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纳粹军官和奥斯维辛犹太女孩的禁忌之恋

“因为他,我活下来了。这不是我所选择的。那种感情也只能发生在那样的地方……现在,很多记忆就像回旋镖,不断朝我飞回来。”

图片来源:网络

那是纳粹统治下最禁忌的一段扭曲恋曲。

1933年希特勒上台后不久,纳粹政权的官僚们很快就开始了《纽伦堡法案》的制订工作。这一后世看来荒诞不经的法案明令禁止“雅利安人”与犹太人有任何关系。但是在希特勒的第三帝国,这种禁忌的情感却实实在在地存在过,甚至是在残暴的纳粹军官和集中营内的犹太人之间。

美国作家凯特·布雷斯林(Kate Breslin)的新书最近因为讲述了一段发生在纳粹党卫军军官和集中营囚犯之间虚构的爱情故事,从而引发了不小的争议,被批评者贴上了“冒犯、令人不安”的标签。尽管如此,有些关于人与人之间复杂情感关系的真相我们无可否认,即便那发生在那个恐怖的年代里。

纳粹党卫军Franz Wunsch。图片来源:网络

犹太女孩Helena Citronova。图片来源:网络

布雷斯林的小说《For Such a Time》所描绘的,是发生在一个不寻常之地的扭曲恋情。在纳粹几乎统治整个欧洲的12年间,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够像波兰的奥斯维辛一样,成为那么扭曲、恐怖而残酷的存在。

在那座“死亡工厂”里,人们为了活下去愿意做任何事情,只要能保证自己不被“选中”。因为被选中意味着一次毒气室之旅,永远回不来。Helena Citronova是“他们”中的一员。不同的是,她借着一名纳粹党卫军军官对她的爱慕,救了自己,也救了家人。

1945年1月拍摄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图片来源:网络

 

Citronova来自斯洛伐克。在集中营里,她被分配到一个叫“Canada”的巨大仓库劳动。死囚的财物都会在那里被整理、储存,之后被运回柏林用以支持纳粹打仗。Citronova和救她的纳粹军官Wunsch发生了关系,她也承认自己慢慢对他有了很深的感情。但这并不能掩盖一个事实,那段禁忌之恋的发生,只是因为她迫切想要在那个人间地狱活下去。

据报道,至少有120万人在奥斯维辛集中营被杀害。

1942年,正是在那个无法想象的地方,Citronova遇到了Wunsch。美国PBS电视台曾经在奥斯维辛纪录片中这样讲述过他们两个人的感情:

“纳粹党卫军Franz Wunsch和犹太女孩Helena Citronova的感情着实令人震惊。在奥斯维辛这种充斥着死亡、痛苦与残暴的地方,谁能想到这里竟然能够滋生一份如爱情般纯洁的情感?如果那天不是Wunsch的生日,如果Citronova没有恰巧被叫去为他唱歌,她不会活下来。因为就在那一天早些时候,她已经被判了死刑。”

一开始,Wunsch送了饼干给Citronova,传给她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爱上你了”。他甚至还从死亡边缘救回了她的姐姐Rozinka及其家人。

多年后,住在以色列的Citronova回忆说:“他来到我劳动的那片营房时,仍给了我那张纸条。当时我很快把纸条撕掉了,但我的确看到了‘爱’字。我当时想,我宁愿死也不要和一名纳粹党卫军在一起。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他只有仇恨。我甚至无法直视他。”

她承认,她对Wunsch的感情随着时间在一点点变化,特别是当她姐姐母子子被送进奥斯维辛之后。她得知她们要被送去毒气室,而Wunsch尽力提供着帮助。

Wunsch(左)与另外两名纳粹军人。图片来源:网络

奥斯维辛受害者的鞋子。图片来源:网络

 

“他和我说,‘赶快告诉我你姐姐的名字,要不就来不及了。’我告诉他,‘你救不了她的。她带着两个孩子。’他说,‘孩子和大人不一样。救不了孩子。’然后他赶紧跑去焚化场,找到了我姐姐。”

Wunsch救了她的姐姐,他告诉士兵这个女人在他管辖的“Canada”仓库劳动。但是对两个孩子,他却无能为力。Citronova和姐姐在奥斯维辛活下来了。战争结束后,她和Wunsch的这段感情也结束了。但是多年后在对Wunsch的战争罪行审判中,她作了对他有利的证明。

Citronova在2005年去世。她曾在一次访问中这样告诉英国导演Laurence Rees:“他做的有些事真的很了不起。有时候我会忘了他不是犹太人的事实,老实说,我后来爱上他了。只是那样并不现实。”

在2003年以色列一档名叫“别样的爱情”的电视节目里,她说:“我什么都没忘,我记得所有的事。我在集中营和别人有点不一样,每个人都知道这件事。因为他是纳粹党卫军,所以那成了我身上的污点。而事实是,我活下来了,因为他我活下来了。这不是我所选择的,但事实就是这样。那种感情也只能发生在那样的地方。年轻的时候,总有太多事,我从没想过如何面对过去。而现在,那么多记忆就像回旋镖,不断朝我飞回来。”

奥斯维辛的女性营房。图片来源:网络

 

在一篇名为《戏剧般的爱情与大屠杀:畸形时代的畸形爱恋》文章中,作者Yvonne Kozlovsky这样评论道:“影片导演试图采用一种委婉而中立的方式,避免过度的窥探当事人的个人生活。他希望让这部影片成为某种诉说的平台,虽然要她(当事人)坦陈过去可能很难。

“然而,导演也努力让观众去思考他们两个之间的这种关系。其它的纳粹军官对他们之间的这种感情又作何反应?毕竟希特勒政权禁止‘雅利安人’和犹太人之间一切形式的接触,违者还会以死刑论处。Citronova周围的犹太人又作何反应?他们两个人之间又是怎样保持联系?

“这段感情的本质及其发生的地点都表明,从Citronova的角度来说,这是出于情感上的依恋。她也承认在战争快结束的时候,她对他已经有了感情。她说他对她是真爱,他愿意为她不顾生命危险;而对于她自己,她说他们发生关系只是因为当时当地的境况。”

Helena Citronova(左),姐姐Rozinka(右)及其女儿(中)。图片来源:网络

 

6年前,Wunsch去世了。这名生于奥地利的纳粹党卫军在接受审判时,被集中营的幸存者们形容为天生的“仇犹者”,他的残暴臭名昭著。集中营有很多从欧洲各地用火车运来的囚犯,他脾气不好的时候,就从中选一些人来决定他们是死是活。

1972年在维也纳的审判上,法庭听取了证人对他种种残暴罪行的证言。他不分男女地殴打囚犯。至少有一次,而且很可能有更多次,他负责在毒气室投放致命的“齐克隆-B”毒剂药丸来谋杀囚犯。

“爱情让我改了我的暴行。”他说,“我爱上了Helena Citronova,然后爱情改变了我。受她的影响,我变成了另一个人。”

尽管法官宣称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他参与了集体屠杀,但由于审判当时已经超过了奥地利法律关于战争罪行案件的诉讼时效,他最终仍被无罪释放。Citronova姐妹出席了审判,作了有利于他的证言。

无法逃生的奥斯维辛。图片来源:网络

 

然而对于来自费城的犹太裔浪漫小说家凯瑟琳·洛克(Katherine Locke),布雷斯林书中所写的故事她无法接受。她把这本书为称为劣质改写版的《圣经·旧约·以斯帖记》。在《以斯帖记》里,一个名叫哈达莎(又名以斯帖)的犹太女孩为了挽救犹太民族免遭大屠杀,嫁给了波斯国王亚哈随鲁。即便如此,在洛克看来,Citronova的故事依然那么得令人感触。

她告诉《每日邮报》网站的记者:“她的那段感情发生在现实生活里并不惊奇,我只是并不清楚,那是不是两厢情愿。在那个权力体系下,轮不到你去问自己的内心来决定是否应允。毕竟,他们(纳粹党卫军)终究是残忍杀害了上百万人的凶手。而我们所讲的,是两个不同视角下两个极其不同的故事。(Citronova的故事)是她自己过去真实的经历,那故事意义深刻。我很高兴她们姐妹俩成功活了下。但我不认为那个故事随处都能发生,而且就像布雷斯林所做的,以一个非犹太人的声音、从非犹太人的角度讲述这样一个故事是十分危险的,那会抹消犹太人的历史。要是她把那个故事当成一个真实的故事来写的话,一切都会不一样,但是她没有——她只是偷走了别人的故事去制造话题。”

凯特·布莱斯林(Kate Breslin)的小说《For Such a Time》。图片来源:网络

 

背景知识:“无德且不耻”——舆论风暴中心的《For Such A Time

在这本讲述犹太女囚与纳粹军官畸爱的小说《For Such a Time》获得两个重要奖项的提名之后,小说及其作者却陷入了舆论批评的漩涡。虽然这本书最终并未拿下美国浪漫小说作家协会“最佳处女作”和“最触动人心浪漫小说”两个奖项中的任何一个,但是提名似乎已经足够让它激起公愤,即便是在如今这个被爱情照亮的世界里。

“Smart Bitche, Trashy Books”书评网站的联合创始人莎拉·温德尔(Sarah Wendell)在给美国浪漫小说作家协会理事会的信中写道,提名这部小说的决定“冒犯、令人不安”。

“这是一本描写犹太女囚和纳粹军官之间感情的小说。说得委婉些,我不认为换一种基于爱情的叙述方式,那种不平等的权力结构就能被重置,我也不认为这部小说的背景和人物性格安排有何浪漫可言。但是这个问题,却远比我对这部小说的个人看法更重要。

“在希特勒发动的这场大屠杀里,超过600万犹太人、共计1700多万人被纳粹政权残忍杀害。而在这部小说中,男主人公却一定程度上得以‘正名’,他在大屠杀中的凶残一面被选择性地遗忘。抛开那些成见、那些话语,作者还试着重塑一名纳粹党卫军的英雄形象,而这轻描淡写的一切都让大屠杀的暴行显得不值一提。

“小说最后女主人公的话语突显了‘信基督才是对的’这样一个理念,她的话语也抹掉了她的犹太人身份,反映出许多犹太人迫不得已改变信仰的无奈。这种无奈贯穿在大屠杀前、在大屠杀里、也在大屠杀结束以后。”

温德尔给布雷斯林写过信,也曾写信给负责本书出版发行的基督教出版社Bethany House的销售代表。

去年《For Such a Time》刚出版的时候,这部小说赢得了《Library Journal》杂志的星级书评。书评这样评价道,“历史小说的爱好者们,特别是那些欣赏剧情错综复杂、富有戏剧性的读者们,一定会爱上这本书”。与此同时,小说还获得了一个书评网站“最佳推荐读物”的称号。布雷斯林拿到了《Christian Retailing》杂志的“2015年最佳新人作家奖”。在亚马逊网站上,小说收到了接近200个5星好评。

美国浪漫小说作家协会理事会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对于今年入围奖项评选的一些作品,协会收到了许多“由衷而感人的反馈”,但同时也提到说,“对内容限制的讨论无疑会引发对审查制度的担忧。”美国《新闻周刊》杂志则如此写道,“一个怪诞的集中营畸恋故事撕裂了这个被爱情照亮的世界”。

(译者:丁雪真)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军情瞭望,军史回顾,军备盘点。不无限吹嘘我军,不盲目崇拜外军。长按二维码,关注【硝烟】微信公众号:xymilitary ,和我们一起做裤衩不红不白的铁杆军事迷。(如果长按不行,就请军迷扫下呗)

 

来源:Daily Mail

原标题:Auschwitz's forbidden love: The disturbing real-life story of Jewish death camp inmate who saved her family from the gas chamber by falling in love with SS guard

最新更新时间:10/02 07:50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