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中国5年来如何追回外逃分子5974个?

从2014年到2019年6月,我国已经从120多个国家地区追回了5974个外逃的犯罪分子,其中包括“红通人员”59人,追回的赃款赃物和罚没款物达140多亿元。最高人民法院大法官裴显鼎表示,为了实现海外追逃追赃,国家立法机关前后两次修订刑诉法,设置了两大制度:违法所得没收程序、缺席审判制度。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从2014年到今年6月,已经从120多个国家地区追回了5974个外逃的犯罪分子,其中包括“红通人员”59人,追回的赃款赃物和罚没款物达140多亿元。”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在专题节目《法治中国说》中披露了这组关于外逃犯罪的数据。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二级大法官裴显鼎表示,为了实现海外追逃追赃,国家立法机关前后两次修订刑诉法,设置了两大制度:违法所得没收程序、缺席审判制度。

违法所得没收程序重点解决追赃,如果逃匿或者死亡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没有到庭接受审判的情况下,人虽然没有被抓回国,但财产已经被扣押。在这种情况下,同样可以依照法定程序,经过人民法院审理,依法予以没收。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国际刑法研究所所长黄风认为,在一般情况下,对违法所得的没收是法院在对被告人定罪量刑的同时,追缴其违法所得。但是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或死亡的情况下,存在一些困难。“这时候刑事诉讼就可能处于停滞状态,定罪量刑的刑事审判就不可能进行。”

基于上述情况,《联合国反腐败公约》要求各缔约国建立一种不经定罪的没收程序,在没有定罪情况下,来对违法所得进行没收。我们国家《刑事诉讼法》在2012年引进了逃匿死亡案件违法所得没收程序。

缺席审判制度则强调追逃和追赃并重。裴显鼎表示,尽管被告人、犯罪嫌疑人没有被缉拿归案,或者本人不愿意来接受审判,但只要办案机关掌握了足够的证据,提交给法庭,法庭经过审理认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依法应该定罪量刑,就可以对没有到案的犯罪嫌疑人做出有罪判决。

此外,宽严相济也是一项重要的、成熟的刑事政策。裴显鼎认为,在开庭审理的每一个案件中,要查清楚被告人或者犯罪嫌疑人有哪些依法应当从严从重的犯罪情节,有哪些应该从轻从宽的犯罪情节,然后区别对待。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国际合作局副局级纪检监察员贾鸾表示,我国于2014年6月成立了中央追逃办,“可以说也是由此就建立起来了一个集中统一、高效顺畅的协调机制。”

在对外层面上,我国在APEC、G20的框架下不断推出关于追逃追赃的倡议。目前,我国已经与67个国家签订了163项司法协助类的条约,其中,十八大以后新缔结的就达64项。

黄风认为,追逃涉及人的问题,追赃涉及物的问题。每个国家对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法律上都有很严格的限制。所以国际追逃追赃有两个关键点,一个是要遵循法治的方式,一个是要开展国际合作,在法治的轨道上,通过国际合作来实现目的。

贾鸾认为,要从源头遏制外逃现象,重点是抓住三个字,“人、钱、证”。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