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美国的弃子、土耳其的眼中钉:库尔德人“除了大山没朋友”

对很多刚刚逃离ISIS魔掌不久的库尔德人来说,土耳其军队大兵压境是一个令人痛苦却熟悉的命运。在历史上长期游离在边境的他们看来,这已是家常便饭。

2019年10月9日,叙利亚Ras al-Ain,土耳其称对叙东北部发起军事行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刘芳

在战机和坦克的轰鸣声中,灾难和死亡再次向土叙边境的库尔德人逼近。

对于一个早已习惯了动荡的民族来说,库尔德人的命运再一次来到历史舞台的中间。突然转身的特朗普政府、步步紧逼的土耳其宿敌、期待重生的“伊斯兰国”(ISIS),都成了土叙边境上库尔德人迫在眉睫要面对的问题。

10月9日,土耳其向叙利亚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People's Protection Units,YPG)控制下的Tal Abyad镇发动进攻。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10日的一则最新声明中称,土耳其已消灭109名“恐怖分子”——也即库尔德武装的士兵。

库尔德武装没有空军,军事装备也十分有限。这是力量悬殊的一场战事。出于对库尔德人处境的担忧,联合国安理会定于10日召开紧急会议。

在打击ISIS的战场上,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武装曾立下汗马功劳,但这样一支民族武装,为何一直是土耳其的眼中钉、肉中刺,成了埃尔多安的军事打击对象?

以库尔德人为主的叙利亚民主军发起反抗。来源:推特

库尔德人是西亚和中东地区最古老的民族之一,目前总人口在3600万到4500万之间,多数为逊尼派穆斯林,在中东是仅次于阿拉伯人、土耳其人和波斯人的第四大民族。

不过,他们被分散在多个国家,主要聚居在跨越土耳其、叙利亚、伊拉克和伊朗四国边境的地区。目前,库尔德人约占土耳其总人口的18%-20%、伊拉克总人口的15%-20%、伊朗总人口的10%、叙利亚总人口的9%。

库尔德人居住地区示意图(土黄色区域)。 

为了成为独立的民族国家,几国边境之间的库尔德人在过去一个世纪做过无数次尝试。最近的一次,是伊拉克库区2017年不被世界绝大多数国家承认的独立公投。 

回到100年前,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奥斯曼帝国战败后,土耳其在1920年8月被迫签定《色佛尔条约》(Treaty of Sevres)。条约规定在库尔德人占多数的地区可以通过公投的方式要求独立建国。当时库尔德人将心中的国家称为“大库尔德斯坦”(Greater Kurdistan)。 

在那三年后,他们的希望破灭。1923年7月,土耳其以《洛桑条约》(The Treaty of Lausanne)取代了《色佛尔条约》, 并将15万平方公里的库尔德人聚集区划到伊朗,8万平方公里的库尔德人聚集区划到伊拉克。再加上1920年划到叙利亚的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大库尔德斯坦”地区成了库尔德人心中至今未曾实现的梦。

对于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人来说,高压政策已经延续了几代人。为了应对1920-1930年代的起义,许多库尔德人被重新安置,库尔德人的名字和服装被禁止,库尔德语的使用受到限制,甚至库尔德民族本身的存在也被否认,他们被称为“山地土耳其人”(Mountain Turks)。

1978年,奥贾兰(Abdullah Ocalan)成立了库尔德工人党(PKK),呼吁在土耳其建立一个独立的国家。六年后,该组织开始了武装斗争。按照BBC的说法,自那时起至今共有超过4万人被杀,数十万人流离失所。

虽然自从1990年代以来奥贾兰就被土耳其政府关押在监狱里,但库尔德工人党的武装斗争一直没有停止过,也一直被土耳其政府定性为恐怖组织。但联合国、瑞士、中国和俄罗斯等国并没有将库尔德工人党列为恐怖组织。2013年,库尔德工人党和土耳其政府一度达成停火协议,秘密协商开始进行。

和平并没有随之到来。2015年7月,在叙利亚边境附近以库尔德人为主的苏鲁克镇(Suruc)发生自杀式爆炸事件,导致33名支持库尔德人的年轻人死亡。对此,库尔德工人党公开指责土耳其当局,并袭击了当地的警察和士兵。土耳其政府则随即对库尔德工人党和“伊斯兰国”武装发动了“同步反恐战争”。

土耳其政府表示,在叙利亚的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和民主联盟党(Syrian Kurdish Democratic Union Party,PYD)是库尔德工人党的延伸,他们共同的目标是通过武装斗争分裂出去,所以同样是必须消灭的恐怖组织。

库尔德工人党。来源:Kurdistan 24 

但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

自2014年起,库尔德工人党和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成为打击ISIS的主要地面部队,为收复ISIS手中的叙利亚领土立下汗马功劳。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是唯一一支在地面作战中战胜了ISIS的部队,也是美国在叙利亚战争中最坚定的盟友之一。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1.1万库尔德人在抗击ISIS的战争中丧生。

库尔德人抗击ISIS的决心主要来自两个方面。

一方面,叙利亚的库尔德人长期以来一直受到压制。1960年代以来,约有30万叙利亚库尔德人被剥夺公民身份,他们的土地也被没收并重新分配给阿拉伯人。因此打击ISIS对库尔德人的民族自决和自治有着积极的作用。

叙利亚内战期间,总统阿萨德(Bashar al-Assad)专注于在俄罗斯和伊朗的帮助下打击国内反对派,从而使库尔德武装成为了最大的赢家之一,目前他们已经控制了叙利亚约四分之一的土地。这片土地上拥有丰富的石油、水和农业资源,并且他们还建立了自己的军队和官僚机构。

另一方面,ISIS的极端原教旨主义和反人类行径使库尔德人没有选择。在ISIS最活跃的一段时间,伊拉克和叙利亚成千上万年轻女性被抓走并被迫成为性奴。这其中就有很多库尔德人。

曾在伊拉克被虐待和强奸数月之久的15岁的 Gulan。来源:卫报

2013年4月,库尔德女子护卫队(YPJ)作为一只完全由女性组成的武装力量成立,在抗击ISIS的战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一旦被ISIS俘虏,这些女性必将被强奸和杀害。因此,她们必须在战斗中取得胜利,或者将最后一颗子弹留给自己。 

曾经深入当地的战地记者雅霍布扎德(Alfred Yaghobzadeh)对《卫报》说:“她们失去了一切,但她们决心对民族做出贡献。她们将穿着制服,直到获得想要的独立。对ISIS来说这是一个禁忌——他们相信如果被女人杀了就不能去天堂。”

YPJ战士。来源:YPJ官网

现如今,对于这两年刚刚逃离ISIS魔掌的很多土叙边境库尔德人聚集区的百姓来说,土耳其军队大兵压境是又一个令人痛苦而熟悉的命运。美联社报道称,边境地区的居民已在恐慌中争先恐后逃离家园。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10月9日宣布对叙北部发起“和平喷泉”行动,以“防止在我们的南部边境建立恐怖走廊,让该地区重回和平”。通过此次军事行动,土耳其寻求在叙利亚边境建立一块纵深32公里的安全区,以便将该国接收的数百万难民送回叙利亚,让安全区作为库尔德武装与土耳其之间的缓冲带。

而对于特朗普政府选择转身离开叙利亚库尔德盟友的决定,美国国内一些共和党大佬心绪难平。

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指出,“应这届政府的要求,库尔德人充当了打击叙利亚境内ISIS的主要地面战斗部队,因此美国大兵才不必这么做(加入地面战斗)。与埃尔多安达成协议,允许他消灭他们(库尔德人),这对美国的声誉和国家利益的损害,将非同寻常且持久。”

众议院共和党第三号人物切尼(Liz Cheney)则指出,来自叙利亚的消息令人不适:“土耳其军队准备从北部入侵叙利亚,俄罗斯支持的军队来自南部,ISIS武装分子攻击拉卡(Raqqa)——我不理解为什么特朗普就这样让美国的盟友(库尔德人)被屠杀,让ISIS卷土重来。”

而这对历史上长期游离在几国边境的库尔德人来说,似乎已是家常便饭。在民间,他们流传着这样一句话:“除了大山,我们没朋友”(no friends but the mountains)。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78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