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近1000万儿童面临健康风险,为何印尼山火如此“有毒”?

由于泥炭地下含有大量碳,就算地表森林的火被扑灭,火灾依然会持续数月。

9月25日,印尼南加里曼丹,当地林火持续。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安晶

上周末,一名印度尼西亚网友在Twitter上放出的森林火灾照片被媒体疯狂转发。照片显示苏门答腊东部占碑省被笼罩在一片红雾中,配文写道:“这不是火星,这是占碑。”

图片来源:Twitter

每年6月到10月旱季期间,作为全球棕榈油最大生产国和出口国的印尼都会遭遇森林火灾。火灾的原因通常是棕榈油和造纸厂农户放火烧林,为下一季的作物种植做准备。

但在干燥天气影响下,今年的山火是自2015年以来最严重的,苏门答腊岛和加里曼丹岛成为重灾区。

CNN新闻9月24日报道,截至目前,山火已经烧毁了32.8万公顷的土地;火灾产生的雾霾影响了邻国马来西亚和新加坡。

9月18日印尼及周边地区卫星图。图片来源:NASA地球观察

到了周三,由于出现降雨,山火有所减少,主要起火点从之前的3300下降到1800。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警告,印尼山火所产生的空气污染已经导致近1000万儿童面临健康威胁。

法新社报道,基金会指出,约1000万年龄在18岁以下的儿童生活在受山火影响最严重的苏门答腊岛和加里曼丹岛,其中有四分之一年龄在5岁以下。

基金会警告,由于免疫系统未发育完全,山火造成的空气污染将给低幼龄儿童的身体健康造成最大威胁。在怀孕期间暴露在空气污染中孕妇则可能出现早产或者新生儿体重过轻的情况。

由于降雨对空气污染的缓解,占碑省周三的空气污染指数已经恢复到86,PM10为主要污染物。

上周末,该省的空气污染指数达到爆表的“危险”级,印尼全国有数千学校暂时停课。马来西亚也有600多所学校临时停课,政府向受影响地区的学生发放了200多万个口罩。

与普通山火不同,印尼山火造成的空气污染与苏门答腊岛和加里曼丹岛的泥炭地地形密不可分。

全球陆地表面有3%的地区为泥炭地,印尼、马来西亚都有这种地形。植物体死亡后,经微生物和土壤动物的作用而分解,在潮湿或地表积水的环境中累积后会形成泥炭地。

泥炭地内有大量的死亡植物体,能锁住植物原本经光合作用产生的碳。根据印尼科学家的研究,热带泥炭地中所含的碳比普通矿质土壤高出10倍。如果泥炭地干涸,最终会转化为极易燃烧的煤。

但由于泥炭地中有大量水分,通常不会自然起火;就算起火也不会大规模蔓延。而苏门答腊岛和加里曼丹岛的火灾则是人为排干地中的水分后,放火烧林所致。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地球观察的资料指出,由于泥炭地中含有大量碳,起火后造成的烟雾比普通森林火灾造成的烟雾更浓、更具毒性。包含的有毒物质包括二氧化硫、臭氧、二氧化氮和一氧化碳。

印尼应急部门指出,苏门答腊岛和加里曼丹岛的六个省已经有92万民众出现咳嗽等呼吸系统问题,儿童和老人为受影响最严重的人群。

除释放有毒物质外,泥炭地起火还会释放大量温室气体。据环境监控网站Mongabay记录,今年以来的印尼山火已经制造了近1·1亿吨二氧化碳,相当于2200万辆汽车在路上行驶一年。

由于泥炭地下含有大量碳,就算地表森林的火被扑灭,火灾依然会持续数月。唯一能完全扑灭火灾的办法是让泥炭地重新充满水。

印尼警方此前已经指出,今年的山火大部分都是人为放火所致,已有近200人因涉嫌纵火被警方逮捕。与此同时,当局还对14家公司展开调查。

但绿色和平组织周二发布报告,指责印尼政府此前未能对涉嫌参与纵火的棕榈油和造纸厂做出严厉惩罚。

报告称,在过去四年中,10家主要涉嫌纵火的公司均未遭受严厉的民事或者行政处罚,也没有一家棕榈油厂因参与纵火丢掉执照。而今年山火发生的地区与过去四年发生火灾的地区一致。

根据印尼法律,非法烧森最高可面临70万美元的罚款,有焚烧行为公司的经理则可能面临最高10年的监禁。

与此同时,印尼棕榈油协会数据显示,2018年印尼棕榈油出口量为3460万吨,比2017年提高8%。该协会今年初预测,印尼今年棕榈油产量将增加10%。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