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个人意见】李诚儒的偏见,郭敬明的诡辩

在李诚儒咄咄逼人到把演员骂哭了的语境下,郭敬明那番推崇选择自由的相对主义话术就在舆论场占了上风。

图片来源:《演员请就位》官方海报

综艺《演员请就位》第一期播出后,“郭敬明谈校园霸凌”“郭敬明反驳李诚儒”迅速冲上了微博热搜。

这是一档导演选角类真人秀,争执的起因是,作为助演嘉宾的李诚儒看了郭敬明组的表演片段《悲伤逆流成河》,看的过程中他的表情就充满了不解,演完之后,他用“如坐针毡,如芒刺背”来形容自己的感受,在现场不留情面地指出了两个问题:

从表演上说,听不清台词,演员投入度低。从作品上,他质疑像《悲伤逆流成河》这种畅销书能让这一辈人受到什么教育,难道我们现在的影视作品就是在写高中生谈恋爱?

作为导师和原著作者的郭敬明应对算得上沉着,他先退了一步,承认演员在表演上的不足和自己作为导演在指导上的不当。进一步地,他回应说,在对任何一件事情发表意见的时候,首先要搞清楚自己要讲的是什么,他不认同李诚儒对作品意义的质疑,指出《悲伤逆流成河》是"中国第一部认真讨论校园霸凌的小说和电影"。是非暂且不论,最后,他还升华了主题,“你可以不喜欢你不喜欢的东西,但请允许它存在,你可以继续讨厌你讨厌的东西,但请允许别人喜欢。”

看完他们俩的观点碰撞,我的感受是,李诚儒的质疑固然带着偏见,郭敬明张口即来的回应则是一如既往地在回避真正的问题。

其实,李诚儒所指出的两方面问题都是切实存在的。演员的台词功底确实不怎么样,特别是董力,连我这种不太会分辨演技的人都觉得他不行,至于作品的意义,郭敬明作品的价值观难道是第一次被质疑吗?

那番话最大的争议点在于电影要承载教育意义的观念和话语中掺杂的偏激情绪。在李诚儒的表达中,家国情怀、忠人义士这些主题的重要性就理所当然地高于中学生谈恋爱,这种论调的确已经不受当下舆论场待见了。年轻一代都是在市场经济蓬勃发展的环境下长大的,与之相伴的是个人意识的觉醒,个体的悲喜并不就比家国情怀廉价,这种观念在年轻人中已经根深蒂固。

李诚儒后来在采访中纠正了自己的说法,他想说的其实是电影“不能用廉价的笔触引发广泛的共鸣”,这才直指郭敬明式作品的问题——价值表达的苍白和薄弱。

出乎意料地,当我翻了一下微博上的评论,发现不少人觉得郭敬明的回应有理有据,还被那番阐述喜好自由的话给圈粉了。只能说,郭敬明太擅长转移话题了,他把话锋一转,就把价值判断问题转向了人们对于文艺作品的自由选择权。

其实,类似的争议在最近几年的综艺节目里经常出现,前段时间《中国好声音》里,李荣浩“歌曲没有高低贵贱,只有你喜欢和不喜欢”的论调还让这个基本糊了的节目引发了一轮讨论。在这个问题上,我的观点是,人们当然有喜欢和不喜欢一部电影的自由,但文艺作品一定是有一套评价标准的,就比如,郭敬明的电影和马丁·斯科塞斯的电影在艺术价值上能相提并论吗?马丁·斯科塞斯最近也因为批评“漫威电影不是电影”而被推到风口浪尖,可见这类话题在世界范围内都有争议,但在李诚儒咄咄逼人到把演员骂哭了的语境下,郭敬明那番推崇选择自由的相对主义话术就在舆论场占了上风。

作为话题人物,郭敬明当然不是第一次在公众场合面对质疑,他擅长回避真正的问题,在各种访谈和论战中游刃有余。

2014年,录制《锵锵三人行》时,主持人窦文涛和许子东问及涉嫌抄袭事件、对于文学价值的思考和商业定位,郭敬明用自己的逻辑一一从容作答。到最后,许子东陷入了困惑:他想搞明白郭敬明的作品为什么这么畅销,但是发现他的回答非常符合正统的文化理论的观点。“比方说跟读者的关系,他说你不要去考虑读者,你要坚持表现自己,所有问题都回答的很好,只是我们的疑问还是没有得到回答,Why?”

一次失态是三年前在《最强大脑》上跟北大心理学教授魏坤琳的对掐。一开始,郭敬明只是对魏坤琳在打分方面存在不同看法,在争执的过程中,魏坤琳说了一句,我怎么觉得像是在和一个女人在吵架。之后,魏坤琳解释说是因为觉得郭敬明的观点太业余了,他阐述了判断的依据并向郭敬明道歉。郭敬明没有接受他的道歉,愤而离场。

比起性别上的调侃,更让郭敬明愤怒的也许是魏坤琳对他业余见解的揶揄。

在《南方人物周刊》的报道中,郭敬明曾说,他非常享受那种无论提到什么话题都能及时发表见解的感觉。他不能容忍自己被当众当成无知的小学生,所以在《演员请就位》的舞台上,陈凯歌这样的资深大导演尚且深入浅出,郭敬明却非常享受掉书袋的感觉,各种表演理论讲起来头头是道。

可是,人最终是要做到知行合一的,不管在综艺节目里如何能言善辩,不能回避的是,在郭敬明的影视作品里,我们无法感受到他对艺术的诚意。

我也曾是读《夏至未至》泪流满面的初中生,但多年之后重读那些文字只让我感慨,曾经的自己是有多年轻。窦文涛曾问郭敬明,不怕读者长大吗?郭敬明回应说:“不断会有年轻人进来,这就是市场。”他对商业有着清晰的认知,他本人也正是流量电影的先驱。当年那部口碑和票房都扑街的《爵迹》集结了TFBOYS、吴亦凡、范冰冰、陈伟霆等一大批流量明星。

郭敬明最近几年似乎遭受了不小的挑战,《爵迹》口碑糟糕,《爵迹2》也没了消息。《爵迹》最后一场路演时,郭敬明在映后见面会上情绪崩溃,说出“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们才不会骂《爵迹》”。三年过去,他因此而改变了吗?至少在《演员请就位》的宣传片里,郭敬明和沙溢关于如何表现离婚片段的争执里,我们会发现,他对于《小时代》那种洒狗血式的表演还是念念不忘。

在《演员请就位》的舞台上,36岁的郭敬明已经学会调侃自己的身高了,但他骨子里也许并没有变,一个成年人要改变自己过于赖以成功的思维模式,这太难了。我们当然期待他能拿出和过去不一样的作品,但过去那些骂他的人因为一番言论而被圈粉,不知道这是什么逻辑。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