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素质教育起风了,从业者要补齐这些短板

素质教育赛道创业正处于非常早期阶段,不像K12教育市场已经成熟发展且充分竞争,素质教育从业者往往缺乏先验的案例可以学习和对标。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钛媒体 李程程

教育创业的风口,终于到了素质教育从业者身上。

这些年素质教育行业迎来了爆发式增长,融资案例和融资总金额不断刷新纪录。投资人的加码,不断点燃素质教育赛道的活力。据第三方机构统计,2018年素质教育行业融资案例数为196起,全年融资总金额为117亿元,达到了历年素质教育行业之最。

与对K12课后培训的严控不同的是,政策也一直在鼓励素质教育发展。自从1999年教育部发布了有关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文件以来,20年来,国家层面强调素质教育重要性的风向从未停止。在今年初,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中,最重要的内容就是坚持“五育” (智育、德育、体育、美育和劳动教育) 并举,着力解决素质教育落实不到位的问题。

在教育培训市场上,随着8090一代家长群体的登上舞台,唯学科应试教育是瞻的风气有所扭转。这群人更加注重孩子兴趣的挖掘,素质教育得到他们的追捧。素质教育产业媒体睿艺在去年发布了一项调研显示,2017年,参与调研的家庭在孩子素质教育上投入费用超过1 万元以上的家庭合计占比60%,并且,他们预计在2020年我国素质教育的潜在市场规模为1717亿元。

规模化扩张遭遇瓶颈

各方利好的信号都提示着,素质教育似乎迎来了最好的发展时期。然而,一面是海水,一面是火焰,在钛媒体接触了一系列素质教育创业者之后发现,实际上,浮在表面的热闹现象之上,他们内心正处一种胶着的状态之中。

“焦虑始终是创业者的常态,它不是可能被完全解决的。因为这条路上没有先验的成功案例,我们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从事舞蹈教育的“绘本舞蹈”创始人王红丽对钛媒体说。

素质教育赛道创业正处于非常早期阶段,不像K12教育市场已经成熟发展且充分竞争,素质教育从业者往往缺乏先验的案例可以学习和对标。素质教育的前路到底在哪里?没有成功案例可循又如何抵达?这些问题暂时无法解答。但我们可以感知到,素质教育创业者的迷惘和焦虑,来得比K12赛道更加明显。

作为长期陪跑素质教育赛道创业者的一员,来自睿艺学院的院长李蕊告诉钛媒体,在他们开启专门针对素质教育行业具备潜力的CEO成长营之前,对市场上优秀的素质教育从业者摸了个底。

素质教育赛道的创始人大多数是实干起家,最活跃的创业者普遍在行业摸爬滚打5-10年以上。他们大多以单店起家,稳扎实干,一家家开店,起步之初发展较为顺畅,商业模式已经清晰成型,很多已经做成了区域同类目的老大。

但是,当他们想要继续规模化扩张的时候,尤其是跨区域作战的时候,却遭遇了诸多瓶颈难以突破。比如说,市场上大多数素质教育机构立足于线下教学。美团点评曾经做过一组统计显示,线下教育机构的经营半径为5公里,超过6公里到店率几近为0。

这带来的问题是,单个教学点的生源规模无法再进行更多突破,而线上和线下的流量越来越贵,每年上涨的场地房租和物业费用,这些包括获客成本和场地成本在内的运营成本,成为了当下最棘手的问题之一。

与此同时,他们也看到了行业红利的涌现,却也害怕自己赶不上这股浪潮。想要寻求规模增长,以及跨区域竞争之时,如何匹配合适的作战团队、更好地进行精细化异地管理,都让他们感到头疼和迷惘。而要做精细化的运营和管理,难免要在技术层面加大研发和投入,这其中需要的资金和时间成本,小机构一般都难以负担。

忽视团队搭建

如果说这些由地理位置因素带来的成本,似乎是不可抗的客观条件,但与“人”相关的成本足以决定生死。这其中不仅与素质教育从业者相关,也于如何培养人,用人和管理人相关。

教育机构普遍缺乏优秀的师资,对于素质教育来说尤其明显。素质教育的专业教师培养周期过长,使得团队建设困难,人力成本不断攀升。

一家为舞蹈机构输出内容和服务的项目“绘本舞蹈”创始人王红丽告诉钛媒体,行业内真正理解舞蹈的老师非常少。当下大多数机构的舞蹈老师,从小受到的舞蹈教育,基本上围绕着肢体上的基本功训练,较为机械,加上文化课程相对缺失,实际上,很多人对舞蹈这门艺术缺乏真正的理解。她希望输出真正有温度的内容给到教师和学生,改变畸形的行业生态。

这一问题同样存在于尹香兰所在的细分赛道中,她所在的公司立足于少儿歌舞行业,专门研发课程和服务输出给业内的培训机构,她的客户大多数是少儿歌舞行业的培训机构。在她与客户的接触过程中,她发现人才流失的状况越来越严重了。

“歌舞行业赚钱相对容易,本来就很少有人愿意去当老师。尤其是这些年网红经济的崛起,行业内稍有歌舞底子的人,都想在其中掘一桶金,这无异于给本就缺乏师资的艺术教育行业雪上加霜。”尹香兰对钛媒体说。

对于培训机构而言,教师的管理也是一个非常严峻的挑战。他们既害怕没有优秀老师,又害怕培养出太优秀的老师。一位艺术老师告诉钛媒体,在这个以实际技能驱动的行当中,老师靠个人本事吃饭。

稍微有点水平的老师,成长到一定的阶段,大多数会离开原有的机构单干。即便一开始起步困难,但随着口碑效应,且受制于经营半径,意味着其他竞争者也难以触及。这些小机构或者工作室从来不会缺少生源,加上艺术培训普遍客单价较高且有一定的门槛,他们的日子过得比在大机构中过得要滋润得多。

但这同样也埋下了潜在的危机,这种危机由创始人自身引发。这也是很多行业技术型创始人似乎与生俱来的问题——他们往往专业过硬,业务精进,但却不大擅长管理人和用人。“是之前一次同事的‘吐槽’点醒了我,不应该事事都亲力亲为。”王红丽对钛媒体说,从创业起,她一直沉浸在产品的打磨并乐此不疲,但却忽视了团队搭建而不自知。

她的合伙人告诉她,过分沉浸在业务之中,会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思考整个公司的战略问题,她应该学会赋能团队,这样才能走得更远。更困难的问题也出现了。正因整个素质教育行业十分早期,没有长出过类似新东方、好未来这样的员工规模上万的巨型企业,当从小作坊式的培训班,走向现代化的公司管理之路时,到底什么才是真正解人才管理问题的正解?

补齐财务短板

创业能不能成功,可以简单归纳为“人”和“钱”的问题。素质教育培训机构似乎从不担心钱的问题。他们的客群是大多数是中产家庭,对价格敏感度较低。况且,教育行业因为是学费预付款的传统,天然拥有商业模式和稳定的现金流,特别是对线下机构来说,因为他们不存在以亏损换规模的打法。

但是尹香兰却遇见过资金链断裂的事情。创业后不久,大约是在2016年底,她突然发现公司账上快没钱了。不仅员工的工资发不出,手头还有一些办活动欠下的款未付。当时她比较悲观,预计可能要至少半年才能好转,于是做了一个痛苦的决定,坦白告诉公司的员工,并且要求所有人的工作任务清单上要再加一项销售业务。

素质教育机构的创始人大多是艺术教师出身,从小在艺术的氛围中浸染。在这样的群体身上,你能看到一些浪漫不羁、不拘小节、甚至是天马行空的人性光环,而不是像一台时时刻刻都在缜密思考、高速运转的机器。

但这也意味着,他们也似乎天生对于数字、技术等冷冰冰的词汇不在意、不敏感。“这不仅是财务问题,其实还是个法务问题。一旦我们欠下供应商款还不上,还有可能面临诉讼的风险。”这位爱笑的女创业者对钛媒体说,从小她就个性开朗,不聚焦细节,花钱也不计成本,所以对财务上的问题一点也不在意。现在,尹香兰想起来还有些后怕,但在三年前完全意识不到问题。

当时50多位员工,陆陆续续有20位选择了离开。不过,最后情况比想象的还是要乐观很多,尹香兰团队东拼西凑,在一个季度以内把漏洞补上了,但是也给她敲了一个警钟。而今年受到了睿艺学院课程的启发,她下定决心聘请专业的财务顾问团队,以补齐自己的短板。

与此同时,经过这些年投资机构在市场的“教育”,越来越多的创业者也意识到,除了找到合适的以外,通过融资也可以弥补自己某些方面的不足。“你知道科技的研发就是很烧钱,但你之前只能挣一点、研发一点,太慢了。想要加快研发速度,却没有足够的钱。”

尹香兰告诉钛媒体,她很早就对科技的东西比较感兴趣,也认为这会是解决素质教育师资问题的关键,她希望通过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的应用,来辅助老师解决日常街舞教学中一些标准化检验和评测的问题。

好在,有投资机构看中了这点,已经向她的项目抛去了橄榄枝。

来源:钛媒体

原标题:素质教育起风了,从业者要补齐这些短板

最新更新时间:09/23 17:10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