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特朗普律师承认收取乌克兰商人“顾问费”,朱利安尼被指“像手榴弹”

“看,朱利安尼,还有两个小丑帕纳斯和弗鲁曼,他们简直是对着公牛挤奶。”

2019年10月1日讯,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情报委员会和监察委员会30日传唤美总统特朗普私人律师朱利安尼。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刘芳 

作为美国总统的私人律师,被形容为随时会爆炸的“手榴弹”可能不是一种褒奖。

当地时间周一,白宫前俄罗斯问题最高顾问希尔 (Fiona Hill) 在国会作证。据希尔透露,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鹰派代表博尔顿(John Bolton)对特朗普私人律师朱利安尼干涉乌克兰事务是如此不满,以至于他将朱利安尼形容为“一颗手榴弹,会把每个人都炸得粉身碎骨”。从“通乌门”的持续发酵和特朗普弹劾案的进展来看,博尔顿所言不虚。

路透社报道称,朱利安尼在周一承认,作为顾问费,自己接受了美籍乌克兰商人帕纳斯(Lev Parnas)公司所支付的50万美元。根据朱利安尼的说法,他在2018年8月受雇于帕纳斯的公司(Boca Raton-based Fraud Guarantee)为其提供咨询,并就监管问题提供法律建议。

这一消息让美国舆论哗然。因为就在上周三,帕纳斯和另一位出生在苏联的美籍商人弗鲁曼 (Igor Fruman) 才刚刚在达拉斯机场被检方带走,目前还在拘押中。由于当时两人只买了单程机票有逃跑嫌疑,因此法官将保释金设定为一每人百万美元。

帕纳斯(左)和弗鲁曼(右)

那么帕纳斯和弗鲁曼是谁?朱利安尼作为顾问收取咨询费又有什么问题呢?

美国检方公开起诉书显示,从2018年3月左右起,帕纳斯和弗鲁曼就开始参加与联邦选举有关的政治筹款活动积极接触政界人士,并向候选人、联合筹款委员会和独立支出委员会提供大量捐款,目的是增强他们在政界的影响力并影响选举结果。

据悉,这两人在之前没有明显的政治捐款历史。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和资金的真正来源,两人创建了空壳能源公司Global Energy Producers(GEP)来进行重大捐款活动。 

2018年5月,GEP给支持共和党和特朗普团队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捐献了32.5万美元。之后他们还受邀与特朗普及其儿子进行早餐合影留念。但据美国检方查证,当时GEP没有任何实际业务,也没有任何收入、投资或资产。

“权力早餐”。 

除了违反选举资金法案之外,帕纳斯和弗鲁曼还代表一名或多名乌克兰政府官员在美国从事政治活动,包括针对共和党国会议员进行游说,目的是开除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约万诺维奇 (Marie Yovanovitch) 。今年5月,约万诺维奇被特朗普免职。 

起诉书称,这两人被控四项罪名,包括共谋、伪造记录和向联邦选举委员会撒谎。 

在特朗普希望乌克兰开展针对拜登的调查案中,这两人也冲在了最前线,美国媒体干脆将这两人称为朱利安尼的“马仔”(fixers)。

这一过程被乌克兰的寡头科洛莫伊斯基(Ihor Kolomoisky)清晰地记录了下来。今年5月,科洛莫伊斯基在接受Ukrainska Pravda网站的采访中称,帕纳斯和弗鲁曼在4月曾到以色列看望他,“要求”他安排朱利安尼和泽连斯基会面。  

帕纳斯与特朗普合影。来源:FB

科洛莫伊斯基说:“他们想和泽连斯基会面,向朱利安尼展示他们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一桩重大丑闻可能会(马上)爆发,不仅在乌克兰,在美国也是如此。这个丑闻可能就是一个明显针对拜登的阴谋。”

在泽连斯基成为乌克兰总统之前,他曾是在电视中扮演乌克兰总统的演员,而科洛莫斯基是拥有这部剧集的电视台大老板。因此可以说他与泽连斯基关系匪浅。但在乌克兰政府指控他挪用数十亿美元并将他的银行收归国有以后,他就一直居住在以色列。

科洛莫斯基表示:“看,朱利安尼,还有两个小丑帕纳斯和弗鲁曼,他们简直是对着公牛挤奶。他们来到这里,告诉我们他们将组织一次与泽连斯基的会面。据称,他们与乌克兰现任总检察长卢岑科 (Yuriy Lutsenko) 就这起刑事案的命运达成了协议。Burisma公司,前副总统拜登,(民主党)干预美国选举等等。” 

 科洛莫伊斯基接受乌克兰媒体采访网站截图

今年7月,47岁的前股票经纪人帕纳斯在特朗普国际酒店接受了BuzzFeed新闻的独家采访。当时帕纳斯坚称,他和弗鲁曼没有因为担任乌克兰官员和朱利安尼的中间人而获得报酬。“我们所做的就是传递信息,”他说,“信息就朝我们扑面而来。要么我隐瞒信息,要么我把它传下去。我觉得把它传下去是我的责任。”

目前,特朗普弹劾调查已进入第四周。当地时间周二是国会众院对朱利安尼所发传票的最后期限。众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情报委员会和监察委员会表示,他们之所以要求朱利安尼提交相关文件是因为他涉嫌“向乌克兰政府施压,要求其进行两项出于政治动机的调查”。

对于调查拜登一事,朱利安尼已经大方承认,但目前尚不知道朱利安尼是否会遵守国会传票提交相关文件。 

与此同时,周二也是国会向五角大楼和白宫管理和预算办公室 (White House 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 所发传票的最后期限。众院三个委员会要求这两个部门提供文件详细说明对乌克兰军事援助为何被特朗普冻结。尽管白宫宣布拒绝与众院的一切合作,但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表示,他将遵守传票。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