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退市两年的百丽谋翻盘?旗下滔博负重上市,七成融资还债

往日鞋王百丽借滔博还魂资本市场,皮鞋亡,球鞋就一定能兴吗?

文|华商韬略 方乐迪

编辑|倪晨

10月10日,国内最大的体育用品经销商滔搏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滔博)(交易代码:06110.HK)正式在港股上市。截止昨日收盘,滔博体育股价报收于9.7元,两日累计涨幅超过14%。

但滔博股价风光上涨的背后,却有着负重上市的隐情。而滔博之所以落得这般境遇,与其母公司息息相关。

滔搏估计将收取全球发售所得款项净额约76.22亿港元,而本次募集资金的近七成将用于还债,而近五成是为了偿母公司及同系附属公司的未偿还款项。

这家母公司,就是2017年退市前的往日鞋王——百丽,而滔搏就是由百丽国际分拆而来。如果除去百丽国际的影响,滔博还算得上一个盈利不错的公司,仅前五个月就赚了七亿港元,但如今风光上市的背后,却拿出巨额资金用于偿还母公司的债务,滔博负重累累。

2017年5月,鼎晖联手高瓴收购并私有化百丽,当时估值为531亿港元,创港交所史上最大规模的私有化交易。然而,此次收购相比百丽当年1500亿的身价还是缩水了不少。

百丽的两位创始人,董事长邓耀和CEO盛百椒均没有参加此次收购,但是却出售了所持25.74%的股份。待私有化完成后,两人套现百亿离场。

百丽的衰败很大程度上和自身没有应对好电商的冲击有关。根据2013年至2017年的数据显示,这5年内百丽国际的营收增长仅为个位数,净利润也一路狂泻。

而百丽衰败的同期,却是电商和电商原生品牌狂飙突进的五年。

当收购完成后,高瓴占有其中57.6%的股份,成了百丽的新东家。这是一笔看似抄底的收购。

在操刀收购的高瓴资本张磊眼中,百丽看上去是一家制鞋企业,但本身蕴藏着很多宝藏,甚至是那些高科技互联网企业都不具备的。

张磊更喜欢用互联网企业的思维来看待百丽——比如传统的门店客流量,流量入口正从线上向线下转移,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百丽的2万家直营店的线下流量入口尤其显得可贵。

但外界并不看好收购,一家纽约大型对冲基金机构香港分部部长曾表示:“我们对百丽并不看好,如果只有百丽在孤军奋战的话,那结果是非常残酷的,电子商务对其造成了严重的威胁。”

百丽并非app,产品好才能促成交易,否则这些流量并不成立,或者毫无价值。目前看,私有化的百丽还没有证明自己,漂亮的概念真正付诸于行动也是效果不彰。

但滔博能够承担了鞋王的重任吗?并不见得。

有人以“皮鞋亡,球鞋兴”来形容这次百丽的还魂,但球鞋兴和滔博赢关系也不大。

虽然滔博市值已超过百丽私有化市值,但从成长逻辑来看,滔博不过也只是运动版的百丽,而且还没有自己的制造业,其在市场中的角色本质实为“赚差价”的中间商,而且还是根植于线下的传统中间商。

这是靠天吃饭的生意,滔博之于头部品牌只是暂时权重较高的经销商而已,而头部品牌则是滔博的全部。

例如很难保证,NBA的风波对滔博有没有影响。毕竟在滔博体系内,营收过度依赖耐克与阿迪这两大主力品牌(收入占90%),而耐克的业务则和NBA在内地发展息息相关。

如今,往日鞋王借滔博回归了资本市场,但风光上市的背后,只不过是卖皮鞋的百丽换成了卖运动鞋的百丽,往日鞋王真的能够借此辉煌归来?仍存疑虑。皮鞋亡,球鞋不一定兴;而即使球鞋兴,负重累累的滔博也不一定赢。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