员。

另外据《晚点LatePost》报道,考拉海购期权方案已经初步出炉,已归属的期权部分有50%可以在9月签署,此外,已归属期权部分还有10%会在12月31日到账,剩余的部分将在往后4年每年到年底给10%,而待归属的期权部分在今年年底会先给5%。

报道中还提到,考拉期权价在19美元左右,2016年前加入的,按照2.5美金的行权价计算,2016年之后加入的按照3.8美金的行权价计算,期权的处理和价格高于很多考拉员工预期。假设一位2015年前加入的考拉高层,按照2.5美金的行权价,今年年底大概能拿到700-800万的现金。

张若手中持有价值几十万元的网易股票,但全部兑现需要两三年的时间。经过一番纠结,他在考拉卖身前夕选择了离职,放弃股票。

他认为,如果为了这些钱影响了未来两三年的发展,有点得不偿失,换个地方也许可以拿到更多的权益。“自己的成长最重要。我不愿意背着束缚,你如果明知道对方是一个渣男,还会再把三年时间投入到他身上吗?”

出路:等待行权、观望融合、被动接受

事实上,每一次企业收购案过后,人事调整必不可少。

根据媒体报道,在组织架构上,考拉的运营、供应链管理、客服等业务负责人将向天猫国际副总经理刘一曼汇报,而市场、仓储物流等业务负责人将向天猫进出口事业部总经理刘鹏汇报。刘一曼在阿里的职级为M5(等同于P10),汇报给刘一曼的考拉高管职级不会高于这一级别,这可能低于很多考拉高管的预期,也能看出考拉高管未来在阿里的地位。

此前,2018年4月阿里巴巴95亿美金估值全资收购饿了么,经过一年多的时间,饿了么创始团队已经全面淡出。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2015年4月17日,58同城合并赶集网,赶集网创始人杨浩涌在合并七个月之后,就辞去了联席CEO去做瓜子二手车。2015年10月26日,携程与去哪儿合并,随后,去哪儿创始人庄辰超也选择离职,后来创立了便利蜂。

这种情绪也影响着普通员工。多名考拉员工表示,直到官宣后,才最后知道确切消息,并对领导层表示失望。

刚来考拉工作半年的刘岩告诉燃财经,他特意从北京某大型互联网公司跳槽来到杭州,不料短短几个月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他始终认为被并购不是什么好事,但让他纠结的还是自己手里的期权。这时候离开,期权就作废了。

“对方不一定接受你,已经有不少人在找别的出路,我也在关注别的机会。阿里是一个大公司,如果能接纳我们肯定是好事,但是受排挤,就只能找别的地方了,我现在也在观望,如果对方愿意接纳就好好干,不接纳就走。”刘岩说。

虽然公司已经公布了不会裁员,但刘岩还是很焦虑,公司里也弥漫着迷茫的氛围,有期权的人在观望怎么兑现。

负责商家运营的文远目前工作没有变化,他接到的通知是9月底之前搬到阿里园区上班。“我没有期权,对我来说影响不大,到哪都是听指挥干活,唯一担心的就是未来阿里机制的调整带来的人员优化。在杭州的话,想要谋求更好的发展,其实网易之外也就只有阿里了。”文远说。

在他看来,挑战无非可能是考核上的、价值观上、工作风格上的一些变化,如果说去了阿里之后,业务能够真正的被做得更好,职业成长和个人薪酬都有增长,那并购不是一件坏事。

但焦虑总是有的。文远感觉到近期以来大家都在等着比较明确的业务调整,观望合并之后会有哪些变动,以及重合的业务会不会舍弃,“同事们都有一些猜测和担心,不知道自己的项目还要不要卖力地往前去做。”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若、文远、刘岩、周凯为化名。

燃财经(ID:rancaijing)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