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诺贝尔经济学奖首次花落一对夫妻,他们通过田野实验探究“贫困的本质”

诺贝尔经济学奖第一次同时颁给一对夫妻。与此同时,迪弗洛也是继2009年的奥斯特罗姆后第二位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女性。

法国经济学家埃丝特-迪弗洛,图片来源:IC photo

记者 |

编辑 |

1

记者|辛圆

北京时间10月14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将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纪念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经济学瑞典里克斯银行奖)颁给阿比吉特·巴纳吉(Abhijit Banerjee)、埃丝特·迪弗洛(Esther Duflo)和迈克尔·克雷默(Michael Kremer),以表彰他们“在减轻全球贫困方面的实验性做法”。

值得一提的是,迪弗洛与自己的老师、合作者、丈夫巴纳吉同时获奖,这是诺贝尔经济学奖第一次同时颁给一对夫妻。与此同时,迪弗洛也是继2009年的奥斯特罗姆后第二位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女性。

诺贝尔奖官方表示,2019年经济科学奖获得者进行的研究大大提高了我们应对全球贫困的能力。在短短的二十年中,他们基于实验的新方法改变了发展经济学,如今这已成为一个蓬勃发展的研究领域。

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汪德华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贫困问题历来是经济学关注的重点,也是国际组织和各国政府的政策关注重点。三位经济学家的获奖,反映了诺贝尔经济学奖对重大现实问题、人文关怀、科学精神的重视。“

阿比吉特·巴纳吉是美国经济学家,目前是麻省理工学院(MIT)福特基金会国际经济学教授,Abdul Latif Jameel贫困行动实验室联合创始人,该实验室是贫困行动创新研究的附属机构,也是金融系统和贫困联合会的成员。

2011年,他被《外交政策》杂志评为全球100强思想家之一,他的研究领域是发展经济学和经济理论,他于2006年完成了他的第一部纪录片《疾病之名》。

埃丝特·迪弗洛是法国经济学家,阿卜杜勒·拉蒂夫·贾米尔贫困行动实验室联合创始人,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担任发展经济学教授。她也是国家经济研究局副研究员,服务于经济分析董事会,是经济和政策研究的发展经济学主管。

她认为,经济学家应该像管道工那样工作,或者至少应该有一些人花部分时间做部分那样的工作,不仅安装系统,而且还必须随时观察,在出现明显泄露和堵塞的时候进行修补和疏通。

上述两位学者曾合著出版了《贫穷的本质:我们为什么摆脱不了贫穷》。根据他们的研究,许多面临营养困境的人口,并不是真的买不起足够的食物。

他们以对印度贫穷人口的调查举例称,根据观察,印度穷人在可支配的钱财增多时,饮食开支水涨船高,却并不单纯增加自己购买食物的数量以满足营养需求,而是倾向于购买更昂贵、更美味的食品。买来的食品从粗粮变细粮,再到糖果一类副食。

“随着收入越来越高,印度穷人摄入的卡路里和微量元素反而越来越少了。”他们在书中指出,很多穷人会将积蓄花费在婚葬礼、电视、摩托车、手机上,核心就是让自己的生活少一点乏味。

迈克尔·克雷默是美国发展经济学家,现任哈佛大学发展社团盖茨教授,也是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的院士。 曾获得麦克阿瑟奖学金(1997年)和总统学院奖学金,并被世界经济论坛任命为全球青年领袖。他还致力于慈善事业的研究,以帮助全世界贫困人口。

克雷默的研究调查了发展中国家的教育、卫生、水和农业。他被评为“科学美国人”年度50名研究人员之一,并因在健康经济学、农业经济学和拉丁美洲的研究而获奖。他帮助制定了疫苗预先市场承诺(AMC),以刺激发展中国家在疫苗研究和疾病疫苗分销方面的私人投资。

2010年秋,他成为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发展创新风险投资(DIV)的创始科学总监。克雷默博士在哈佛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他是精准农业促进发展委员会的成员。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世界减贫事业取得了巨大成绩,极端贫困人口数量减少了近12亿,贫困率也下降到10%。但贫困问题依然是当今世界最尖锐的社会问题和矛盾之一,诸多发展中国家对脱贫的需求愈加强烈。

此前发布的《2019年全球粮食危机报告》显示,2018年全球仍有53个国家和地区的大约1.13亿人遭遇严重饥饿问题,虽然比2017年的1.24亿略有下降。但过去3年来,全球面临粮食危机的总人数始终维持在1亿以上,且波及的范围正在扩大,有42个国家和地区的1.43亿人距离严重饥饿仅有一步之遥。

在中国,脱贫问题一直是高层关注的焦点。“十八大”以来,以精准扶贫为核心,中国在脱贫攻坚方面不断释放“重拳”。

中国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夏更生曾公开表示,自2012年以来,中国脱贫攻坚取得重大决定性成就。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从2012年的9899万人减少到2018年的1660万人,累计减少8239万人,贫困发生率从10.2%下降到1.7%。

中国政府定下了2020年消灭绝对贫困的目标,即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这也是中国构建全面小康社会政策的组成部分。

“我之前在中国工作过,我觉得中国的研究者也在利用大量时间去研究和关注脱贫问题,虽然中国经济的增速仍然很快,贫困率也在下降,但还有一些人处于贫困中,如果能理解中国人贫穷的根源,以及如何通过一系列手段产生积极效果是很好的事。”诺奖得主迪弗洛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

汪德华告诉界面新闻,三位经济学家这些年来一直致力于采用随机田野实验的方式,基于大规模微观数据研究各种扶贫政策的实际影响,为制定扶贫政策提供科学依据。可以说这是在探索“精准扶贫”的手段,研究贫困的本质。

“当然,这种随机田野实验研究贫困行为的方法,近些年来也得到包括迪弗洛在内的反思,主要是受科学研究基本要求的影响,田野实验往往只能局限于有限的扶贫手段,难以对整体扶贫政策进行研究;田野实验虽然实验对象较多,但其结果能否推广到国家政策也有争议。”汪德华表示。

与文学家、物理学奖相比,诺贝尔经济学奖可以称得上是“小鲜肉”,其主要目的是表彰有关人员在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新的经济分析方法等领域所作的贡献。

该奖项于1968年由瑞典中央银行设立,1969年,也是该银行成立300周年时第一次颁奖,经济学奖虽然不是来自诺贝尔本人的遗嘱,但它仍由瑞典皇家科学院颁发。截至2018年10月累计颁发了50次,共有81人获得该奖项。

诺贝尔经济学奖由瑞典皇家科学院院士组成的评委会评定,评委会包括5名到8名成员。评委会每年从世界各地收到的提名有200个到300个,评选流程包括资格确认、初选和复选。

从研究领域来看,81人中有42人研究经济学,21人研究金融与管理,18人研究计量经济学和博弈论。具体来看,研究经济学的诺奖得主中有9人研究宏观经济学,人数最多,5人研究劳动经济学,3人研究微观经济学。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