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风暴中的新城控股销售冲到近2000亿

融资、拿地依然不明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马一凡

1977亿元,这是A股上市房企新城控股(601155.SH)今年前三季度的销售额。

刚刚过去的一个季度,新城度过了它有史以来最严峻的三个月,前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遭批捕、董事会连夜选举出新董事长王晓松、沪港上市平台股价暴跌、被评级机构列入负面观察名单、接连卖项目求生等一系列事件接连发生。

仅从销售数据上来看,新城暂时稳住了——7月实现销售额245.33亿元,8月245.15亿元,9月262.25亿元。

前三季度的增幅较去年同期达到24%,超过了大部分头部房企的增长率,已完成全年2700亿元销售目标的73%。这意味着在2019年的最后三个月,新城若仍能维持每月超过240亿元的销售额,就能基本达成今年目标,并维持住行业第8的位置。

王晓松曾在7月中旬的半年度工作会议上定下“商业+住宅”双轮驱动策略不变,下半年仍然要按原计划开业20座吾悦广场。

7月19日,淮安、钦州两座吾悦广场开业;9月27日,延安、西安、连云港3座吾悦广场同时开业。今年前三季度,吾悦广场的租金及管理费收入为27.62亿元,同比增长95%。

但最后的三个月,意味着新城还要密集开业15座吾悦广场,压力并不小。

卖地求生的王晓松暂时撑住了,危机后的常规剧情并未发生,新城至今没有降薪和裁员。新城方面称,今年7月有近17%的员工晋职晋薪,7月至8月员工人数还增加了1200多人。

不过,笼罩于新城控股的阴影从未消散,融资渠道尚未恢复,银行机构态度仍然未见明朗,公开市场拿地依然停滞。

在上半年火热的土地市场中,新城异常踊跃,根据克而瑞榜单,今年前6个月新城控股新增货值1770亿元,位列全行业第5位,拿地金额503亿元。

但在7月王振华事件曝光后,新城当即决定暂停大手笔拿地。

7月新城仅花费12亿元拿地,且多集中在7月上旬,分布在河北省唐山市、山东省青岛莱西市、山西省大同市、云南省昆明市等地,共计12幅地,总计出让面积约65万平方米。

8月与9月,新城控股新增土地呈断崖式下跌,仅于9月在江西萍乡新增一个项目,土地价款5870万元,所占权益51%。

此外,在这三个月中,新城退掉及出售了不少地块。

7月4日,一宗位于大连的地块被终止交易;7月下旬起,新城开始大批出售项目,其中不乏上半年刚刚在激烈的土拍中抢得的地块,根据其公开的公告,已出售21个项目,回笼过百亿资金。

除了已经公布的交易,新城还有不少台面下的交易因未触发信息披露条件,仍未浮出水面。

一些土地尚未确权或是尚未有投入的合作项目,新城也退出了,比如在8月份新城退出了在上海的三个合作项目,分别位于金山、青浦、奉贤。

有合作方人士表示,新城的退出部分是因为合作方主动要求,因为涉及新城的项目将面临融资受限、预售款账户受限的问题。

一名新城内部人士称,也有迹象显示公司资金问题得到缓解,一宗退出的嘉兴平湖地块,8月又被收了回来,目前项目已经开盘在售。尽管已经许久未拿地,但新城内部土地投拓人员工作量不少,在为未来拿地做准备。

截至9月底,新城控股前三季度新增土地货值2154.5亿元,这一数据较8月份没有变化,其新增土地货值排名跌落至行业第8。

对于新城来说,最大的压力还是来自融资端。10月2日,标普宣布,仍然维持将新城控股的母公司新城发展(01030.HK)列于负面信用观察名单。

早在7月4日王振华被刑拘时,标普就第一时间将新城发展的评级列入负面信用观察名单,以反映王振华因个人刑事指控被上海警方刑拘的事件可能使公司声誉受损,并使公司的运营和融资受到影响。

标普最新的态度是,现在虽然有迹象表示新城融资有新的进展,但融资规模尚不明确,出现改善的迹象是新城发展少数几个已经获得或正在协商的新项目开发贷款,但该公司大部分合作金融机构仍未作出明确表态。

资金和土地是一家房企生存发展的生命线,截至目前,7月黑天鹅事件对新城融资和拿地造成的巨大影响仍未见底。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