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上交所再问安信信托,直指违约产品和控股股东易主等四大风险

上交所的问题主要集中在违约或延期兑付产品、涉诉信息披露、关联交易、控股股东易主风险等方面。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张晓云

安信信托再次遭到上交所问询函。

10月11日晚间,安信信托(600816.SH)发布公告称收到上交所问询函。这一次上交所主要关注四大问题,集中在违约或延期兑付产品、涉诉信息披露、关联交易、控股股东易主风险等方面。

今年5月,上交所“九问”安信信托。安信信托在回复的公告中披露了2018年 1 月 1 日至 2019 年 5 月 20 日期间出现违约或延期兑付的信托产品数量有25个,涉及金额约117.6亿。

此次问询函中,上交所要求安信信托及控股股东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国之杰)核查并披露2019 年 5 月 20 日至 9 月 30 日期间管理的信托产品到期的数量和金额,出现违约或延期兑付的信托产品数量及金额,要求核查上述产品是否存在底层资产风险,公司作为管理人已采取或拟采取何种措施督促融资方进行兑付。针对大额信托产品违约是否会对公司的日常经营和持续盈利能力造成重大影响,上交所要求安信信托充分提示风险。

截至目前,国之杰持有安信信托28.68亿股,占公司总股份比例为52.44%,实际控制人为高天国。2019年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30日,安信信托作为被告涉诉案件12宗,诉讼金额达50.23亿元,绝大部分为主动管理类信托计划。

那么,50亿涉诉信托项目是否存在任何形式兜底承诺?上交所要求安信信托说明相关涉诉信托业务中是否存在由公司或国之杰提供担保、远期受让等任何形式兜底承诺的情形,上述诉讼是否可能对公司造成重大影响,是否按规定履行了信息披露义务。

上交所还注意到安信信托与国之杰之间的关联交易,要求安信信托逐笔核查存量信托产品的最终资金投向是否涉及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是否存在任何形式的关联方利益输送、资金占用或挪用;要求安信信托披露公司经营信托业务是否存在合规性风险。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安信信托设立的多款信托产品的背后均有上海逸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逸合)及其关联公司的身影,大部分为劣后投资方。

界面新闻记者查询公开资料发现,除了信托项目合作外,上海逸合与安信信托的合作还包括进军银行保险牌照。2017年3月,营口银行新增8家法人股东,其中包括国之杰、安信信托、上海逸合、以及上海逸合子公司上海慧瞳智能科技有限公司。2016年6月底,安信信托拟携手上海逸合等5家公司共同出资设立“国和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不过这一申请至今未获批复。

与此同时,国之杰所持安信信托的股份被大量冻结也引发了上交所对其控制权的关注。上交所要求控股股东国之杰结合自身资产负债率、对外担保情况、逾期债务情况、涉诉情况等,审慎核实并披露目前的偿债能力,并说明其所持有的安信信托股份是否有被司法处置的风险,是否可能导致失去对安信信托的控制权。

10月9日,安信信托发布关于控股股东所持有部分股份被质押及司法冻结的进展情况公告。

截至10月8日,国之杰累积冻结的股份数量为20.18亿股,占安信信托总股本的 36.90%,占其持股总数的70.36%。

根据公告,前述被冻结股份中,有1581万股近日被冻结方要求出售,相关证券营业部已接到法院发出的协助执行通知。后经当事各方积极协商,就相关债权债务的履行达成了一致意见,目前暂缓执行,法院已出具相关司法文书。

此外,公告还披露,为支持安信信托向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公司(下称信保基金)申请流动性支持,国之杰将其持有的14.55亿股质押给信保基金,占安信信托总股本的 26.6%,占其持股比例的50.73%。据安信信托半年报,截至2019年6月30日,信保基金对安信信托流动性支持余额为56.50亿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