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日本老师13年前提出“量子波动速读”:是爱让人类拥有这个能力

阅读的速度和准确理解之间存在一定的平衡点。读得越快,就必然会牺牲一定的理解。

图片来源:pixabay

记者 | 肖恩

一排排小学年龄的孩子坐在桌子前,手里拿着一本书快速从头到尾反复翻动着,翻一次的时间大概只需2秒钟。这是近日热传的国内某教育机构组织量子波动速读比赛的戏剧性现场。

“量子波动速读”(quantum speed reading)这个用不相关物理概念搭配起来的高深称谓,乍一听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量子研究的是原子级物质的微观领域。而“波动阅读”据称是彻底超脱传统“快速阅读法”的另一层境界。

该机构招生广告的介绍称,学员可以运用HSP(高等感应认知,heightened sensory perception)的能力进行速读,大脑呈现动态的影像,可以在1至5分钟看完一本10万字左右的书,并且可以把内容完整复述。

也就是说,学员在翻书的过程中不是用眼睛“看”书,而是通过一遍遍翻书产生“感应”,把内容直接传输到脑子。用“心灵感应”的方法阅读,还能理解,这可算得上是一种超越科学认知范畴“超能力”了。

但愿意相信这个理论的人却不少。据《北京青年报》报道,不仅在北京,杭州、驻马店、深圳等地均有类似机构开展相关培训,收费在6000元半年到26万“终身制”不等。

那么,“量子波动速读”这个概念到底从何而来?事实上这一概念在国外的教育培训市场上并非新鲜事物。这种明显有悖于常识的“前沿成果”也没有得到学员的积极反馈。

在各个搜索引擎上检索“quantum speed reading”可发现,至少在13年前,日本人飞谷由美子就已经号称“研发”出了量子波动速读法。她在2006年出版了一本名为《量子波动速读:唤醒你孩子的智力》的书,以推广具体的方法。根据出版社的介绍,当时的飞谷由美子是一名教师,书中有供学前儿童训练的项目,也有儿童和成人都能进行的练习。

飞谷由美子还称,即便是外语书,翻书的过程也能激发大脑迅速翻译,跨越所有语言障碍。在一个介绍量子波动速读法的视频中,她本人表示,其背后的秘密来自于大脑的三层结构,当书页翻动,信息会直接进入中脑或间脑,那里也是人类潜在意识的所在。最重要的是,人类拥有爱的本能,母亲和孩子之间的纽带关系,以及身体上的亲密接触在培养孩子的个人感知方面也具有重要作用,因此才让人具有了这种能力。但她却没有提到关于量子的内容。

目前该书在亚马逊上仍有出售,新书售价高达217.8美元(约合人民币1540元),二手书价格也在65至100美元之间。

有六位买家写了评语,其中两人打了一星并写了长长的尖锐评论,一名买家的书籍标签是“不切实际的承诺”。他写道,书中承诺在完成量子波动速读课程后,读者不仅能够在几秒的时间内理解一本300页的书,而专业的学者甚至能够与自身的细胞对话。书中给出的练习包括一直盯着“花”(flower)这个词,很快你就能把它看成是一朵花,甚至闻到花香。这名读者称,读完这本书后他的阅读速度和理解力完全没有进步。

另一名读者则在评论中摘录书中的部分内容,称其为“带着现代科学名号的万灵油”。根据他摘录的内容,量子速读法不仅能让人超快速理解书本内容,还能遇见未来,例如预测到某场世界杯比赛的比分。这个方法甚至能够治病,让人快速找到人体内病毒所在,就像是进入了身体内部。

但这一系列神乎其神的说法背后,却没有提供能佐证的科学依据。

根据同一年搭建的量子波动速读网站介绍,飞谷由美子曾任职于东京银行,后进入日本七田儿童教育研究所任教。她相继开发了右脑记忆和感知训练项目、量子速读法和右脑速算系统等适用于青少年的项目,她同时还领导举行成人右脑开发研讨会。她是七田教育机构研发部门的负责人,也是日本人类科学协会和微能量协会的成员。

该网站的内容在2006年之后便停止更新。相关资料提到,飞谷由美子在教学过程中发现,她的一些学生天生自带快速阅读的能力,这种能力就来自大脑的三层结构。量子速读法就是要把这种能力推广到全世界,然全世界的孩子都能掌握同一种“量子语言”。

有趣的是,飞谷由美子任教的七田儿童学院创立者是七田真,日本右脑开发训练的鼻祖。而关于他创立的“七田式”教育法,网上也是争议声不断。维基百科的介绍称,七田真的教育博士学位,来自专门贩售学历的纽波特大学,同时其宣称所得到的诸多荣誉,亦皆来自同性质团体,例如社会文化功劳奖的授奖单位“日本文化振兴会”是日本政府指明的野鸡大学“国际学士院大学”的关联组织。

量子波动速读法也进入了印度市场,在当地电商网站Indiamart仍可以看到不少相关的培训课程和软件。

而在飞谷由美子之前,西方国家已经开始对快速阅读进行探索。1950年代,美国教育家埃弗兰·伍德(Evelyn Wood)提出了一种叫“动态阅读”(Reading Dynamics)的方法。只需一根手指,在纸面上从上到下划过,而不是从左到右,就能“一目十行”,大幅提高阅读速度。据《纽约邮报》报道,这一方法一度在美国广受欢迎,有接受了训练的读者自称能在1分钟内看完68页书。

直到今天,美国一些地方仍有“动态阅读”的培训课程,但已经有不少研究指出这是一场骗局。

对于这类以拓宽视觉范围为基础的快速阅读训练,科学家指出,无论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不可能实现,因为人类的视力本身就是具有限制性。

目前更广为人知的快速阅读训练方法是快速序列视觉呈现(Rapid Serial Visual Presentation),即在屏幕上一次呈现一个字,通过减少眼睛移动的时间来提高阅读速度。但《公共利益心理科学》(Psychological Science in the Public Interest)期刊2016年发表的一篇论文指出,人在阅读过程中,只有10%的时间花在移动双眼,而且在这种方式下读者无法复读前文,必然影响对全文的理解。

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心理学系主任雷切尔(Erik Reichle)认为,人根本不可能在一分钟内准确阅读超过500个单词。他表示,阅读是体力活,因此就像其他人类身体活动一样会有上限。

此处雷切尔强调的是“准确”阅读。《公共利益心理科学》也提出,阅读的速度和准确性之间存在一定的平衡,读者不可能在将阅读速度提高至原来的2至3倍的同时还保持原来的理解程度。换句话说,要读得快,就必然牺牲理解。

然而在一定范围内提高阅读速度仍然可行,但却不是通过短短的几次训练课程就能一蹴而就。思维导图发明者、曾出版《快速阅读》一书的英国心理学家托尼·巴赞(Tony Buzan)就给出了几点阅读小贴士:学习如何用你的眼睛快速阅读;保持身体健康,大脑供氧充足;学着记忆章节甚至是全书;跟朋友组成快速阅读小组。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