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最年轻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是怎样炼成的?

迪弗洛一开始最青睐的并非经济学,她是一名历史科班毕业生,一度希望在政治领域施展抱负。40岁时她还成为了一名“高龄”未婚妈妈,43岁才和孩子的父亲正式步入婚姻。不过这些都没有妨碍她在自己热爱的研究领域一路披荆斩棘,并摘下耀眼桂冠。

2019年10月14日,瑞典斯德哥尔摩,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崔璞玉

2019年10月14日,时年47岁的埃丝特·迪弗洛(Esther Duflo)成为诺贝尔经济学奖历史上最年轻的获奖者,也是继2009年的埃莉诺·奥斯特罗姆(Elinor Ostrom)后第二位获得该荣誉的女性。

她与自己的导师、同事、丈夫阿比吉特·巴纳吉(Abhijit Banerjee)以及另一名经济学家迈克尔·克雷默(Michael Kremer)因在“在减轻全球贫困方面的实验性做法”,被瑞典皇家科学院授予这一奖项。

不过迪弗洛一开始最青睐的并非经济学,她是一名历史科班毕业生,一度希望在政治领域施展抱负。40岁时她还成为了一名“高龄”未婚妈妈,43岁才和孩子的父亲正式步入婚姻。不过这些都没有妨碍她在自己热爱的研究领域一路披荆斩棘,并摘下耀眼桂冠。

相关阅读:2019诺奖得主:为什么穷人觉得电视机比食物更重要?

迪弗洛于1972年出生于法国巴黎,父亲是一名数学教授,母亲是儿科医生。童年时期,迪佛洛的母亲常去参加医疗人道主义项目。也正是这一经历,在迪佛洛幼小的心中撒下了一颗追求社会公平的种子,为她日后走上发展经济学之路埋下了草蛇灰线。

发展经济学是经济学的一个重要分支 ,它的研究对象主要是“发展中国家” (或者说“欠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问题,其关心的课题基本囊括了这些国家发展过程中可能遇到的所有问题。

“我一直想做点对世界有用的事,这种想法来自我母亲。她是名儿科医生,曾为一个小型非营利组织(NGO)工作,这个NGO是为战争儿童难民服务的。她曾前往很多经历战争的国家,回来后她会给我们看幻灯片,让我们了解当地的情况,”迪弗洛2012年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一次采访时说道。

虽然拿的是诺贝尔经济学奖,不过迪弗洛并不是一开始就钟情于经济学。从亨利四中毕业后,迪弗洛考入巴黎高等师范学校,主修历史,后在老师启发下才开始涉足经济学。巴黎高等师范学校是一所专门培养学术和政治人士的精英学校。大学第二年时,迪弗洛打算将来成为一名公职人员或进入政府部门工作。

转折点发生在大四,当时迪弗洛获得了一个前往俄罗斯莫斯科的机会,一边教授法语,一边为知名经济学家、“休克疗法之父”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担任研究助理。

在俄罗斯,迪弗洛很快意识到,作为一名经济学家,她可以同时拥有两个最好的世界:既维持原则,说出心里的想法;若遭到拒绝,也可以回归学术研究;而且经济学家所做的事情非常有意义,甚至有可能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些改变。

1994年,迪弗洛从巴黎高等师范学校毕业,获得历史和经济学本科学位(Maitrise)。1995年,迪弗洛从DELTA(现为巴黎经济学院)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同年,她进入MIT就读,研究发展经济学。

“在法国时,你几乎是被完全忽视的。到了MIT后发现,这里的人完全没有阶层感。即便你只是一个学生,即便你昨天才从法国来到这里,只要你有想说的东西,有想法,人们就会倾听。”迪弗洛在向《金融时报》讲述初到MIT的感受时说道。

1999年,在阿比吉特·巴纳吉(Abhijit Banerjee) 和约书亚·安格瑞斯特(Joshua Angrist)的联合指导下,迪弗洛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

毕业后,她留在了MIT任教,并在2002年29岁时被提升为副教授(终身制),成为MIT历史上最年轻的终身教授。2003年,她和导师兼同事的巴纳吉在MIT联合创办了Abdul Latif Jameel贫困行动实验室。

两人共同前往印度,通过随机田野实验研究贫困行为,并在2011年合著出版了《贫穷的本质:我们为什么摆脱不了贫穷》。巴纳吉出生于印度孟买,是一名印度裔美籍经济学家。根据他们的研究,许多面临营养困境的人口,并不是真的买不起足够的食物。

他们以对印度贫穷人口的调查举例称,根据观察,印度穷人在可支配的钱财增多时,饮食开支水涨船高,却并不单纯增加自己购买食物的数量以满足营养需求,而是倾向于购买更昂贵、更美味的食品。买来的食品从粗粮变细粮,再到糖果一类副食。

“随着收入越来越高,印度穷人摄入的卡路里和微量元素反而越来越少了。”他们在书中指出,很多穷人会将积蓄花费在婚葬礼、电视、摩托车、手机上,核心就是让自己的生活少一点乏味。

巴纳吉后来也成为迪弗洛的伴侣。2012年,迪弗洛为巴纳吉诞下一子,不过直到2015年,两人才正式结婚。巴纳吉此前曾有一段婚姻,妻子Arundhati Tuli Banerjee是与他一起在加尔各答长大的“青梅竹马”,在MIT教授文学。两人后来离婚,曾共同育有一子(于2016年3月去世,时年25岁)。

2019年,迪弗洛与巴纳吉以及另一位科学家、迈克尔·克雷默(Michael Kremer)共同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诺贝尔奖官方表示,2019年经济科学奖获得者进行的研究大大提高了我们应对全球贫困的能力。在短短的二十年中,他们基于实验的新方法改变了发展经济学,如今这已成为一个蓬勃发展的研究领域。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