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抵抗北约“老二”土耳其,库尔德人已料到结局:只想让他们赢的艰难

面对土耳其的进攻,库尔德武装料将先尽全力反抗。但在进入无力抵抗阶段后,库尔德武装会选择撤离,正如土耳其占领阿夫林时一样。

2019年10月9日,叙利亚Ras al-Ain,土耳其称对叙东北部发起军事行动后,叙利亚民众逃离家园。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安晶

在持续近六个小时的空袭后,土耳其军队与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叙利亚自由军于当地时间10月9日晚跨越边境进入叙北部,对库尔德武装控制区正式发动地面攻击。

这是继2016年和2018年之后,排名北约军力第二的土耳其第三次跨境对叙北部进行军事打击,以遏制库尔德武装势力、寻求在叙土边境设立安全区。

眼看土耳其对“盟友”开火,一名负责训练库尔德武装的美军特种部队士兵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直言:“这是我第一次为自己的职业感到羞愧。”

随着战争正式打响,面对被俘虏的“伊斯兰国”(ISIS)士兵可能出逃的难题,特朗普称美国已将“最危险的”ISIS俘虏进行转移;至于来自欧洲各国的ISIS士兵,“他们会逃回欧洲,他们想回家”。

由于与土耳其武力差距悬殊,一些库尔德武装的官员已预测土耳其将最终拿下边境地区。而在美国袖手旁观后,俄罗斯或将继续扩大在叙利亚的影响力。

库尔德人的结局

据库尔德媒体Rudaw报道,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于当地时间周三下午4点宣布对叙北部发起“和平喷泉”行动,以“防止在我们的南部边境建立恐怖走廊,让该地区重回和平”。

随后,土耳其军队对叙土边境上的六个城镇发动空袭和炮击。据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领导的叙利亚民主军(SDF)统计,空袭至少造成五名平民和三名SDF士兵丧生。

当天晚上10点30分,土耳其军队和叙利亚自由军从四个不同地点进入叙利亚,正式开始地面行动。土耳其军方随后宣布库尔德武装的181个目标被击中,当地数万居民此前已逃往更南部的哈塞卡省(Hasaka)。

据土耳其媒体报道,土耳其军队进入叙利亚的四个地点位于叙北部边境城镇Tel Abyad和Ras al-Ain附近。而美军此前正是从这两个城镇撤出。

阴影为土耳其计划设立的安全区,蓝色点为美军撤退的城镇。图片来源:卫报

目前,Tel Abyad和Ras al-Ain之间100公里长地带正处于土耳其的猛攻中。该地带是连接西北部边镇科巴尼(Kobani)与东北部库尔德武装控制区的重要通道,以平地居多,易攻难守。

在2016年和2018年的军事行动后,土耳其得以在叙利亚西北部边境建立缓冲区,并将人民保护部队和库尔德居民赶出了西北重镇阿夫林。但科巴尼依然为人民保护部队控制,当地有美军基地,还有关押ISIS士兵的俘虏营。

虽然土耳其目前进攻的地带对库尔德武装有重要的战略意义,但在平坦地形上直面北约第二大军事强国的攻势,库尔德武装的防御显得势单力薄。

人民保护部队军官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透露,叙民主军现有约4万士兵,但美国并未为其提供反坦克系统、防空系统等重型武器。该武装的反坦克导弹均为从黑市上购得。

一名人民保护部队官员坦言,Tel Abyad和Ras al-Ain之间的地带最终会被土耳其攻下,但该武装会奋力抵抗,让土耳其赢得“越艰难越好”。

该官员还表示,就算最终人民保护部队丢失控制区,“当地也将出现针对土耳其的、永不停息的起义”。

美国中央司令部前司令沃特尔(Joseph Votel)预测,面对土耳其的进攻,库尔德武装先会尽全力反抗;但在进入无力抵抗阶段后,库尔德武装会选择撤离,正如土耳其占领阿夫林时的情况一样。

埃尔多安的算盘

通过此次军事行动,埃尔多安寻求在叙利亚边境建立一块纵深32公里的安全区,以便将土耳其接收的数百万难民送回叙利亚,让安全区作为库尔德武装与土耳其之间的缓冲带。

除了遏制寻求建国的库尔德武装继续扩大影响力,对于埃尔多安本人而言,设立安全区也是出于对土耳其国内政治形势的考量。

在今年3月的土耳其地方选举中,埃尔多安所在的正发党首次丢掉对首都安卡拉的控制;除安卡拉之外,正发党还丢掉了七个主要城市,成为埃尔多安执政来的最大选举挫败。

经济衰退、失业率升高、里拉贬值成为正发党失利的主要原因;在此背景下,土耳其接收的360万叙利亚难民成为了沉重的负担。

在上个月的联合国大会上,埃尔多安已经描绘了对叙利亚安全区的设想:将200到300万难民送回安全区,由土耳其负责在当地新建医院、学校、清真寺。这一系列大型基建工程也将为土耳其创造工作岗位,带来新收入。

面对埃尔多安的执意出击,一心想兑现选举承诺实现撤兵、不满美国身陷中东战场的特朗普选择了袖手旁观。而美国的袖手旁观也再次给俄罗斯创造了机会。

本周,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对伊拉克进行访问并与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总理巴尔扎尼会谈。巴尔扎尼呼吁俄罗斯进行斡旋,帮助土耳其与叙利亚库尔德武装降级冲突。

拉夫罗夫当场做出承诺,表示俄罗斯与土耳其一直保持着密切联系,之后将与叙利亚政府商谈,为土耳其和库尔德武装的斗争寻找和平解决办法。

黄色为库尔德武装控制区,绿色为叙利亚政府控制区。图片来源:CBC

虽然为美国盟友,人民保护部队并未与叙利亚政府和俄罗斯进行过正面对抗。相反,在打击ISIS的战斗和阿勒颇之战中,库尔德武装还曾与叙政府和俄罗斯并肩作战,对付共同的敌人。

对于控制着叙利亚四分之一地区的库尔德武装,叙政府和俄罗斯一直与其保持联系,以防该武装在叙东北部建立独立国家。如果最终斡旋成功,本已是叙利亚境内最大海外势力的俄罗斯将进一步加强对叙利亚局势的影响力,同时还能增强与北约成员国土耳其的纽带。

“他们会逃回欧洲”

对于土耳其会把战争进行到什么样的程度,埃尔多安的高级顾问阿伊贝特(Gülnur Aybet)透露,特朗普与埃尔多安已经达成共识,“准确知道行动的内容是什么”,特朗普也清楚土耳其行动的“范围有多大”。

在周三发表的声明中,特朗普重申美国不支持土耳其的进攻;但他表示,土耳其已经承诺会在行动中保护平民和少数族群,确保不会发生人道主义危机,“我们会让他们遵守承诺”。

在维护自己命令美军撤出叙土边境的决定时,特朗普再次强调美国为帮助库尔德人提供了“巨额资金”,“当你们说他们是和美国并肩作战时,他们其实是为了自己的土地作战”。

为证明美国对库尔德武装没有亏欠,特朗普甚至搬出了二战,“库尔德人在诺曼底登陆的时候没有帮助我们”。在与美国联手打击ISIS的五年战争中,叙利亚民主军有超过1.1万士兵丧生。

土耳其的进攻或许会导致被关押的ISIS士兵出逃。在这一关键问题上,特朗普称美国已经将“最危险的”ISIS俘虏进行转移,将俘虏分别关押在安全地点。

至于俘虏中来自欧洲的ISIS士兵,特朗普直言:“他们会逃回欧洲,他们想去欧洲,他们想回家。”

特朗普抱怨,美国已经多次给欧洲机会,要求各国接收来自自己国家的ISIS俘虏,但屡屡遭拒,“我们的盟友利用了我们”。

库尔德武装目前看守着1.2万名被俘ISIS士兵,其中2000人为外国人。由于审判取证困难以及对安全隐患的担忧,大部分国家都不愿意接收来自各国的ISIS成员,呼吁在当地或在伊拉克对俘虏进行审判。

除士兵之外,在叙利亚东北部的霍勒难民营内还有6万名ISIS士兵家属和1.4万名平民。据《卫报》周三援引难民营内人士消息,目前在ISIS家属中已经有传言称未来两天,ISIS地下组织将对难民营发动袭击,解救士兵家属。

就在土耳其攻入叙利亚北部之时,ISIS于同一天在拉卡发动两起爆炸袭击,造成25人死伤。

特朗普此前称,发动攻击之后,土耳其将负责看押被俘虏的ISIS士兵。但霍勒难民营位于土耳其计划设立的安全区之外,由库尔德武装看守,美国和土耳其官方尚未说明将如何确保难民营的安全。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8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