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综艺大潮下,灿星的挣扎

显然,如何进一步打破固有思维及节目审美,推出更多贴合当前核心受众心理和关注点的综艺,灿星需要做的还有很多。

《中国好声音2019 》

作者 | BOX先生

如果没有被打上“史上最怪冠军”的标签,邢晗铭的名字即便在新一季《中国好声音》落幕后,或许也不会进入到大众视线中。

10月7日晚,第六季《中国好声音》在鸟巢落下了帷幕,李荣浩战队成员邢晗铭最终问鼎,成为了《好声音》自2012年开播后的首个00后冠军,随着#邢晗铭 好声音冠军#的话题登上热搜,其另类的唱腔和音色才开始被更多地讨论。

然而,除了夺冠夜,历时两个半月的节目似乎并没有为这位19岁的女孩积累多少热度,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发现,目前微信指数暂未收录#邢晗铭#的词条,邢晗铭的新浪微博粉丝量截至发稿前仅仅超过5万,而从百度指数的数据来看,“鸟巢夜”基本是邢晗铭在新一季《好声音》开播后唯一一次获得大量关注,而这同样也是走到第八个年头的《中国好声音》当前的市场缩影。

7月19日,新一季《中国好声音》开播,首期收视率峰值破2%,拿下了当天的收视冠军,高于同期对垒的另一档音乐类节目《声入人心2》。整季下来,《中国好声音》在台视综艺中仍占据头部位置,周六档每期均位居榜首。

不过,从《好声音》的发展轨迹来看,在经历了前四季的持续火热后,该节目的收视便开始持续下滑,虽然今年的平均收视率要高于去年,但其在网络社交平台的热度在网综大潮下,早已不能同日而语。

灿星的“好声音惯性思维”

事实上,灿星并非没有在调整节目上花心思。

导师阵容上,上一季的周杰伦、谢霆锋、李健全员更换,常出现在近两年音乐综艺中的李荣浩和罕现于内地综艺的王力宏成为新导师。60后的那英和哈林,70后的王力宏加上80后的李荣浩,《好声音》试图打破圈层的意愿很明显。

除了导师阵容,今年《好声音》最大的看点无疑是“一键闭麦”的新赛制,即当导师面临选手反选的时候,可以选择“封麦”让其他导师无法向选手表态。除此之外,将转椅变成滑轨,以及增设“魔镜”、“点歌”等新玩法都难称有较大突破。

不难发现,节目调整围绕的重点仍是“导师”这条叙事线。节目播出后,在为数不多的热搜条目中,大多也是几位导师的内容,如#王力宏加盟中国好声音#、#李荣浩被闭麦#、#王力宏不老神颜#等。这在当前的综艺审美环境下,已经有些陈旧了。

除了《中国好声音》,灿星的“惯性思维”也体现在了其他的综艺节目中。在爱奇艺和米未联手打造的《乐队的夏天》取得较好反响后,由灿星操刀的《一起乐队吧》也备受关注。区别于前者,《一起乐队吧》找来了75位热爱乐队文化的音乐人,让他们在节目中寻找合适的伙伴,共同组成一支乐队。

不过节目一经播出,即有不少观众认为节目并未突破“灿星式“的风格。在不少人看来,导师挑选选手+战队PK产生冠军的模式,像是乐队版的《好声音》,也是灿星的一贯操作。

不仅是节目模式和赛制,灿星在节目定位上也具有相当大的惯性。自《中国好声音》爆红后,灿星把整体的制作重心都放到了音乐类综艺的制作上。陆续又推出了《中国新歌声》《中国好歌曲》《歌声的翅膀》《蒙面歌王》《蒙面唱将猜猜猜》等十多档音乐综艺。

不可否认的是,包括《好声音》在内,灿星的一批节目让包括梁博、金志文、吴莫愁、袁娅维、吉克隽逸、张碧晨、姚贝娜、周琛和李琦等新人都进入到了大众视野。然而,随着网络综艺大潮的起势,“合家欢式”音乐选秀虽不受圈层受众壁垒的限制,似乎更具“全民性”的基础,但相比更加垂直细分的节目,“好声音们”的影响力已经在持续下降。

有趣的现象是,曾经在《中国好声音》盲选阶段被刷掉的歌手GAI成为了“嘻哈热潮”的领军人物,一举拿下了《中国有嘻哈》的冠军,目前已跻身主流音乐市场。此外,在《中国好声音》不同阶段被淘汰的音乐人孟楠以及杨和苏,也在今年的《这!就是原创》以及《中国新说唱》中将自己的音乐特点展露地更为充分。

在定位更加垂直和清晰的各类节目陆续出现后,《中国好声音》的“选手库”不断被稀释,其节目的话题性及热度,在特定受众群体中的影响力自然持续下降。

尽管灿星先后推出了包括《即刻电音》《这!就是原创》及《一起乐队吧》在内的垂直领域节目,不过除了《这!就是街舞》赢得了广泛口碑,其他节目受困于固有思维等其他因素,无论是在节目赛制还是话题运营等方面上,与同期其他网综节目相比均处于劣势。很难讲这跟团队长期运作《中国好声音》等“合家欢式”的音乐综艺所产生的固有思维不无关系。

《中国好声音》爆红于2012年,彼时台视仍是主流渠道,网综市场还未崛起,85后掌握着观众话语权。不过,目前观众的平均年龄已经逐渐下移,以《中国好声音》和《乐队的夏天》进行对比,依百度指数的数据,《乐夏》的受众较《好声音》要年轻化的多。

显然,如何进一步打破固有思维及节目审美,推出更多贴合当前核心受众心理和关注点的综艺,灿星需要做的还有很多。

竞争压力骤升

作为传统综艺制作公司,灿星“一枝独秀”的局面已经在近两年被不断瓦解。

除了要进行改革以适应互联网时代网生内容以及新一代年轻消费者的习惯,在优爱腾芒大幅提升网综数量的环境下,灿星还要面对包括哇唧唧哇、米未传媒、笑果文化、鱼子酱等一批网综制作公司出现后十分惨烈的市场竞争环境。

目前,灿星与优酷的合作最为紧密,联合打造了《一起乐队吧》《这!就是街舞》《这!就是原创》。除了灿星,优酷还与银河酷娱合作了《火星情报局》及其衍生节目,还与燃烧小宇宙合作推出了《花花万物》。

而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在今年关于内容自制方面均有较大调整。3月份,腾讯与内容事业群宣布撤销腾讯视频旗下的影视制作部门企鹅影视,更名为Scripted内容制作部和UnScripted内容制作部,分别对应剧集、综艺业务。而爱奇艺则在2019爱奇艺世界大会上,公布了3个中心和21个工作室。

和腾讯在近两年合作较为紧密的制作方包括笑果文化、合心传媒以及哇唧唧哇,三家和腾讯分别联合推出了《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幸福三重奏》《我们是真正的朋友》以及《明日之子》。爱奇艺方面,除了由陈伟和车澈负责的节目制作中心自制了《中国新说唱》《我是唱作人》《热血街舞团》等节目外,由姜滨负责的节目开发中心也和鱼子酱文化合作了《青春有你》《中国音乐公告牌》《小姐姐的花店》。

从整体来看,网综市场目前强手林立,各制作方与平台均建立了较为紧密的联系,也均有较为典型的代表节目,灿星面对的竞争压力可见一斑。

除了视频平台,多家卫视也纷纷开启了“工作室制度”的改革。以湖南卫视为代表,去年5月份,湖南卫视先后审批通过了12个团队创立工作室,用了湖南卫视26个节目团队中51%的导演人数,主创完成了湖南卫视接近80%的自办节目量,赢得超过90%的频道营收。

2019音乐综艺盘点图(除灿星制作)

随着网络平台和台视各巨头的改革调整,近两年无论是综艺数量还是质量均有了大幅提升,定位在不同垂直领域和方向的节目和内容纷纷出现,综艺市场已经变得更加多元和细分。仅以音乐综艺为例,除灿星制作的节目外,2019年主要的音乐综艺节目就有23个。可以预见的是,灿星在未来所处的市场环境和所要面对的竞争压力还将更加严峻。

资本市场困境,IPO之路存隐患

除了新一季《中国好声音》的落幕,最近灿星备受关注的无疑是版权方面的纠纷。

上个月,在《一起乐队吧》的节目中,钱正昊与蒋敦豪等人翻唱的哪吒乐队的原创歌曲《环形公路》被指侵权。哪吒乐队成员詹盼在微博发布律师函,并要求节目组停止侵权行为、给出解释并道歉后,9月25日,《一起乐队吧》官微发布道歉函,并删除节目中的侵权片段。此风波就此告一段落。

不过,在此事件之前,灿星还面临一场重大的诉讼风险。

9月18日,《蒙面歌王》中国版制作方灿星被曝将被韩国MBC起诉。作为节目原版权方、韩国三大电视台之一MBC认为灿星在涉及《蒙面唱将》《无限挑战》两个节目的合约中存在违约及侵权问题。

自2015年引进了这两档节目版权后,灿星陆续制作并播出了《了不起的挑战》《我们的挑战》《蒙面歌王》以及更名后播出了三季的《蒙面唱将猜猜猜》共计6档节目。

据MBC方的说法,就该6档节目灿星未按照合约完成费用支付。实际,今年1月MBC就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请仲裁,针对《蒙面唱将猜猜猜》《了不起的挑战》《我们的挑战》发起多项诉讼。

不过据娱乐资本论报道,灿星对此回应称,已向MBC全额支付《蒙面歌王》版权费、网络发行收益分成和国内及海外发行收益分成,与剩余小额款项争议有关的信息受仲裁保密原则所限无法披露。对与MBC提及的另外几档节目,灿星尚未做出回应。

去年年底,灿星递交了招股书,试图冲击A股首家综艺上市公司。如果在IPO期间涉及重大诉讼,则有可能会被证监会叫停。

除了版权纠纷,灿星自身的财务状态似乎也不尽人意。

据灿星的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下滑严重,从2017年的20.58亿元直降至2018年上半年的2.65亿元,净利润则只有691.03万元。截至2018年6月30日末,公司净资产为30.46亿元。

此外,灿星上述盈利数据还是建立在获得大额政府补助的基础上,2015年所获政府补助为3368.04万元,2018年上半年为3859.1万元;但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则从2015年3.54%涨至2018年上半年的341.67%。

值得注意的是,从2015至2017年,《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节目制作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6.43%、37.33%、32.33%。从主要客户的资金往来也能看出该节目的“吸金”能力已严重缩水。

老节目收入缩水,新IP的盈利也并不理想。据招股书,与优酷共同打造的《这!就是街舞》采用了受托承制的方式,导致该项目贡献的收入相对较小,仅为灿星带来了1.04亿元的收入,相比之下以2017年为例,仅《中国好声音》一档节目给灿星带来的总收入就超过6亿元。

除了街舞节目,《新舞林大会》《蒙面唱将猜猜猜3》《即刻电音》口碑和热度都不及预期,表现平平。灿星今年推出的全新网综《这!就是原创》这档定位在国内首档“原创音乐人竞技成长秀”的节目,不仅由《中国好歌曲》的原班人马打造,还是由优酷联合腾讯音娱和灿星共同出品的节目。阿里和腾讯两大阵营的联手凸显了双方对于这档节目的高度重视。不过口碑和热度也未能在与同样聚焦原创的《我是唱作人》的竞争中占得便宜。

综艺环境改变,竞争对手增多,版权纠纷缠身,新IP未达预期,曾经傲视综艺市场的灿星,在内外交困的境况中略显挣扎,未来两年是否能够打破自身桎梏实现突破,对于其上市之路至关重要。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