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教授如何回归本科生讲台?

在教授为本科生上课门次占比方面,仅有10所左右高校达到30%,有的高校甚至不到10%。教育部出台新规要求,切实落实教授全员为本科生上课的要求,让教授到教学一线。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教授离讲台渐行渐远”的现象曾一度饱受诟病,近日,教育部再度明确“教授要全员为本科生上课”。

日前,教育部印发《关于深化本科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的意见》。《意见》要求,引导教师潜心育人。切实落实教授全员为本科生上课的要求,让教授到教学一线,为本科生讲授基础课和专业基础课,把教授为本科生的授课学时纳入学校教学评估指标体系。

《意见》还将完善教师考核评价制度。突出教育教学业绩在绩效分配、职务职称评聘、岗位晋级考核中的比重,明确各类教师承担本科生课程的教学课时。

在此之前,教育部高教司司长吴岩曾透露,“最近还要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政策发布,在学校连续3年不给本科生上课的教授和副教授,会被清理出教师系列。”

事实上,早在2011年,时任教育部副部长杜玉波就曾表示,要把教授给本科生上课作为一项基本制度。此后,这项基本制度逐步确立,2012年,《教育部关于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的若干意见》提出,要巩固本科教学基础地位,将教授为本科生上课作为一项基本制度固定下来。

此后,相关政策不断推进。2018年9月,教育部印发的《关于狠抓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精神落实的通知》提到,要制定教授给本科生上课的专门管理规定,确保教授全员给本科生上课。

然而,现实情况却不容乐观,教育部直属高校2016—2017学年本科教学质量报告显示,大部分部属高校给本科生上课的教授、副教授的比例达到80%以上,但在教授为本科生上课门次占比方面,仅有10所左右高校达到30%,有的高校甚至不到10%。

报告指出,大多数部属高校教授为本科生上课门次占比明显偏低,说明教授给本科生上课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完成指标任务的现象,离“全员上课”的要求还有较大的差距。

公开发布的985高校教学质量报告则显示,一些教授上本科生课程的比例有相当大的水分。更有甚者,少数教授用“逃课”、“代课”和“混课”等方式来应付学校制定的相关政策。

中南大学党委副书记黄健陵曾任中南大学本科生院院长,在他看来,“教授之所以逐渐远离本科讲台,追根溯源,与高校的评价、考核机制有关。在很多高校实行的职称晋升、年终考核体系中,论文、课题、经费等指标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而对本科教学任务往往只有工作量的要求。”

“这样的评价体系无疑引导着教师更加看重科研成果和项目经费,而越来越忽视对本科教学任务的付出,淡忘了作为一名教师的基本职责。”黄健陵表示。

南京大学教育科学与管理系主任暨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龚放同样认为,“教授承担本科教学是一项关系到本科教育质量的大事,应该积极鼓励教授投入到本科教学中去。但是,首先教授也是理性的人,在从事科研或承担研究生及其他类型的教学能收获更大利益的情境下,希望教授把主要精力投入到本科教学,恐怕只是一种乌托邦式的美好愿望。”

因此,为了让教授减少顾虑,积极回归本科生讲台,部分高校也曾探索新的鼓励方式。比如,中南大学从2012年9月起,在职称晋升、岗位定级、年终考核、津贴发放等方面严格执行“本科生教学工作一票否决制”,成了中南大学史上最严的“讲台令”。教授、副教授给本科生授课的课表和实施情况,通过校园网络系统向全校师生公开。未经本科生院同意,不得任意调整授课教师。

广东财经大学则出台《本科教育教学奖励办法(征求意见稿)》,对教学科研进行同等奖励,奖励在本科教育教学工作中贡献突出的在编教职工。其中,奖励最高额度达80万元。对于获得过这一奖励的员工,在职称职务晋升、评优评先和进修等方面,享受同等条件下优先考虑的机会。

龚放认为,为了促使更多的教授投入本科教学,除了制度上的规定外,还要在物质和精神上给予鼓励,形成重视本科教学的良好氛围。

“可以从名教授和领导做起。有些学校和院系,虽然没有硬性规定,但有着良好的传统和氛围,一些大牌教授或者院系领导带头积极承担本科教学,起了很好的示范作用。”龚放表示。

全国政协委员、南航大副校长施大宁曾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建议,可以考虑建立起“教学学术”的评价机制和体制,对教师分类管理评价。

“具体实施上,可以仿照国外一些大学的做法,设立教学讲席教授解决重科研、轻教学的问题。国外讲席教授薪资待遇比较高,而且是专门化的,即使像麻省理工学院这样的名校,也有几十名专门侧重教学的讲席教授,他们将时间主要放在教学上。”施大宁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